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183章再也站不起来
    上官瑞再次开口,语气仍旧是平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我点了点头,在感动伊墨的做法同时,也不由得佩服上官瑞做事够细心周到。其实他和伊墨都一样,外冷内热的人,从他对上官思宁和宋琬琰就能看出来,总是满眼的宠溺。

    我点点头,忽然又想起来,这个林雨我是见过的,那次办的幼儿连环失踪案的主犯之一,那个叫肖然的在监狱里寻死觅活的要见她,这只顾着担心欧阳涵了,大脑都不够用了。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就是欧阳涵说的那个小姨。

    “我过去看一下。”他说,提步去了输血室。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终于,在一众医生的簇拥下,欧阳涵被推了出来。

    “怎么样?”我的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处,急忙跑过去,差点把自己手上的输液器拽掉了。

    周继航也有了反应,抓着医生的手,“我媳妇儿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先交代了把欧阳涵送进加护病房,这才转身对我们说道:“手术很成功,病人命保住了,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她可能终身站不起来了。”

    “什么?”周继航情绪十分激动的抓着医生,“你再说一遍!”

    “子弹打在脊柱上,虽然有些偏离,但还是伤到了脊柱,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至于还能不能站起来,只能看天意了。”医生也很是无奈的叹息道。

    “不可能的,这,不会的。”周继航猛地摇头,“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你们骗人。”说着抬头抓住医生的衣领,“是不是她还在生我的气,所以让你们来骗我的?”

    “首长,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但是……”医生被他的激烈举动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但也还是试着解释,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没什么但是,你们骗我的。”周继航的眼睛通红,“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周继航。”我见此忙上前,将他的手掰开,“你这样像什么样子。”虽然我也心痛,也不愿意接受这件事,但我有心理准备,当时看到伤口的时候,我就有了数,只怕是站不起来了。

    “他们说欧阳站不起来了!”周继航哽咽的看着我,指着医生说道。

    我冲医生摆了摆手,示意他做自己的工作去。医生感激的冲我点点头,带着其他医护人员快速的闪了。

    放在谁身上,谁也都想赶快溜,这周继航现在实在是不正常,俨然是一副要吃人的架势。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周继航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句话,“不可以,她那么美好,她那么心性高傲的人,倔强,不服输,突然间告诉她,她再也站不起来了,要她怎么办,怎么办啊!”

    “你听我说。”我轻声说道,试图用自己的理智,舒缓他激动的情绪。

    我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听我说,这还不是最后的定论,一切还有希望,涵姐还没有醒过来,这个时候我们不能乱。”我说:“如果,如果她真的站不起来了,那更需要我们的支持。”说到这我顿了下,郑重地问道:“周继航,我问你,如果欧阳涵真的瘫了,再也站不起来了,你打算怎么办,你还要不要她?”

    “要,当然要,不管她什么样子我都要。”周继航完全没有犹豫的说道:“在我的心里,她早就是我媳妇儿了,我早就认定了她。”

    “那就好。”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但听到他亲口说出来我还是很欣慰。“你现在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你比我们任何人都重要你明白吗?”

    周继航有些木然的看着我,半晌,才点了下头。然后,转身,朝着欧阳涵的病房走去。

    我随后跟上,但见他隔着窗户,定定的站在那,目不转睛的看着里面躺在病床上的人,那神情是那样的悲恸。

    一只手抬起来,缓缓的摸着玻璃窗,他的眼眶通红,但却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整个人就像是一尊雕塑一样,和刚才站在手术室外的那种不动不移还不同。此时的他,更像是没有了灵魂的躯壳。

    我看了眼里面的欧阳涵,这个劫,不知道这两个人要怎么过,好好的一对,为什么要经历诸多磨难。

    周继航的担忧是对的,欧阳涵的个性,这一次,只怕是周继航认定了,但她却要退缩了,犹如当初的我……

    想着,而后听到有人的脚步声传来,我扭头一看,是刚刚给欧阳涵输了血的林雨,上官瑞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一侧,似乎屏蔽掉了周围的一切。

    “涵涵她,还好吗?”林雨担忧的问道。由于输血太多,她刚刚一直被安排在观察室休息,所以对欧阳涵的情况也不了解。

    这里除了我之外,显然是没有人会回答她,其实也挺尴尬的。

    我扯了扯唇,迎上去,“还好,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

    “还有什么问题吗?”不等我话说完,林雨紧张的问道。

    到底是骨血亲情,这种事也瞒不住,再说人家是家人,我也只好实话实说,“阿姨,你也别着急,涵姐她情况很稳定,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就是,就是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你说什么,站不起来了?”林雨满眼的不敢相信,猛的抓住我的手,“她怎么会站不起来了?”

    “阿姨,您先别激动,您听我说。”我真是脑袋都要成浆糊了,这一会儿简直疼的要命,本来自己就很虚,又听到欧阳涵这样的情况,先是安抚周继航,现在又要安抚林雨。

    这可是一个中年妇女,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身体病症,可别再受了刺激。

    我这一手还打着吊针,也不太方便,冲小李使了个眼色,让他帮忙把人扶到一边的休息椅上坐下。

    “阿姨,涵姐中枪的位置,很特殊,打在了脊椎上。”说着我也忍不住有些哽咽,“对不起,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