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9章承认,当年的情况……
    “希望你说的饿,和我想的是一个样。”

    我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这男人变脸可真快。前一秒还一本正经的哄孩子,下一秒就能跟我说这么下流的话。

    “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容易脸红的女人。”他伸出食指在我脸上摸了一下,不等我反应,一弯腰就把我扛在肩膀上,大步回了卧室。

    “嗯!”两个人的重量摔在床里,惯性的关系震得我发出一声闷哼。

    “脸红心跳,承认吧,你喜欢我。”

    “我没有。”

    “没有什么?”他邪笑着,“或者说,当年你就爱上我了。”

    “你……我不是……”

    “别否认。”他说:“我记得不错的话,当年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而且你还在上学,那种情况下你都给我生孩子,还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我,唔~”

    否认的话,全数被他的吻封在嘴里。无法否认的,我们的身体越来越契合。而且,这一晚,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就对他完全敞开了心门。

    或许,因为孩子,或许,因为他不顾自己救我,或许……

    他说:“谢谢你给我生了一个好儿子,这是我这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

    他说:“我会好好疼你们。”

    一夜的缠绵,他彻底让我卸下了所有的防备,点燃了我作为一个女人的天性。ji情过后,他抱着我,声音带着餍足的温柔,“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手指轻轻拨弄着我耳际的发丝,双眼如黑曜石一般,缠绵缱绻的看着我。

    余潮未退的脸颊,再次被他的目光灼烫,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看向窗外。此时夜色正浓,若隐若现的繁星,照亮了往事一幕一幕。

    想起当年在医院得知他的情况后,心脏就像是从高处跌入谷底,连带着身体打了个冷颤。

    我把这几年的事都跟他说了,他抱着我的手臂微微收紧,亲了亲我的发顶,我扯了扯唇继续说着。

    “那时候一定很苦。”他说。

    我笑笑,当时的确是很苦,我一个女学生,怀着孕肯定要被说三道四,所以在四个月的时候就休学了,但是我又不想落下课程晚毕业,所以就在家自学。

    那段日子真的是深居简出,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出世了,我又为了保密处处小心翼翼。

    好在,当时伊墨给我留了钱,还安排了住处,不然,这不知道会怎么样。

    “其实,怀孕还不是最辛苦的。有一次小诺半夜发高烧,正赶上下大雨,大街上都没有车,我也找不到人帮我。就那么抱着孩子一路跑到医院,把孩子交给医生后,我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对不起,我不知道……都是我不好。”他愧疚的对我说:“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和孩子吃苦。”

    “都过去了。”那段经历,如今感觉距离我很遥远。

    “所以,你其实那时候就对我一见钟情。”他突然话锋一转,我白了他一眼,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自恋到这种程度的。不过,心里的某处,似乎真的被触动了。

    再次被他的吻封住,他似乎要用这个吻将我过往的辛酸都承担过去一样,房间里,再次充斥起暧昧的味道,两个人紧紧的肢体交缠……

    小诺的伤并不严重,但也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伊墨什么都没做,就天天陪着我跟孩子。他带我和小诺去游乐园,海洋馆,动物园,还带着我们去了隔壁省的旅游景点。

    看着小诺开心的样子,我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完整的。

    我也从心底开始接受伊墨。

    送孩子回学校的那天,是他跟我一起去的。一改往常,小诺非要让我们送他进班级。我知道,他是想告诉同学们,他有爸爸。

    伊墨主动去学校做了登记,孩子的档案里,父亲那一栏,不再是空白。

    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也销了假,回单位上班。而此时,关于小诺被偷的案子,也有了新的进展。

    那天用刀子胁迫我的是那伙人贩子的头目,叫凤姐。这个团伙已经从事贩卖儿童数量多达上百人。那天伊墨进去的时候,她正好在上厕所,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被警察包围了。

    据她交代,别的孩子都是随机偷拐的,只有小诺是有预谋的。她说她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告诉她时间地点,还给了小诺的照片,让把小诺偷走。

    本来他们就是人贩子,这又多了一笔钱,她就答应了。

    我也猜到,小诺被偷是有预谋的。那晚她胁迫我的时候就问了我一句“你就是那个法医。”我把这些情况都跟冯队说了,他觉得这件事非常严重,这么针对性的针对从警人员,一定是报复。局领导立刻重视起来,成立了专案组。

    可是调取凤姐所说的陌生电话后,却陷入了僵局。那个号码的主人前几天把手机丢了,重新买了手机后直接办了新卡。

    而且那个电话自从最后一次跟凤姐通话确定小诺被偷后就关机了,现在根本就是石沉大海。

    对于那伙抢劫犯,更是一出闹剧,就是一伙飞车党,充其量就是个扰乱治安加上阻碍交通,被移交到下属部门处理了。

    我心里又急又愁,这幕后到底是谁指使,有什么目的我现在一无所知。更何况这摆明了冲着我来的,这一次不得手,那下一次呢。我有预感,他们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伊墨知道我的心思,安慰道:“放心吧,小诺不会有事的,再说,小诺现在在学校里,很安全。”

    我抬头看他,他冲我肯定的点点头,“我也不会让我的儿子有危险。”

    这一刻,我慌乱的心,因为他的眼神,安定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没来由的信他。

    他说的其实我也知道,军事国学院,是军事化的封闭学校,好多军警因为没时间照顾孩子,只好把孩子送到那里读书生活。那里的清洁工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所以安全绝对不会有问题。

    可是我这个做母亲的,还是会担心。就像上次,小诺在学校里……

    上次?会不会?我猛地抓着伊墨的手,“也许,不,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