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20章 我等着解剖
    而前面的伊墨,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举动,脱下自己的外套,转身披在了我的身上。

    “我~”

    “别感冒。”他说,帮我把外套又紧了紧,这才转身上了天台。

    我紧随其后跟上,才走了两步,伊墨就放下了警戒状态,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这要是凶手还在天台上,他这不是打草惊蛇了。

    “没人。”伊墨说。

    我愣了下,足足三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我差点忘记了,他们这种人,凭感应完全可以判定一定的范围内是否有人,是否有危险存在。

    既然他说没人,那肯定就没人了。而他打开手电筒功能我也不用问了,是给我照明勘察是否有可疑痕迹用的。

    彼此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我便弯下腰,仔细的沿着进出口的线观察起来。其实这种工作我并不专业,林睿才是行家,但现在既然上来了,就先看一下再说。

    我还是了解痕迹勘察的一些技巧的,所以一路上来也都避开一些可能留下痕迹的地方,不会破坏现场。

    可是一直走到天台的边缘,我都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只有临近边缘有两枚属同一个人的脚印。而且根据鞋印的大小和图案,这只能证明,是死者的没错。

    但这种看似合情合理的痕迹,却让我更加的疑惑了。

    “步伐很快,而且这足迹似乎过于重了。”我用白话说:“死者身高一起五左右,体重也就是一般三十到一百三十五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重力?”

    我抬头四下看了一眼,其实就是无意识的,理不清思路随便看看。幸亏这天台上只是用作放一些清扫用具和维修用具的,不像有些写字楼天台用来做休闲区。那样会有人打扫,就不会留下这么厚的灰尘,我也就无法看到这么清晰的足迹。

    这时候,伊墨和我的电话同时响了。我拿出一看,是林睿打来的。

    赶紧接了起来,“林睿!”

    “陆科,我们出堪现场被特卫给拦住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能不能跟首长说一声。”

    我怔了下,看向伊墨,只听他那头对着电话说了句,“让他们上来。”

    我扯了扯唇,对林睿道:“我在天台上。”

    挂了电话,我站在原地,等了差不多两三分钟,林睿和侦察一组的同志上来了。

    “陆科,你怎么在这?这下面又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惊动军方了,还是特……”林睿一上来就问,语气里是好不掩藏的惊讶,但在看到伊墨的瞬间,立马了然的闭了嘴。

    “我在对面吃饭。”一句话便解释了原因,也缓解了小小的尴尬,反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按照正常的情况,这种案子不应该是第一时间惊动刑警队的。因为所有人都会以为是自杀事件,而非案件。所以正常程序都是管辖派出所出警。

    “今晚我值班,一个小时以前,我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是死者的老婆。哦,现在已经在下面辨认过了,她说有人要杀她老公,求我们救人,虽然说的语无伦次的,但是地点很清楚,就是这栋写字楼。”林睿说:“所以我就想应该过来看看,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立刻明白了,所以林睿和侦察一组的同事就来了,只是没想到这事是真的,而且他们到了已经晚了。

    不禁摇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不过,这又给我判定案件提供了一条线索。我问:“有人询问死者老婆详细情况吗?”

    林睿点点头,“安排过了,死者名叫陈祥,今年三十五岁,是个化学博士,现在就任恒能量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这栋写字楼的二十五到二十八层都是恒能量公司的。”

    “这公司规模还不小。”我说:“你先勘察现场吧。”

    林睿应了一声,自顾自去勘察了。

    我扭头看向伊墨,“你的人够尽忠职守的。”

    “这个是最基本的。”伊墨说:“既然是我让警戒的,没有命令,不管是谁都进不来,否则是要受罚的。”

    “……”这话我没法反驳,他说的也是事实。

    现场勘察工作进行的很快,没一会儿林睿就都弄好了,我们一行人下了楼。

    “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我老公死的冤啊,他是被杀害的,呜呜~”

    刚一出写字楼的大门,就听见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声,我喉咙一堵,朝着生源看去。

    见一个女人跪在地上,旁边的民警怎么拽也拽不起来。

    不用说,这就是死者陈祥的老婆了,也是报案人。

    求求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为我老公报仇啊~”女人哭的撕心裂肺,那种伤心,绝非一般能够比拟的。

    不难看出,夫妻两个人感情一定非常好。

    这时候,伊墨的手忽然握住我的,还微微用力的紧了紧,我侧目看他,他冲我勾唇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为我在,也就用不着局里再派法医过来了。

    初步勘察已经完毕,只有等着车子来拉人,再进行下一步的解剖工作。

    “我陪你。”伊墨在我耳边说。

    我一愣,“你?”

    “我要陪你,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他说。

    我抿了抿唇,“这没什么,有案子通宵的时候也多了去了,再说,你要是没在家呢?我没事,都习惯了。再说,你赶快去跟大伯大娘说一声,饭吃了一半我们就跑出来了,也没说一声实在失礼。”

    伊墨抬手摸了下我的发顶,拉着我朝着马路的对面走过去,直接到了餐厅的露天停车场。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大家都没走,而是坐在车子里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看到我们过来,叶荣邦夫妇的车子窗户落了下来。叶夫人先探出头,看着我关切的问道:“心悠,情况怎么样?”

    一张嘴询问的是案件情况,这让我有点惊讶,也更对她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敬佩。

    “初步断定是案件,警队的同事都过来了,现在等着把尸体拉回去做解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