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12章 没解气,继续
    丁彩妍一愣,随即大喊一声:“啊~你敢用咖啡泼我,你……”

    “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我厉声打断她,“只是一杯咖啡而已,你就觉得难堪吗?那你跑去戳别人的伤疤,你顾虑过别人的感受吗?”这杯咖啡已经温了,不会烫伤她,“我告诉你,别拿所有人都当成傻子,你揣着什么心思我们都知道,周继航的心里很清楚,他不撕破脸,给你留着面子,给你父母留着面子,你也好自为之,不要再来找欧阳涵的麻烦。”

    说完,我站起身,拿了一张百元钞票放在桌子上,离开了咖啡厅。

    其实今天的这个做法,本不应该。但是如果不给丁彩妍一点警告,我怕再出什么幺蛾子。

    周继航现在一心扑在怎么让欧阳涵回心转意上,根本无暇顾及其他。我怕一时照顾不到,再被她钻了什么空子,还是预防一下。当然,她要真想干什么,也是防不胜防,但总归是敲打一下比较好。

    出了咖啡厅,就看见对面的路灯下,那抹熟悉的,高大的身影。

    看到我出来,冲我伸出手,我笑着跑过去,他一把将我拥入怀里,“傻姑娘,都说完了?”

    “嗯。”我点点头,“差不多,她又不傻,聪明的话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只怕她不是什么聪明人。”伊墨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仰头看他,“你什么意思?”

    他轻笑一声:“没什么,走吧。”说着揽着我的腰,就要往停车场走,我抓着他的胳膊挣了下,他疑惑的问我,“怎么了?”

    “我想再回去看下。”我说:“我怕涵姐跟周继航吵起来。”

    伊墨皱了皱眉,“那你也管不了啊,这到底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你得让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

    “我知道,但是今天不一样。”他一大男人,我也没法跟他说太多。拉着他往住院处走,伊墨倒也没再说什么。

    果不其然,我的担心是很有必要的。

    我们俩刚走到走廊,就听见病房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都不用猜,我就知道是欧阳涵又摔东西了。皱了皱眉,我看了一眼伊墨,“你要不把周继航先带出去?”

    伊墨挑了下眉,“越是这样越不能让他离开。”

    “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伊墨曲起手指点了下我的额头,“欧阳涵要闹,就随她闹,而且还要让她看到周继航由着她闹,任凭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才能表现出诚意。”伊墨说着顿了下,似笑非笑的道:“要是受点伤就更好了。”

    我抿了抿唇,“苦肉计?!”

    “聪明。”伊墨赞赏的看了我一眼。

    “哼!”我白了他一眼,“感情你们男人都这么滑。”

    “这可就冤枉人了,想要得到自己心爱的人,耍点小手段那不叫滑,那叫浪漫。”

    “浪漫个头,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其实就是不要脸。”其实伊墨说的也有点道理,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哼了哼,故意说道:“是不是当初我失明的时候,你也是演的苦肉计?”

    伊墨皱眉看着我,目光里闪着灼灼深情,“要是用苦肉计就能够得到你一辈子的依赖,那我并不介意。”

    明明是要借机调侃他一下的,没想到他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用这样认真的态度,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心里的某处,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

    是啊,如果能一辈子,就算是苦肉计又如何?

    我和伊墨推开门,见周继航站在离床一米远的地方,衣服的前襟都湿了,他的脚下,散落着玻璃杯的碎片。

    而欧阳涵指着他,气愤的说道:“还不滚?你还想要怎么样?”

    “娶你。”周继航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滚~”欧阳涵低吼一声:“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这跟我说这种话,周继航,我欧阳涵绝对不会嫁给你。我有今天都是你造成的,你看看你那个家,你妈瞧不上我,我还瞧不上她呢。”

    “你不需要她瞧得上,我喜欢就行。”周继航说,仍旧是那种平淡的语气,十分自然。

    “我再说一遍,我跟你之间,结束了。”欧阳涵的目光闪了闪,“你回你的家,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么不是一路人,我高攀不起。”

    “欧阳~”

    “别叫我。”

    周继航想要说什么,被欧阳涵厉声打断,“周继航,抛开一切下不提,我,躺在这病床上,你妈妈带着人来示威,还侮辱我。你觉得,我还会跟你在一起吗?

    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也走不长远,你是没什么,我可玩不起。”

    “欧阳,我说了,谁都没有用,是我要娶你,我要跟你过日子,今天的事,我替我妈跟你道歉。”

    “用不着,周继航,我不稀罕,你赶紧给我滚,没得你妈再来找我麻烦。”欧阳涵说:“一个军人干脆利落,别让我瞧不起你。”

    周继航扯了扯唇,“你不用激我,总之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嫁,我不娶,你若嫁,我必风风光光把你迎进门,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这些话你留着跟你未来的老婆说吧,不用跟我说。”欧阳涵别过头,看向一边。

    “我老婆只能是你,不管你答不答应。”周继航说:“我知道你现在在气头上,也知道你受了委屈,只要你开心,你随意闹,我受着就是了。”

    “你有病啊你。”欧阳涵有点急了,伸手抓起桌子上的一个东西,我也没看清楚是什么,朝着周继航就扔过去。

    “滚,给我滚!”

    随着她的怒吼,只见周继航的额头流下了一条血线。

    “啪~”一把水果刀掉在地上。

    “解气了吗?”周继航仍就是一动没动,站在那里,任凭鲜血往下低落。在灯光下,有一种凄美的悲伤。

    “没解气,继续。”周继航说:“别憋在心里,我知道你委屈,你有什么都冲我来。”

    我震惊的看着这两个人,欧阳涵虽然还是愤怒的神情看着周继航,但眼睛里的湿润隐藏不住。

    她扬了扬头,好一会儿,才又正视周继航,“呵,冲你发脾气,冲你来?周继航,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在我这里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