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77章粉底上称估计得有二两……
    我扯了下唇,很想哭,可还是忍住了。

    “哥哥,我昏迷了多久了?”

    他怔了下,随即回答,“半个月了。”

    半个月了,我伸手摸上他的脸,消瘦了很多,还有扎手的胡茬,忍不住手指微颤。

    “我想听你唱歌。”

    “好!”他答,都没有问我想听什么,便悠悠的开口,“月光,照在,雨后的海港,微风拂过,年轻的脸庞,一只海鸥,落在甲板上,眺望远方的神情,就像你一样不声不响……”

    他懂我,他知道,我想听这首歌。

    我轻轻的跟着合了起来,“我爱你我美丽的姑娘,你用你的温柔,陪着我度过多少好时光……”

    “姑娘!”不知道唱了多久,他停下来,摸着我的头,对我说。

    “我的肩膀不是摆设,我对你许过的誓言不是假的,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负你,不要离开我。”

    我身子一僵,片刻后,笑了下,“睡吧。”我说:“明天早上,我想喝粥,要你亲手做的。”

    “好!”

    他点头,抱着我的手臂紧了紧。

    我心中刺痛,贪婪的吸了几口气,这个怀抱,让我无法割舍,可如今,也必须割舍。

    我闭上眼睛,慢慢的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他叫我,“心悠,睡着了吗?”

    我不说话,装作已经睡熟。头顶,传来他轻微的叹息声。然后,他轻轻的起身,小心翼翼的将我好。我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在盯着我看。

    他在我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起身离开。

    我咬着唇,听着他离开的脚步声,就像踩在我心上一样,一下一下,那么清晰。一声一声,提醒着我的离别。

    我知道,他是趁着我睡着了,去给我熬粥。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我从床上起来。有句话说的很对,人在看不见的时候,听觉是特别灵敏的。

    我扶着墙壁,想着他之间离开时候脚步声音的方向,摸索着走到门口。

    刚伸手去开门,门板从外面被推开,撞得我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陆心悠!”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陌生,我确定我从不曾见过。

    “你是谁?”我问。

    “别紧张,我又不是什么坏人。”女人轻笑一声,可那语气我听得出很不屑。我听见她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一步一步走了进来,绕过我。

    “吱!”的一声,一阵轻风拂过,她应该,是打开了窗子。

    “天气真好,阳光充足,阳春三月,花草树木都发芽了,说实在的,这种天气真适合出去逛逛。”她说着还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不过可惜,你感受不到了,你看不见了。”

    我扯了扯唇角,心里难过的要命,我知道我看不见了,可让别人直接说出来,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双手握紧了拳头,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你是谁?”我又问。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女人笑道:“我叫杭雨珊,是眼科专家,伊墨请我来给你治眼睛的,不过我看了你的情况,要治愈,恐怕很难,这么说吧,你这眼睛,基本没什么希望了,作为女人,我对你表示同情,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我想我应该让我的患者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

    我知道你是个法医,还是个很优秀的法医,只是可惜了,你的法医生涯就此也算结束了。”

    “……”

    “对了,我和伊墨还有另一层关系,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算共同战斗过的,所以,你大可放心,但凡有一点希望,我都会尽力的。”

    女人的话说的貌似诚恳,可我,却听不出任何的诚意。我甚至觉得满满的都是讽刺,嘲笑,她绕了这么一大圈,无非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你是个废人了,你配不上伊墨了。

    不用猜,这又是一个喜欢伊墨的女人。她今天来,交代病情是假,示威才是真的。

    我承认,失明对我的打击很大,我也是想要离开伊墨的,但那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因为别的女人。

    “多谢。”我咬了咬牙,扬起一个微笑,转身,“杭医生的话我听明白了,也听懂了。说句实话,我当然希望还能够复明,但是,如果真的治不好了,那也不牢杭医生费心了。

    再说,杭医生自己都没把握,我怎么敢把自己交给你治疗?更何况,心中明亮,远比眼睛明亮要好。有些人有眼无珠,有些人心明眼亮,就是这个道理。”

    我看不到杭雨珊此时的表情,但从房间里的安静,和她呼吸的节奏,想必此时脸色一定很精彩。

    我转身,朝着刚刚门口的方向走去,并不想理会这种女人。

    “你站住!”杭雨珊几步从身后追上来,扯住我的胳膊,“如果我说我能治好你的眼睛呢?”

    我怔了下,随即笑道:“所以呢?”

    “我治好你的眼睛,你离开伊墨。”杭雨珊毫不犹豫的说。

    呵,我就猜到会是这样的条件,不过,她凭什么认为我能答应呢?

    “就算我离开他,他也不一定喜欢你。”我说。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你就不怕我把你跟我说的条件告诉他?”我又问。

    “没关系,我敢来找你,就不怕他知道。”她再次问道:“如何,答不答应?等你治好后,离开他。”

    “你凭什么让她离开?”我还没回答,伴着一声愤怒的质问,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见过不知廉耻的,却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

    说这话,女人走到我身边,扶住我,“心悠,我是欧阳涵!”

    “涵姐!”我叫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对欧阳涵,原本的印象就非常不错,虽然接触不多,但是这次她为了救我被一起劫持,实在令我感动。

    这样的朋友,很难得。

    “当然是来看你的,你都睡了半个月了,我天天都来,只是你不知道。”她的声音,满载着关心,也不似刚刚一进门时对杭雨珊的凌厉。

    她将我扶到床上坐下,只听又对杭雨珊说道:“你这种女人,真不配穿这身白大褂,简直给白衣天使丢脸。

    长成这模样,还想学人家小三不要脸,乘人之危抢别人男人,我说你哪来的自信?大妈,你平时照镜子吗,你看看你从头到脚,连心悠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怎么好意思?

    行了,就凭你这人品,医术也好不到哪去,赶紧滚吧,你想治,我们还不放心呢。”

    “你是什么人,这里哪轮的着你说话!”

    我本以为杭雨珊被欧阳涵骂了个狗血淋头的,肯定会气的暴走,却不想这么有抵抗力,非但没走,还杠上了。

    “我是什么人你还没资格问。”欧阳涵嗤鼻道:“但我劝你一句,不想让自己太难堪,赶紧滚,一会儿伊墨回来了,恐怕没我这么好言好语。”

    噗,我心里忍不住暗笑,这欧阳涵,她这直接开骂了都,还叫好言好语。不过,她就是这么直爽的性格,我喜欢。

    “你……”

    “我什么,大妈,我想你见伊墨的机会挺难的,可别把自己使劲吃奶的劲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给丢了。”

    欧阳涵这话一出口,屋子里有片刻的安静,然后,只听高跟鞋用力踩着地面离去的声音。

    我想,杭雨珊一定被气的七窍生烟了。虽然我看不见她长什么样,但应该也差不了。听声音年纪也不大,却被欧阳涵一口一个大妈的叫,是女人都在意自己的容貌年龄,怎么能不气。

    “就这么点战斗力,还跑来整幺蛾子,也不知道伊墨怎么想的,当真是急病乱投医,什么货色都请。”

    杭雨珊离开后,欧阳涵不满的说:“你看她那样子,粉底上称估计得有二两,也不怕你们家伊墨看了倒胃口。”

    “噗!”这回我是彻底绷不住了,笑出了声:“涵姐,你这嘴啊,真毒!”

    “我说的是实话,你是没看见。”欧阳涵的语气很认真,“我跟你说,伊墨绝对看不上这样的。”

    我摇头笑道:“我当然知道他看不上。”想必是心急则乱吧,我相信伊墨对杭雨珊没有任何想法,认识又怎么样,要是真想有什么,哪里还轮的着现在的我。换句话说,也轮不到杭雨珊来趁人之危跟我谈条件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欧阳涵语带笑意,“哝,笑了就好。”

    “敢情你是为了逗我笑呢?”

    “当然了。”她说着将一个水杯放到我手里,“不过是也不是,我刚才骂她的话也是真心的,这种女人你乎她两巴掌都不多。不过能让你笑一笑,也算我没白骂。”说着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握住我的手,“我平时可不这么粗暴,还是挺温柔的。”

    “呵呵,涵姐,你可真逗。”我失声笑了,反握住她的手,“你怎么样,醒来后问过伊墨,他说你没事,但我也不放心,听说你被关在地下室,有没有受伤,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别担心。”欧阳涵拍了拍我的手背,“我一点事都没有,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不然怎么来看你对吧。”

    我扯了下唇,点点头,伊墨说周继航救她出来的,想必不会有事。

    “倒是你。”欧阳涵忽然话锋一转,坐到了我身边,“伊墨够了解你,你可不能让他为你担心。”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