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98章撕开自己的伤疤
    我皱了皱眉,这是一对小情侣!

    但是听这话里的意思,不像是闹别扭啊,感情似乎还不错。想着,我们已经上了天台,循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涵姐,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小声问。

    欧阳涵一边扶着我往前走一边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女孩现在站在天台的围墙上,很危险,男孩距离他大概三米远的距离,看样子是不敢再往前走,怕刺激到女孩。女孩的情绪很激动,从她的神情来看,十分绝望,可以说生无可恋。”

    顿了下,欧阳涵又道:“这女孩脸上都缠着绷带,只露出一只眼睛,身上也有伤。男孩的身上也有伤,还拄着拐。”

    我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情况?想着,周继航从身后跑了过来,直接说道:“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听说了,这是一对情侣,年纪都不大,两个人在一个月前出了车祸,因为伤情比较严重,就近送来了军总医院治疗。

    当时男孩的情况是比较严重的,庆幸的是经过努力,现在已经清醒。而女孩脸部好像毁容了,而且……只剩下一只眼睛可以看见。”

    “毁容!”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大的打击,等同于灭顶之灾。

    “是的。”周继航说:“具体情况我也没来得及询问。”

    我点点头,心里大概有了数。不过也为这个男孩子说的话感到佩服,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能有这样的担当,不容易。

    “别说傻话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娶我?这不是笑话吗?何况,我们两家也不同意。”女孩的哭声,在这空旷的天台上,那样凄厉,“峰哥,我多希望可以为你穿上婚纱,只可惜,咱们有缘无分。我知道你心好,可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也不需要你负责任。”

    “佳倪,是我要娶你,跟别人都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可怜你,我是真的爱你,你只要点头,其他的事情我去做。你先下来,听话。”男孩带着哭腔的哄着,“咱们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你答应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的,你忘了吗?”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这张脸,毁了,你对着我这张脸不会恶心吗?”

    女孩的情绪似乎越来越激动了,可是消防还没有到,以我的直觉,恐怕等不了了。

    “周继航,你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先把人救下来?”

    周继航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大约三秒钟后,他对我说:“你们想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我从侧面绕过去,把人救下来。”

    这边刚说完,只听男孩大叫一声:“佳倪不要!”

    我心头一颤,抓着欧阳涵的手收紧,“涵姐?”

    “女孩站住了!”

    我点点头,示意涵姐扶我过去。

    这时候,只听那女孩近乎绝望的哭喊道:“黄泽峰,再见!”

    “佳倪——”

    “等一下!”因为着急,我几乎是喊出来的,“你想死是吗?你觉得死亡能带给你什么?你觉得你死了一切就结束了吗?你觉得你死了真的就一了百了了吗?”

    我不知道这天台上有多少人,但我知道这一刻,那么多双眼睛都在注视着我。而我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成功的吸引了那个叫佳倪的女孩的注意力。

    “你是谁?你别过来。”女孩带着哭腔。

    “我不过去。”我说:“你想死很简单,从这里跳下去,你这辈子就结束了,可你想过那些爱你的人吗,你想过你的男朋友吗?”

    “你不明白。”女孩说:“你不会明白的。”

    “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同,我不是你,所以也不会明白你的心思。但我想问你一句话,你爱黄泽峰吗?”那个男孩的名字,还挺刚硬,“你扪心自问,想好了再回答,你真的爱他吗?”

    “爱,很爱。”女孩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你撒谎。”我厉声说道:“你如果真的爱他,就不会这么自私的放他一个人留在这世界上,你只想你自己的苦,他呢,你让他亲眼看着你在他面前跳下去,这辈子,他还怎么活?你让他往后的人生该如何面对?还是希望他随着你的步伐也从这里跳下去共赴黄泉?”

    我的话很重,但是,这个时候,用俗话说必须重鼓擂。

    “我不想,就是因为爱他,我才不想拖累他。”女孩哭着说:“我毁容了,还瞎了一只眼睛。”

    “那又如何?”我厉声问道:“这样你就活不下去了吗?”我往前走了一步,“我也看不见了,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

    顿了下,我缓和了下语气,继续说道:“我是一名法医,几个月前,我还是让很多人羡慕的法医科科长,出堪现场,为死者鸣冤,所以,你应该能明白,作为一个法医,没了眼睛,是什么概念,那对我的打击有多么大,我一生引以为傲的职业,就此结束了。那把解剖刀,我再也拿不起来了。

    当我知道我看不见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几乎让我死掉。不瞒你说,我也有过宁可死了的好这种念头,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情绪。人活一辈子,有很多东西,很多人,是你无法放下的,也是你的责任。

    有些东西,不会随着你的死亡而消失。死亡也不是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

    我听见女孩低低的啜泣声,我知道,她动容了。

    我朝她伸出手,“来,跟我下来,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死亡是最懦弱的表现,它只会在没有解决的问题上再增加问题而已。”

    “我,我……”

    “把手给我。”我诱哄着,“有什么话,慢慢说。”

    如果是以前,我相信此时此刻我一定能抓住她得手直接把人给拽下来,但是现在我看不见,我不敢动。欧阳涵说她站在天台的护栏上,稍有差池,这就是一条人命。

    她在犹豫,而我,此时不能再说什么,只有静静的等。一时间,天台上安静的,连掉根针都能听见。

    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敢动。忽然,我听到一声惊呼,然后,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好多人都围了过来。

    不用问,我知道是周继航成功了。他成功的救下来这个叫佳倪的女孩。

    “佳倪,你吓死我了!”那个叫峰的男孩子,第一时间冲过来,我听见他把拐杖都扔了,“不要再做傻事了。”

    人没事了,我扯出一个微笑。

    忽然,我觉得脑袋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炸开一样,与此同时,眼前好像闪过一丝光亮,双目有一瞬间的刺痛。

    “嘶!”我下意识的双手抱头,晃了晃脑袋,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然,脑袋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胀大,耳边嗡嗡作响。

    “心悠,心悠你怎么了?”隐约中,我听见欧阳涵焦急的呼喊。

    我想要回答她,可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再然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心悠!”

    “嫂子!”

    欧阳涵和周继航异口同声,我动了动身子,“我怎么了?”

    “你刚刚在天台上昏倒了。”欧阳涵说:“不过不用担心,医生已经做了检查,没什么问题,说你是因为最近过度劳累,休息不好。”

    我不置可否,大脑在一瞬间的空白后,记忆全数回路。

    “那个女孩呢,怎么样?”

    话落,我只听一个脚步轻轻的走近,再然后,我的一只手被握住,“姐姐,我叫黄佳倪。”

    “黄佳倪。”我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声音,“一定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我扯出一个微笑。

    “谢谢你们救了我。”黄佳倪说:“你说得对,我不应该逃避,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我要活下去,我不能死,我要活给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看。”

    我挑了下眉,这孩子说的话,似乎……

    “我叫陆心悠,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认我做姐姐,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说。”

    说着又想起周继航和欧阳涵,“哦,他们两个都不是外人,欧阳涵是我姐姐,很善良的一个一个人,救你的,叫周继航,是个军人。”

    “我知道,他穿着军装。”女孩再次道谢,“谢谢你们!”

    我摇摇头,“不客气!”刚要再说什么,只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嘈杂,还来不及问情况,只听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然后,病房里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原来跑这来了,赶紧跟我回家。”

    女人这说话的态度明显是来者不善,黄佳倪原本握着我的手也被突然扯开。

    “啊!”我听到黄佳倪痛苦的叫了一声,急忙从床上坐起来,“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我们是她父母。”女人说着不知道又碰了黄佳倪的哪里,只听她又叫了一声。

    “叫什么叫,作死了半天也不死,赶紧跟我回去上班,家里为了你都要揭不开锅了。”

    “上班?上什么班?”我狐疑的问道:“她伤还没好,上什么班,你是她妈妈吗?”

    我并不清楚状况,但从女人进门到现在的态度,让我十分惊讶也十分反感。

    “当然是工作赚钱了,她住在这里快一个月了,不要钱啊,家里为了她积蓄都用光了,现在她好了当然得去工作赚钱了。”女人尖酸的声音飘入耳中,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明白那种感觉,就两个字形容:牙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