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05章刺激?何止是刺激
    “傻姑娘。”伊墨轻声说。

    “傻就傻吧,就因为傻,今天才能赖在你的怀抱里。”有时候回想起当年的事情。想起我们第一次的场景。会忍不住笑。

    我现。那个场景,早已经在我的生命里根深蒂固,不是灾难。不是伤悲,而是一种幸运。

    如果没有当初的犯傻。怎么会有今天的幸福。

    在家里又休息了两天。除了每天固定去医院,其余的时间都被伊墨勒令在家里休养。演习总结大会结束后。他才允许我归队上班。

    尽管不想承认,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我这个班上的。太随心所欲了。

    “6科。你总算回来了,怎么样,军警联合演习是不是特别刺激。”我回到警局的第一天。田萌萌就缠着我各种问,那兴奋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中了五百万呢。

    “刺激?”我摇头轻笑,何止是刺激啊。差点命都丢了,但这个是不能跟她说的。参与演习的特警队也不会透漏半个字,这是纪律。也是机密。

    “你可以尽情想象。”我说:“反正就那样。”

    “给我讲讲呗。”田萌萌还不死心的对我嘟嘴卖萌,“6科。说说嘛。”

    我抬头,拿着一个文件夹往她头上敲了下,半开玩笑道:“警校学的纪律都忘啦?要不要我写封信让你回去重新学学。”

    田萌萌一听,立马做了个举手投降的样子,扁着嘴巴委屈巴拉的道:“6科,别啊,我不问了还不行嘛,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我被她夸张的样子逗笑,“行了,少在这跟我贫,最近我不在,有什么案子吗?”

    这田萌萌,比最初刚来的时候好太多,活泼的性格,虽然有时候会难免出点小差错,但说实在的,进步真的很大。

    现在出现场已经显露了那种沉稳,严谨,比她同届毕业生要强很多。她也懂得了什么是法医,懂得了作为法医的真正的意义。

    “也没什么大案子,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田萌萌说。

    “嗯。”不案是好事,我们都下岗了才好呢,当然,这只是一种唯美的理想。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就会有争斗,大到国与国之间,小到人与人之间。

    我们所能够做到的就是,代表正义,伸张正义,还所有人一个太平空间。

    第一天归队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到了下班的时候,我给伊墨打了个电话,约好在医院见面,然后一起回家。

    收拾好东西,准备去买点吃的用的,直接带去给小石头。

    小诺和欧阳涵基本不用我们管,最多也就是顺便带点吃的,小石头不一样,一个人,无亲无故。

    派来看护他的战士都是男人,一个个粗枝大叶的,这些小细节也想不到。拎着两大包东西,我先去了小石头的病房。

    “嫂子。”小石头正在拿着手机看什么,见到我马上收了起来,笑着打招呼。

    “怎么样?”看护的战士把我手里的东西接过去,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接过喝了一口,问道:“看你气色还行,伤口恢复的如何,医生今天换药怎么说?”“挺好的。”小石头说:“嫂子,放心吧,咱体格好着呢,就这伤,要不了几天我就能出院了,不碍事。”

    我扯了扯唇,看着他,那微笑背后的辛酸,怎么逃得过我的眼睛。是,对他们来说,只要活着,再大的伤都不算事,可这次是没了一条腿,伤口可以很快恢复,对以后生活造成的创伤,还有他军旅生涯的断送,怕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别胡闹,好好养着,没有我的允许,你别想出院。”

    “嫂子,其实我觉得我现在都能出院了,天天在这躺着,都霉了。”小石头笑嘻嘻的说。

    “别跟我来这套,你就安心的养伤,缺什么少什么就跟我说,我去找你的主治医生看下,晚饭都订好了。”

    “行,嫂子,你就别来回跑了,我这没事,医院食堂也有饭菜,挺好的,不用特意给我定了。”小石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别废话,你现在要加强营养。”我说着又跟看护的战士交代了几句,主要就是看住他,别让他乱动。

    这小子这两天明显就是待不住了,总想要下床往外跑,他是皮实,可那也分怎么回事。截肢了一条腿这才几天,伤口早着呢。

    去了趟小石头的主治医生那里,根据医生所说,他身体底子好,恢复的的确很快,这我也就放心了。

    转身去了欧阳涵那,这两天她还在跟周继航闹,已经三四天都没让人进病房了。周继航也是执着,就这么一直守在走廊里,亏得是当兵的体力好,不然这会儿也折腾垮了。

    欧阳涵的父母自然也知道了,这也正合了他们的心意。

    “嫂子,你来了。”周继航靠在墙壁上,仰望着天花板,听到我的声音,忙直起身子打招呼。

    我点点头,看了他一眼,这人瘦了一大圈,眼底一大片淤青,胡子拉碴的,好好一个帅小伙,愣是成了犀利哥,也真是难为他了。

    “吃饭了吗?”我轻声问,看着他真挺心疼的。

    “没有,不饿。”周继航说。

    “你又一天没吃?”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一会儿跟我们一起吃吧,你再怎么样也得吃饭啊,不吃饭,哪有力气守着她?”

    周继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事,嫂子,我们野外生存一个月都没事。”

    我拧眉看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那野外生存和这个一样吗,是没有供给,但是自己在野外可以找到吃食。他现在,是不吃不喝的,还满心的愁绪。

    “慢慢来吧。”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说什么,推门进了病房。

    欧阳涵靠坐在床头,她妈妈正在收小桌板,看样子是刚吃完晚饭。

    “心悠来了。”欧阳涵的妈妈看到我很和善的笑道:“我这煲了汤,给你带了一份,刚还念叨你怎么还不来呢。”

    “阿姨,谢谢,您还天天惦记着我。”

    “看你这孩子说的,阿姨说句高攀的话,你跟涵涵都是我女儿,再说也不麻烦,你们俩都得好好补补,我听涵涵说了,你也吃了不少苦,趁这段时间阿姨在,给你好好养养身体,阿姨会很多药膳补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