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93章伊墨,你无耻!
    “你还要不要脸?”我拧眉,脸颊早就烫的可以煮鸡蛋了。

    “没办法,看到你就激动。”他有点无赖似的说:“我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果不想要,那我就是有病。更何况,你刚才还叫的那么,销魂!”

    已经习惯了他在我面前说话没顾忌,只是每次听到他那些话还是会有点害羞。

    “其实,你也想的。”他突然哑着嗓子,在我脖子上亲了一下,“你也是想我的,我知道,宝贝儿,我们做吧。”

    身心,像是被电击了一下,那种酥麻的感觉差点让我失了理智。

    “滚。”我磨了磨牙。

    “往哪滚?嗯?”他再次欺身上来,“我真的很想你,很想很想。”边说便亲吻着我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一路向下,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

    “我只想要你,从来都只想要你。”

    他的深情,我能感受得到,可却不能回应。因为我很清楚,一旦开了这个头,之前的一切就都白做了。以后,该怎么面对。

    “伊墨!”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如今,我是个瞎子,我们两个现在又在敌人的地盘上,你真想要我,我拦不住,你随意。”

    “心悠!”感受到他身子僵住了,低唤我的名字,声音带着掩藏不住的失落,“你知道我的心。”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堂堂太子爷,以公谋私,想要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瞎子。”

    空气在这一瞬间凝滞,我知道我的话说的很过分,很重,我也知道我是不知好歹,若不是为了我,他也不会走这一趟。

    片刻后,身上一轻,他起身下了床,微叹一声:“我会等。”

    再然后,我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大约五分钟后,他重又回到床上。我感觉到一阵凉意袭来,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用猜,他刚刚是冲了冷水澡了。

    此时已经是深夜,他摸了摸我的头发,帮我拉好被子,起身,一个人到窗口处站了半天。

    “你在屋里待着,不管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去,知道吗?”

    “你要干什么去?”我小声问道,听他这意思,他是要出去。

    “我出去看看,这里是穆巴的老窝了。”他说:“这个穆巴,不只是在边境线上贩卖毒品和军火,他什么都做,倒卖人口,逼良为娼,我们掌握的资料,他有一个秘密的赌场,笼络了很多蜗居在这的黑势力,我这次就给他来个连窝端。”

    我张了张嘴,“你的意思是,怀疑这个赌场就在这?”感情这次交易只是将计就计,真正的目的是连窝端,打击掉盘踞在此的一些黑势力。

    “八九不离十,之前当地的警方查过,一直没找到。咱们索性来了一次,就一起办了吧。”

    我挑了下眉,合着他心里计划一大堆,我完全都不知道。

    “好好待着,千万别出去。”说着话,他打开了窗户,我打了个激灵,忙叫住他,“你注意安全。”

    三秒钟后,他走过来,双臂将我抱进怀里,“姑娘,你还是关心我的。”

    我有些别扭的扯了扯唇,“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是战友。”

    “嘴硬。”他刮了下我的鼻子,“等我!”

    然后,一阵风的消失在了房间里。

    我不知道这周围都是什么情况,房间里顿时空荡荡的,少了他的呼吸,好像空气都凝滞了。

    虽然知道他的能力很强,但他也是一个人不是神。这里既然是穆巴的大本营,那就一定很危险。他自己一个人去探查情况,我心里真的是七上八下,担心的很。

    我现在多希望自己可以看得见,也能帮上一点忙,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茫然。除了等,只有等。

    其实想想,这次我出这个任务,完全成了摆设。甚至有点旅游的意思了,伊墨根本就什么都没让我参与,连他们的计划都没告诉我,能玩的时候就带着我玩。我相信方天泽他们一定都是提前知道计划的。

    这种等待是很煎熬的,我连时间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子传来动静,我几乎是本能的从床上弹做起来,朝着窗户的方向就跑过去,“是你吗?”

    一双大手带着外面的微凉接住我,“小心点。”

    “你没事吧?”我双手顺着他的胳膊摸索着。

    “没事,别紧张。”他扶着我到床边坐下,我耳听身后还有一个人脚步落地的声音。

    “是天泽。”不等我问,伊墨已经先一步解释道。

    “哦。”我点点头,方天泽关上了窗子,走到我们对面坐下,“我已经把里面的情况传输出去了。”

    “嗯,这回咱们就来个里应外合,另外,那十几个妇女儿童都有不同程度的伤,联系下就近的医院,准备绿色通道接收。明天我这边跟他交易,分散他的注意力,你带领武警和特警分别从两侧包抄,千万注意,一个都别让他们跑了。”

    “我知道。”方天泽说。

    “嗯,明天我带着心悠缠住穆巴,其余的都交给你了。穆巴派去跟你取货的人,一定第一时间控制住。”说着话,伊墨似乎拿出了一张纸,在床上摊开,我看不见,但听他说话,便知道是这里的地图。

    这让我很惊讶,也很佩服,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居然能把这里摸个门清,还画了地图。

    “赌场就在村口这栋房子的地下,有两个后门,这里,这里,设为狙击点,这帮人手上都有武器,一定保证咱们的人生命安全,如果不行,直接击毙。

    还有,这里,作为接应口,救护车等在这,让武警特战必须打通撤离通道,保证妇女儿童的安全撤离,不能有半点闪失……”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在工作中的样子,真的是干脆利落,睿智周到,可以说,我们能想到的,他都想到了,我们想不到的,他也想到了。

    这样的他,虽然我看不见,但却能感受到那种认真严谨,跟平时的他,完全是两个人。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正义的英气,那么的运筹帷幄,从容不迫。

    两个人快速的讨论完方案,方天泽依然是从窗户离开的。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伊墨将刚刚用的那张地图拿去了洗手间,顺着下水道冲走。然后才脱了衣服,上床,伸手将我搂了过去。

    “姑娘,明天如果有什么万一,记住,自己先走。”

    我扯了扯唇,“哪有什么万一,你们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

    “呵,傻姑娘。”他宠溺的摸了下我的发顶,“这是战斗,没有绝对,记住我的话,如果发生意外情况,保全自己,什么都不要管,我在你的身上放了终端设备,会有人找到你,知道吗?”

    我咬着唇,半天都没吭声,一是因为他为我考虑的如此周全,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二是我很不喜欢他这样说话。虽然我知道,这是他们军人的习惯,不管是出什么任务,都会在临走之前把该想的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可我,就是不喜欢。

    “不会有意外。”我说。

    他亲了下我的额头,笑了笑,“快睡吧,没多少时间了。”

    “好。”我嘴上虽然答应,但其实,根本就睡不着。

    这种事,我是第一次做。我一个法医,从警这些年,一直在做幕后的工作,这次自告奋勇的扮演思若,完全凭的是一身正气,我觉得作为一个警察,我既然符合条件,就该义不容辞。但其实我完全没有经验,该怎么做,都拎不太清楚。

    如果不是伊墨和我配合,我想我一定出了不少错了。想到明天就是最后的一搏,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交易的时间原本定在第二天上午,是伊墨说要改到晚上。

    还用道上的规矩什么的堵了穆巴的嘴,其实我心里清楚,他这是给方天泽他们的行动作掩护,天黑好办事。而且,那个秘密赌场每天黄昏才营业。

    所以白天里,伊墨带着我在四周围转了转,其实我知道,他是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舒缓我紧绷的神经。

    一直到太阳下山,才带着我回了那栋二层小楼。

    “杰森兄弟真是好兴致。”一进大门,穆巴的笑声便传了过来。

    伊墨揽着我的腰,慢悠悠的走进客厅,往沙发上一坐,并没有接他的话茬,直接道:“钱准备好了吗?”

    “哈哈,兄弟爽快。”穆巴笑哈哈的说:“已经准备好了,按照咱们说的,我又加了两个点。”

    伊墨打了个响指,这次贴身跟着我们的除了方天泽还有另一个特案组的侦察员和几个特警,装扮成伊墨的手下。

    “森少。”那个侦察员上前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验下钞。”伊墨漫不经心的说,然后抓着我的一只手,摆弄着五个手指,就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大约过了一分钟,那个侦察员回到了伊墨的身侧,“没错!”

    伊墨点点头,“告诉阿泽,可以交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