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89章陆心悠,合作愉快
    我挑了下眉,想起伊墨说的北疆交易,心里大概有了数。

    本来想着直接去找李法医,把结案报告弄好,但是路过专案组办公室的时候,里面的声音让我顿时停住了脚步。

    “五天后,杰森和x组织在北疆的m市进行交易,我们的侦察员化妆成杰森去跟x组织接头,但是现在有一个难题,杰森的身边从来都会带着一个女伴,也是他的情人,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这个女伴是个盲人,身手敏捷,听力敏锐。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派谁去化妆成这个女盲人,我们的时间不多,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

    “我去。”我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我想,大家现在一定都在看我。

    我说:“不用找侦察员了,我去。”

    “陆心悠?”是副局长的声音,“你不行。”

    “我为什么不行?”我说:“我就是个现成的盲人,还有谁比我更合适吗?”

    “不行,你不是侦察员,再说,这场交易很危险,你……”

    “局长,既然是危险,谁去都是危险,我也是一名警察。”我往前走去,直接站到他的位置前,“您坐在这里对吗?”

    回答我的是沉默,我笑了下,“所以,我很符合,听力敏锐。”说着又指了下身后的方向,“方总队在那个位置,没错吧。”

    刚才在门外,分析案情的就是方天泽。

    回答我的还是沉默,我的笑容放大,“盲人和普通人有很大的区别,我相信我们侦察员的能力,但是,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呢?而且,三天的时间,让一个正常的人去彻底变成一个盲人,这有很大的困难,人的反应有很多时候是本能。

    大家都知道,我的听力没有问题,即使在我眼睛能看见的时候,我的听力都比一般人敏锐。至于我的身手,虽然不怎么好,但也在警校里学过,糊弄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不管怎么说,我去,都是最好的选择。”

    “这……”副局长还在犹豫,我知道他顾及什么,扭头对方天泽道:“方总队应该客观看待,理智办案吧。”

    这个问题,让我直接丢给了方天泽,还直接扣了顶帽子。

    我知道副局长顾及的是伊墨那里,派我去,他怕伊墨怪罪下来,承担不起。

    “呵!”方天泽苦笑一声:“陆科长可真会找人,这件事就先这么定了,陆科长化装成杰森的女伴,思若。”

    “好!”副局长听方天泽这么说,当即也表了态。

    我化妆侦察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大家又讨论了下具体方案,这次是跨省办案,所以很多事情就会比较麻烦,也需要当地警方的配合。

    散会后,方天泽追着进了我的办公室,半真半假的道:“你可真不怕我会被太子爷给扒皮。”

    “方总队会怕么?”我笑着反问。

    “怕是一定会怕的,但是这个事也得这么办。”

    “那不就完了。”

    “你这么坑我心里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么,我为了你这可是冒着多大的危险。”

    他有些夸张的说,其实我知道他也就是那么一说,他们几个人的感情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我用了激将法是没错,但是他心里若没有把握也不会应允。

    毕竟都是穿制服的人,孰轻孰重,原则都是有的。

    “那你上次骗我就不会有愧疚么?用办案的借口把我骗去海岛,咱俩算扯平了。再说,你这也算是毫无原则的帮过他了。”

    方天泽沉默了片刻,话锋一转,“你和伊墨,你就真的不能回头了吗?我们兄弟这么多年,从来就没看到过他这个样子,那天,你把戒指扔了,茫茫大海,他就那么跳下去了,没带任何潜水设备,你知道那有多危险吗?”

    我心房一颤,咬了咬唇,扯出一个微笑,“方总队,这是在我办公室,你说这些不太合适吧。”

    “陆心悠,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轻笑一声:“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回吧,讨论与工作无关的话题,这应该不是你大名鼎鼎的方总队的性格吧。”

    “算了。”方天泽轻叹一声:“这种事,只有你们当事人自己心里最清楚。”顿了下,他认真的说道:“这次我跟你搭档。”

    “你?”方天泽亲自上阵,这开玩笑呢吧,不是定了一个挺有经验的侦察员吗。

    “怎么,不行吗?”方天泽说:“你去,是我做的主,所以我也必须得保证你的安全,不然,伊墨真的会扒了我的皮。再说,咱们都是熟人,有些事会更默契自然。”

    他说的这点我很赞同,不然三天时间里,我一个瞎子,和一个陌生男人培养默契,还真有点困难。

    方天泽跟我详细的说了下情况,还有思若跟杰森的关系背景。

    我竟然没想到,他们两个的故事还挺感人的。据说这个思若是个孤儿,原本也不是盲人,当初是在m国的一个夜场里做舞娘,长的漂亮,亚洲面孔,挺招客人的。

    这杰森有一天去消遣,就看上了,当时还是一段英雄救美的故事。几个客人喝多了,上台拉扯正在跳舞的思若,差点没当场给强暴了。

    杰森带着人给救了,再然后就一直带在身边,还练了些本事。

    本来杰森对思若也就是玩玩的心态,一来二去产生了那么点感情也不多。后来有一次杰森被人暗算,差点被手雷炸死,是思若不顾性命的把他推开。结果自己差点死了,好不容易抢救回一条命,双眼在爆炸中被炸伤,这才看不见了。

    “这么说,这两个人还是有真感情的。”听了之后,我由衷的说。

    “嗯。”方天泽说着将一个东西放到我手里,我摸了摸,是一条绸带,质地很软。

    “这是在抓捕杰森一伙人的时候,从思若那里拿来的,思若的眼睛不只是被炸伤了,眼角还留下了疤痕,所以,一直用红色的绸带系在眼睛上,这是上面有一个独特的思字标志。”

    我点点头,将绸带系在自己的眼睛上。

    “你还别说,这么一扮上,你跟思若还真有点像,x组织的人根本没见过他们,这是第一次接头。以前的合作都是各自的手下,这是头一次跑到了我们边界线,也是两位头目第一次面对面。”方天泽说。

    “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我问。

    “衣服,思若从来都只穿白色的衣服,我给你准备好了。”

    我扯了下唇,白色的衣服,我也喜欢白色,但这个思若的心思,恐怕不是因为单纯的喜欢白色。而是因为自己看不见了,对光明的一种寄托,还有,我想她也是渴望光明正大的生活的,只是跟了杰森,注定走着黑暗的路。

    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一步走错步步错。但谁又能说究竟是对还是错,其实都在人心。

    思若原本也应该是个纯洁善良的姑娘,只是为爱走了歪路。

    我倒是挺佩服思若对杰森的感情的,不管他是谁,爱了就爱了,毫无保留,毫无顾忌。明知道他走的是犯罪的路,也跟着他,陪着他一起。

    跨省办案要准备的还很多,还要熟悉当地地形,所以第二天我们就要启程去北疆的m市。也就是h省的边界城市,距离雪乡很近的一个地方,不足两百里。

    为了以防万一,我在京都就直接装扮上了思若的样子,至于方天泽什么样,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想象下,他身材高大,长的也好看,带上美瞳和假发,应该扮相不错。

    一切准备就绪,大家都坐在小会议室里,就这次的行动方案进行最后的确认,门突然开了。

    会议室里的空气仿佛有一瞬间的凝滞,我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熟悉的气场。

    然后,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我来扮演杰森!”

    伊墨!

    我坐在椅子上,没来由的出了一手心的汗。

    “伊墨,你开玩笑呢吧。”是方天泽开的口,想想也是,这屋子里面,恐怕都被他这一句话给惊住了,除了方天泽也没人能说话了。

    “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伊墨的声音清冷,却很严肃。

    “这,好像不合规矩。”方天泽说。

    警方办案,军方出人,这多乱啊,哪有这个道理。虽说军警是一家,但是各司其职,联合办案那都是要有手续的,不然不都乱套了。

    “这是规矩。”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扔在了桌子上,“要是不同意,那我不介意完全接管这个案子。”

    不用猜,刚刚那扔在桌子上的,一定是相关手续了。也对,他伊墨想做的事情,怎么会不办周全了。

    不过他这根本就是强盗,土匪的作风,明摆着就是抢活。

    “你牛。”方天泽说,“那我也省事了,有你们加入,布控抓人更没问题了。”

    “我比你合适。”伊墨说着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握住我的手,很官方化的说了句,“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