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139章就按照她的意思……
    “哎呦,哎呦,我不行了!”那边,女人一声比一声叫的严重,真够混乱的,我脑袋嗡嗡直响。

    林睿在一旁气的直咬牙,直嚷嚷想要脱了警服揍她一顿。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走廊里,突然传来伊墨的声音。

    “按照她的意思,送医院。”

    干脆利落,是他一贯的风格。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抬着担架。

    而那个女人在见到伊墨的那一刻,整个人明显打了个哆嗦,上次在她家伊墨的警告,伊墨的气势就已经很吓人了,今天这样子比那天更让人害怕。

    她也不吵了,也不闹了,这一方天地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首长!”局长打招呼。

    伊墨点点头,“该怎么治就怎么治,都按照她的意思办。”说着瞟了地上的人一眼,然后走向我,目光在我身上大量了一圈,一弯腰把我打横抱了起来。

    “诶,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我低声跟他抗议道。

    “送你上医院。”他说。

    “我上什么医院。”

    “受伤了。”

    “这没事,你赶紧放我下来,这么多人呢。”

    他这突然出现,而且又带了医生,显然对情况已经了如指掌。

    “我抱自己的媳妇儿怎么了。”他眉头紧锁,突然语调拔高,“我媳妇受伤了我抱去医院不应该吗?”

    这句话明显是说给其他人听的,我心里清楚,他这是生气了。

    上次追查变态杀人凶手的时候,我受了伤他就生了好大的气,那时候还说过不让我干这份工作了,他怕我再受伤。

    但那次是出现场,这次,在局里面,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我被人欺负,他肯定不高兴了,这是给我们局长甩脸子看呢。

    我们局长自然也能听明白他的意思,五十来岁的人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气氛一时有点尴尬,我咬了咬唇,这事也怪不着别人。

    “行了,我跟你去医院。”眼下他在气头上,我得赶紧把他支走,不然再待一会儿他保不准要发脾气。

    说实在的,这点事他跑来,本身就给了我们局长一个好大的下马威,一点都不隐藏他的不满。

    伊墨扯了扯唇,低头看了我一眼,提步就走,头也不回。

    车上,他始终拧着眉,脸色沉的跟谁欠了他八百吊似的。本来军车就给人一种无形得压迫感,他在绷着一张脸,这狭小得车厢里跟掉进冰窟窿了似的。搞得前面开车的战士都战战兢兢的,脑袋恨不得不敢晃一下。

    “生气了?”我也是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于是试探的问道,企图缓解一下这种压抑的气氛。

    “嗯!”他淡淡的用鼻子哼了一声。

    我拧了拧眉,这回答的还真干脆,也真酷。干嘛,玩高冷呢跟我这。

    “你生什么气?”我明知顾问。

    他看了我一眼,那目光,我真是说不出来要怎么形容。看的我浑身直冒冷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可车座就这么大的地方,我还能退到哪去?

    他眯起眼睛看我,忽然俯身过来,双臂撑在我身体两侧的车壁,“你是有多傻?”

    “我……”

    “你就不会躲开吗?从楼梯上摔下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就算你自己不心疼,我还心疼呢。”语气虽然有些冷硬,可出口的话却是满满的关心。这种责备,叫我怎么不心暖。

    “伊墨!”我扯了扯唇,主动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我没事,真的没事。”

    他无奈的一把将我扯进怀里,在我耳边道:“我不是跟你生气。”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

    “傻姑娘,怎么就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他搂着我的手臂又紧了紧,但力道刚刚好,一只手掌在我背上轻轻的抚摸,“疼吗?”

    “不疼了。”有他的关心,就不疼了。

    “不许跟我说谎。”

    “好吧,有点疼,但我敢保证,绝对皮外伤。”这点作为法医的我还是有把握的。

    “皮外伤我也心疼。”他说:“你就不该靠近她。”

    我没说话,静静的靠在他怀里。

    到了医院,我们的车和载有黄佳倪后妈的救护车是前后脚的功夫。黄泽峰的父母也都是老实人,看事情暂时算是解决了,从警局就直接回家看店去了。

    我这点皮肉伤在太子爷的紧张和强烈要求下,还是找外科医生做了个检查,确定没事后拿了点跌打的药水他才算消停。

    因为都是摔伤,所以黄佳倪的后妈跟我都是一个科室,只不过她在隔壁。我这边刚完事,就听那边闹腾了起来。

    “你这个庸医,我明明摔得很严重你却说没事,你是不是收了他们的红包了,跟他们串通一气,你这是谋财害命,我要告你……”

    “怎么还这么闹腾。”我皱眉说道。

    “闹腾的还在后面呢。”伊墨说着扶起我,出了检查室。

    刚出门口,就看见黄泽峰和黄佳倪从电梯里出来,显然,这是知道了情况赶来的。这两个孩子,也真是够坎坷的。

    “心悠姐!”两个人看到我后异口同声,黄佳倪直接过来挽住我的胳膊,“你伤到哪了?”

    “我没事,没受伤。”

    “我都知道了,你到底伤到哪里了心悠姐。”黄佳倪还是不放心的问,一双眼睛在我身上来回转。

    我摇头笑笑,“真的没事,你们俩怎么过来了,你不怕她又跟你闹。”

    “我爸给我打的电话,峰哥的父母也来电话了,怎么回事我们都知道了。”黄佳倪说:“心悠姐,对不起,让你受连累了。”

    “傻丫头,说什么呢,我是你姐姐。”我说:“你俩回病房去吧,别一会儿她看见了又拿你发邪火。”

    佳倪摇摇头,“我爸说了,我要不来,他们就要把我奶奶弄来。我奶奶是最疼我的人了,可惜年老了,也没有经济来源,自己靠着那点生活费过日子,也一身病,经不起他们折腾。我的事,奶奶还不知道呢,我不能让她担心。”

    这边话还没说完呢,就听那头黄佳倪的后妈叫喊起来,“你个死瞎子,都是你惹得好事,你害我差点被人打死,你这个白眼狼,你们全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我是做了什么孽摊上你们这个家。”

    又开始破口大骂了,黄佳倪皱了皱眉,朝我们身后看去,我也跟着转过身,见那女人被黄佳倪得父亲搀扶着靠在门槛上。

    这架势,不知道还以为要死了呢,还挺能装的,不当演员都可惜了。

    “看什么看,瞪着一只眼睛杵在那,你惹得祸还不赶紧解决,跟他们要钱,他们把我和你爸都打成这样,必须给钱。”

    这话说的真大言不惭,黄佳倪紧皱着眉头,“你又想干什么,你又闹什么,我都已经不用家里管了,你还想怎么样啊,还闹什么,还跑到峰哥家里去闹,又跑到公安局去闹,你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

    “你个死瞎子,你们看到我和你爸都挨打了吗?怎么胳膊肘朝外拐,不说人话你。”

    “到底是谁不说人话,谁打你了,你这么污蔑好人你不怕遭报应吗?峰哥的父母,心悠姐,他们都白白给了你多少钱了,你怎么还不知足。”

    黄佳倪愤怒的说着,可那泛红的泪眼,更说明了她心里的难过和绝望。遇到这样的家人,任谁都没办法接受。

    “你们赶紧回家吧,别再闹了,以免更难看。”黄佳倪吸了吸鼻子说道:“要是真的非得折腾的话,我跟你们回家,随你们折腾,反正我现在这样已经无所谓了。”

    “佳倪,说什么傻话呢。”黄泽峰一听佳倪这样说,紧张的立马抓住她的手,好像下一秒人就会跑了似的。

    “峰哥,你也看见了,他们这么闹,叔叔阿姨那里……算了,别为难了,我们俩就,到此为止吧。”

    “不行,不是说好了吗,等你好了我们就先办订婚,等年龄到了,那时候你的整容手术也该做完了,咱们就领证结婚,你不能出尔反尔啊。”黄泽峰急得差点要跳脚了。

    “峰哥,不是我出尔反尔,你看看现在这样子,我们在一起能消停吗,这三天两头的闹,以后还指不定出什么事呢,算了吧,与其到时候你烦,不如现在咱们好好的说声再见。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可现在这情况,我也没脸见叔叔阿姨,一头是你父母,一头是我,你夹在中间也为难。

    再说,我这脸治不治得好都不一定呢,还有一只眼睛瞎了,你还年轻,能找到更好的,何必受我这份拖累。”

    黄佳倪说着声音已经哽咽,我能看得出她事尽力再克制自己不要哭。

    “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怎么又说这种话,我愿意,能跟你在一起就是幸福,我不觉得是拖累,你别这样,咱们说好了的不管遇到什么都一起面对绝不分开。我不找别人,我说了,我这辈子就要你,不管你什么样。”

    “峰哥!”

    “佳倪,你信我吗?”黄泽峰突然一本正经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