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113章别哭,我抱不到你
    “血浆不够了。”

    一句话,让我们所有人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整个走廊里鸦雀无声。我的心,就像是掉入了无底洞一般。

    “血库的血呢?”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我只听其声,根本无暇去看是谁。

    “全都用完了,整个京都医院的血库全都调集过来,可是首长失血太多,又延误了最佳的抢救时间……”

    “那就调集全国血库。”跟在叶荣邦身边的一位穿着少将军装的男人说:“马上联系各军区及地方医院,直升机随时待命。另外,调集公安系统dna,寻找所有同血型的人。”

    周继航立刻领命去办理,方天泽也跟着去调集dna系统,而这时候,手术里又走出来一个医生,边走边道:“来不及了,情况远远超出我们的意料,最快的速度取来血浆也要一个小时后,但是现在的血浆最多只够维持十分钟。”

    “抽我的。”叶荣邦突然挽起袖子说道。

    “老首长,不可以。”那名少将立即阻止。

    “我一把老骨头了,没什么不可以的。”叶荣邦说。

    “可是,您……”

    “我现在只是一个长辈,我得救我的孩子,他是我们叶家的血脉。”叶荣邦的声音不大,掷地有声,可也听得出他此刻非常的担忧,甚至有一丝的颤抖。

    说罢一挥手,叫上医生就要去输血。

    那医生有点为难,“老首长,这,就算是勉强抽了您的血,可也不够顶到一个小时以后啊。”

    “我们的血不可以用吗?”半天才缓过神的我,疑惑的看着周围的这些人,他们怎么都不出声,这么多人里,总有伊墨可以匹配的血型吧。

    话音一落,大家都看想我,叶铭哲突然走过来,在我身前蹲下,握着我的手,哽咽着道:“嫂子,我哥的血型,万分之一,rh阴性o型血,全国也没有多少。我们叶家家族遗传,却都只传男孩。”

    我登时惊呆了,这,先不说这种血型的稀少,被称为“熊猫血”,就单是这个家族遗传的现象,也够“熊猫”的了。

    我顿时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沉默,也终于解读处众人眼神中的那种情绪,那是一种无奈的害怕。

    难道,伊墨就真的……不,我木然的摇着头,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是rh阴性o型血。”突然,欧阳涵朝着医生走过去,“用我的。”

    安静的走廊里,她的声音,回荡着回声,也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她的身上,也燃起了众人的希望。

    她说:“多少都没关系,救人要紧。”

    愣怔了片刻,医生点点头,“跟我来。”

    说着便招手让护士领着叶荣邦和欧阳涵去了输血室,留下我们这些人,走廊里再次恢复了安静,静的,都可以听到众人呼吸的节奏。

    我仿佛忘记了要呼吸,呆愣的看着手术室的那扇门。原来人无助到一定程度,心里是空白的。

    叶荣邦的年纪和身体其实实在不适合给伊墨输血,但是从权益也没有办法,叶夫人拍了下我的肩膀,忙跟着前去照顾,还有随身的两名陪同人员。

    延误了最佳的抢救时间,都是因为我。是我害了他,要不是为了守着我,他也不会这样。

    上官思宁和宋琬琰纷纷走过来,和叶铭哲一起围在我身边,没有说话,只是都握住我的手,给我无声的安慰。

    一个半小时后,周继航提着装有血浆的箱子匆匆赶回来,看到血浆被送进去的那一刻,我全身的神经都像是断了一样,身子一歪,瘫软在轮椅里。

    “嫂子!”

    叶铭哲叫了一声,招手让跟着我的医生和护士送我回病房,我摆手拒绝,“看不到他平安出来,我绝不会回去。”

    叶铭哲看着我纠结了一会儿,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跟我哥,你们俩真是,都这么不要命的折腾。”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是为我们担心。

    伊墨的手术一直到傍晚才结束,当我看着他被推出手术室送进监护病房,那一刻,我无法控制的哭了起来。

    没有声音,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泪。

    双手贴在玻璃窗上,看着他那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浑身插着管子,我多想自己去替他承受这些痛苦。

    这样的画面,曾经在小诺的身上也出现过。我仍记得那时候,我站在病房外面是如何的撕心裂肺,那种痛仿若就在昨天。

    却没想到,没过多久,我的爱人也躺在了这里。我心里极度的恐惧,这种恐惧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了解,尽管医生说他已经没事了,可我还是怕,怕他像小诺一样一睡不起。

    他的内脏被水压压迫导致移位,所以现在为了预防感染,我们谁都不能靠近。我没有办法亲自照顾他,我甚至都不能进去看他一眼。

    只能在这里远远的看着,看着医护人员在他周围忙碌的样子,目光在那些监测仪器上徘徊。

    “嫂子,哥已经没事,你的身体也才刚动完手术,回病房吧。”叶铭哲在我身边劝说着。

    我摇摇头,“我哪都不去,我就在这守着他,等他醒过来。”我得让他醒来第一眼就能看见我,让他知道我没事,就像他守着我醒来一样。

    “嫂子,你已经这样坐着一整天了,不吃也不喝,再这样你的身体会熬不住的,那我哥的心思不都白费了吗。”叶铭哲再次劝道。

    “我不会跨的。”我说:“不是一直在挂吊水,我心里有数。”

    “嫂子!”

    “你不用劝我了。”我扯出一个笑容,“快回去帮大娘照顾大伯,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了,等你哥醒了,我再去看他。”

    上了年纪的老人,年轻的时候也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过,今天给伊墨输了那么多血,自然吃不消的。

    “爸妈让我在这照顾你。”她说。

    我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目光再次转向伊墨。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任性,也很不理智,更让大家担心。

    可是我没办法,我管不了那么多,不守在这,不看着他,我觉得我会死掉。就好像天都塌了,整个世界都毁灭了。

    可能我这么说,很多人都无法理解,觉得我夸张,觉得我可笑。可这就是我现在真真实实的感觉,我没法让自己离开。

    就这样,又过了六个小时,再确定伊墨的各项指标完全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为了不让我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干脆把我也送进了监护病房,在伊墨病床的旁边,又放了一张床。

    而此时的我,其实已经筋疲力尽,完全靠着一丝意念支撑着。躺在他的身边,我的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我知道,你也是靠着意念支撑着守着我,你是怕我担心你,你总说我傻,其实你才最傻。你要是有个闪失,你让我怎么活。”

    叹了口气,我又道:“做了那么多也不让我知道,就算被我误会也不肯说半个字。

    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就算有人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都不会离开。”

    我一个人默默的呢喃着,我知道他听不见,但我确定他一定可以感受得到。医生和护士劝我闭眼睡觉,说我眼睛才刚复明,不适合长时间看东西,而且手术后也需要好好的休养。

    我都以沉默拒绝,最后没办法,医生在我的点滴里直接加了特效安定,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眼皮越来越沉,视线越来越模糊,我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可却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下一秒就没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动了下身子,右手被握了一下。

    “伊墨!”我默念出声,一扭头,对上一双深情的眼眸。

    “你醒了?”我又惊又喜,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扯动了下嘴唇,似乎想笑,“傻姑娘!”紧紧是三个字,他说的似乎有点吃力,声音也沙哑的不仔细听都听不清。那带着关心的责备,让我鼻子一酸,眼眶顿时就红了。

    “哥哥!”我哽咽着叫了一声,身子往前一倾,将头挨近他的怀里。

    他身上还有仪器,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其实我多想他抱抱我。但眼下,也只好用这种贴近的方式,感受他的气息。

    “傻!”他的手轻轻的放在了我的头上,“乖,别哭!”

    本来还控制自己,可他这一句“别哭”让我抑制的泪水顿时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他刚下飞机的时候,也是这样对我说,“别哭”。

    “我没事,乖!”他轻轻的摸着我的后脑,安慰着。

    好半天,直到我的哭声渐渐停止,他才又开口问道:“还疼吗?”

    我吸了吸鼻子,知道他问的是我手术的伤口,摇摇头,“不疼。”

    说也奇怪,正常来说,我这是开颅手术,虽然并不是全开,但也不小。几个小时就能清醒这倒正常,但一定会有术后的疼痛不适,可我却一点都没感觉到。

    我把它解释为爱情的力量,因为心系伊墨,我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或者疼过,但都抵不过心里的疼,所以就没感觉了。

    “我疼。”他说。

    “你哪里疼?”我紧张的就要叫医生,他拉住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这里疼。”他说:“你不听话,不好好睡觉,不好好休息,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我心疼。”

    我愣怔的看着他,他的头轻轻的移动过来,额头抵着我的,“我已经醒来一会儿了,医生都告诉我了。傻姑娘,记住,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这样了,我会心疼,可我又抱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