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173章同归于尽
    我绝对不能让伊墨和战士们有危险,这是我心里的第一反应。

    怪不得莫特说,这一面不是那么容易见的,原来这都是他的计谋。

    用看似重要的军事秘密来要挟伊墨,其实是声东击西,引诱我们中计。

    “心悠,严老绝对不能出事。”欧阳涵对我说。

    这点我当然知道,严老无辜受牵连,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可就罪过了。

    “涵姐。”我皱了皱眉,猛地想起自己身上还带着伊墨他们安装在我身上的监控设备。

    手急忙扶上耳钉,想要联系那边,告诉伊墨他们莫特的计划,如果按照原计划,等到明天一切都来不及了!

    可是……

    终端居然没有反应!

    这个房间肯定有监控,所以我和欧阳涵都是用的唇语,那边听不见,而且我们俩这个距离和姿势,莫特他们也看不到我们的面部。

    所以我同样也不确定伊墨他们有没有监控到我和涵姐说的那些……

    欧阳涵对这些不懂,见我这样的举动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我将东西收进口袋,才道:“卫星终端。”

    她恍然大悟的睁大了眼睛,一丝希望闪过。

    我无奈说道:“他们听不见,终端被屏蔽了。”这个实时监控可以确定我的位置,但是画面和声音是需要开启的……

    终端被人做了手脚!

    “其实我们都成了诱饵。”我说。

    欧阳涵点点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但那个时候已经晚了,你和严老已经来了。”

    我皱了皱眉,那就是说,“所以你昨天让人告诉莫特,你答应和他结婚。”

    “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把我绑来后突然就说要我嫁给他,我不答应,他倒也没有为难我,只是关着我让我自己好好想想。”

    欧阳涵说:“直到昨天我从他的手下那里知道你们接头的事,想要阻止是不可能了,所以只好出此下策,才能保全你们,给你们制造出逃的机会。严老的大名我听说过,他不能出事,莫特其实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增加一个威胁我们军方的筹码。”

    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所谓筹码不嫌多。所以当听到欧阳涵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并不震惊。只是她这样的情操,让我再一次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欧阳涵,也佩服她。

    一般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早就吓得软了,不哭着喊着要人救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想到这些,而且她明摆着就是想要舍身取义。

    我咬了咬唇,投鼠忌器,莫特的做法不得不说很高明,他这是计中计。

    事已至此,我们两个女人的心中都泛起了不小的涟漪。

    这次演习从一开始我就总是悬着一颗心,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涵姐,我们两个只怕都出不去了。”欧阳涵是聪明,可有些事她毕竟不如我懂,我站起身,走到门口,果然,门已经打不开了。

    欧阳涵看着我,愣怔了一下,似乎也有些了然,可又不相信的跑过来,握着门把手转了几下,“这……”

    我苦笑一下,“意料之中。”

    “什么意思?”

    我有些懊恼,气自己的后知后觉,终于明白,莫特带我过来时候的那个笑是什么意思。

    “现在怎么办?”欧阳涵问。

    我咬了咬唇,既然莫特什么都知道,我们也用不着装了。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目光在室内扫一圈,快步走过去,在茶几下面,床,电视……等地方摘下来五个监控器。

    重重的往地上一扔,欧阳涵有点惊讶的看着我。

    我咬了咬唇,“涵姐,你怕吗?”

    欧阳涵虽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却很坚定的摇摇头,“不怕。”

    “我们恐怕都要把命交代在这了。”我说:“不能等明天了,今晚,我们要把严老送出去,然后……只有一条路。”

    欧阳涵看着我,“同归于尽!”

    “是。”我说:“只有在明天伊墨他们行动之前,解决了这里,才能保全所有人,但我们俩……”绝对没有命活下来。

    剩下的话我没有说出口,但欧阳涵已经明白了。

    她看着我,目光坚定不移,“心悠,你记得那次你被比洛绑架的时候我说的话吗?”

    “当然记得。”那次她从后面一路追踪,被比洛的人发现后抓到车上,笑着跟我说,大不了就是一条命,到时候还给个英雄什么的当一当,没想到,曾经的玩笑,今天却要成真了。

    “咱们姐妹能在一起,没什么好怕的。”她说:“还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还有那些战士,值了。”

    我笑着点点头,她又道:“这种事不是谁都能有机会做的。”

    我扯了下唇,她就是这么洒脱的性子,任何时候都能瞬间接受所发生的变故。

    多余的话也不必说,我走到窗前,看了下四周,又跑到卧室的那扇窗往下看,又看了下时间,欧阳涵不知道我在看什么,但见我不说话她也不打扰。

    二十分钟后,我转身看着她说道:“你看这些守卫,每五分钟会经过这里一次。”卧室的这扇窗并不是正面,下面是一片绿植,客厅的在正面,有很多固定的岗哨。

    “也就是说我们有五分钟的时间。”我说:“今晚十一点,我从这里下去,去找严老,尽力把人送出去,然后我会去军火库。”这些事,欧阳涵都做不来的。

    “我呢?”她焦急的问。

    “你带着莫特过去。”我说:“他们一定会发现我的动作的,所以我需要你给我争取一点时间,这周围除了岗哨还有监控,我这点功夫也不知道能避开多少,不过也不打算能够全身而退。”

    欧阳涵点点头,“我明白了。”

    “嗯。”我也点点头,握着她的手,“涵姐!”

    不用多说,只这一声,千言万语,便都在其中。

    “我不后悔,只可惜,到最后也没能跟周继航说上一句话。”她扯了扯唇,露出一抹苦笑。

    我咬唇,将刚才收起来的耳钉拿出来,“终端出问题,伊墨肯定也知道了,他一定会想办法联络我,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不管如何,如果联系上了,你跟周继航说几句话吧。”做一个最后的告别,我也一样。

    “好!”

    打定主意,我们俩反而不紧张了,此刻的心情,都十分平和。

    等待的时间里,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了家常,甚至幻想着下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