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195章他不行了
    这是一个孩子,在父亲的墓碑前,在父亲下葬的瞬间,许下的誓言。

    这一幕,我永生难忘。

    而王丹,在这一刻,终于崩溃。扑倒在于枫的墓前,死死的抱着墓碑,脸贴着上面那张穿着军装的照片,放声大哭。

    “于枫——”

    反反复复的,只念着这个名字。

    我永远也忘不了,她那种悲痛欲绝的眼神,永远也忘不了她那种茫然无措的神情。她的世界里,天,塌了。

    我没有去阻止她,该让她哭一哭,哭出来了,比闷在心里会好很多。不然,容易郁结成疾。

    转身,走到一边,一眼望去,这里,全都是长埋地下的烈士,他们都为祖国和人民做出过巨大贡献。

    伊墨慢慢的走到我身边,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姑娘,别胡思乱想。”

    我偏头,目不转睛的看他,他冲我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想什么,放心,这辈子,我们离开的那天,我会选择走在你后面。”

    我用眼神问他:为什么?

    他手腕一动,将我扯进怀里,轻轻的拥着,“因为,我不想你承受那种孤独。”

    “嗯?”

    “我曾经说过的。”他说:“深爱的人,一旦离开,那种痛苦,那种孤独,太煎熬了,我不愿意你去承受,我也不愿意看到你送我时候的撕心裂肺。”说着他看了一眼王丹,“这种痛苦,我永远都不会让你承受。”

    我鼻子一酸,他这意思,我明白。

    “伊墨!”

    “傻姑娘!”一声轻叹,“我没法承诺你不去战场,这是我的使命,但是我答应你,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会活着回来,哪怕只有一口气,都会活着回来见你。”

    我点点头,他又说:“6心悠,我叶铭澈,说到做到。”

    于枫的葬礼终于落幕,王丹已经哭晕在墓碑前,我急忙让随行的医务兵帮忙,和我一起把人送到了医院。

    不得不说,伊墨考虑的还是很周全的,为了以防万一,一直让一个医务兵跟着。好在,只是伤心过度。打了针,没一会儿就醒过来了。

    浩浩一直跟在妈妈身边,看到妈妈醒了,小脑袋趴在她的身上,“妈妈不哭,爸爸一直在的。”说着抓着王丹的手,放在心口上。

    “浩浩说得对,爸爸永远都在。”王丹亲了亲孩子的额头,“好儿子。”

    见母子俩的情绪都稳定了,我和伊墨去办理了手续,派了人在这帮忙看护。王丹今晚就住在医院观察了,这样比较稳妥些,对待英烈家属,始终都要周全再周全,不能有一点闪失。否则,也对不起为国捐躯的战士。

    这边安顿好了,我本来是打算去看一眼欧阳涵的,但是伊墨说什么都不让,硬是把我带回锦园。

    “你连着这么多天都没好好休息了,还病了一场,这又跟着我忙东忙西,今晚,赶紧好好睡一觉。”

    车子刚停稳,他就打开车门把我一路抱到了卧室,不等我说话呢,转身去了浴室,放了热水,回来又给我找了套宽松的睡衣。

    “抱你去洗澡。”

    “我自己来吧。”

    “呵!”他看了我一眼,拿起一瓶薰衣草的精油倒进浴缸里,伸手就来脱我的衣服。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往后躲了一下,他倾身而上,将我逼退在墙角,目光斜斜的看着我。

    我脸颊一红,其实两个人这么久了,但还是会被他那种眼神看的脸红心跳的不行。

    “你,干嘛?”多新鲜啊,我自己都想把自己舌头咬掉,怎么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夫人觉得呢?”伊墨挑眉看我,手指挑起我的一缕丝,在指尖绕了下。

    这痞子的调调又来了,好久不见了,还真有点想念。这些天,天天看着他冷着一张脸,跟活阎王似的,都差点忘了他生活中什么样子了。

    “媳妇儿!”

    磁性低沉的嗓音,像是低音炮一般的蛊惑着我的感官,我下意识的往后靠了一下,后脑碰到他的手背。惊了一下,又看向他,从他炽热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两簇跳动的火焰。

    很熟悉,很熟悉。

    四目相对,我感受到他的呼吸渐渐加热,呼吸都是烫的。

    “伊墨!”我抿了抿唇,主动伸出手搂住他的腰,仰起头,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这些日子,他的情绪一直不好,战友的牺牲,负伤,都让他压抑着,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了解他的心情。

    如果,夫妻间的情趣能让他舒缓下,为什么不呢。

    我的唇在刚碰触到他的,他就立马将我抱住,紧紧的所在怀里,那力道,恨不得要把我揉碎了一样。双唇相贴,反守为攻,霸道的一点余地都不留。

    不肖片刻,我就瘫软在他的怀里,呼吸都困难了。

    “伊墨~”

    “叫老公。”他稍稍放开我一点,沙哑着声音说道:“我想听。”

    我听话的点头,“老公。”

    “乖!”

    这一声老公,简直就是导火索,让他的情绪更加激动起来,抱着我一转身,双双跌进浴缸里。

    “哗啦”一声,大片的水涌了出来。

    “这……”

    “我收拾。”他一边吻我一边把我们俩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双手在我身上慢慢的游走,那度,和唇上的动作成了鲜明的对比。

    “老公~”

    “媳妇儿。”他唤,再不说话,只是疯狂的吻我。

    好半晌,就在我以为他腰继续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

    我的目光有些迷离,疑惑的躺在那看着他,他怎么停了?他不要吗?明明他很想的。两个人身体相贴,他某处的激动我一清二楚。

    “乖!”他的喉结滚动了下,亲了亲我的额头,“我给你洗澡。”

    话落,真的动手帮我洗澡,没有一点色情。

    我皱了皱眉,他,这是怎么了?伊墨在这方面,向来是要的特别多,特别强。

    有点担心的拉了下他的胳膊,“你,怎么了?”

    他扭头看我,轻笑一声,伸出食指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傻姑娘,别瞎想,我身体没问题。”

    我脸颊一红,“不是,我,我就是……”

    “你是什么?欲求不满了?”他额头抵着我的,低声说。

    “你,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