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正文 第228章 是女人?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不算意外,既然陈祥的情人是公司内部的人。那么掩人耳目。有通往情人办公室的通道正常。

    “是谁的?”我问。

    一组组长说道:“陆科你一定想不到。是总裁特助,但是这个人已经离职了。最重要的是,她是个女的。”

    “总裁特助。离职了,女的?”我嘟囔着重复道:“什么时候离职的。有这个人的资料吗?”

    “案发前一个星期。就已经离职了。”他说:“这个人的资料我们已经调取出来了。”

    说着将一个文件袋递给我,“说来挺奇怪的。这个艾莉深受总裁其中,据悉恒能源的总裁常年不在国内,公司里大小事务都是艾莉处理。虽然挂着特助的头衔。但是权力可不小,相当于ceo了。这样的人才突然离职,这总裁也舍得放她走。”

    “恒能源的总裁回来了吗?”我接过来问道:“既然一个星期前都离职了。怎么又回来公司了?”

    “哦,据说是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组组长说:“凌总今晚的飞机回来。”

    我点点头。打开文件袋,是一个女人的简历。名叫艾莉,上面的照片上来看。很漂亮的一个女人,眉宇间有一股子硬气。这性格,应该是个女强人型的。比较果断,做事利落。

    身高体重却如我之前的判定,但一个女人扛着陈祥一个死沉的大男人从楼顶抛下去,我脑子里勾勒着那个画面,也换算着一个公式,怎么都有点不对劲。

    难道是我的判断错了?

    一组组长看出了我的纠结,笑着说道:“陆科,除了性别之外,你的判断都对,咱们是人又不是神,这就已经非常棒了,你别对自己要求太高,太较真了。”

    我摇摇头,“不对,你看这房间里的所有的装饰和用具,这分明就是两个男人。”

    “这个也未必,也许就是一男一女,玩的另类呢,也说不定,现在有些人的心里严重扭曲,陆科,你也别想太多了。”

    我没说话,不是我不能面对自己的失误,而是这种感觉就是不对劲。

    带着疑问,我和林睿,田萌萌三个人通过暗道,先上了天台,“这么长的一条暗道,还是上坡路,这女人是练过举重么。”林睿一边走一边说。

    我苦笑一下,我也知道这疑点重重,但是现在确实没有证据来推/翻。而且,我的心里还有一种肯定,杀死陈祥的凶手就是艾莉,可……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没有掌握的。

    也许,只有抓到艾莉后,才能知道答案吧。

    从天台下来后我们去了艾莉的办公室,这里已经完全被我们警方封锁,并没有暗室,只是同样的一面墙的大书柜后有一扇门,是通往暗道的。

    这办公室的布置并无什么不妥,典型的职业女性,休息间里留下一些私人用品,都是女人用的化妆品还有几套衣服。

    我环顾四周,目光停留在那张大办公桌上。

    “陆科,你在看什么?”田萌萌走过来问。

    我指了指那上面放着的一张相框,“照片。”

    田萌萌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一张照片有什么好看的,好多人都喜欢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放自己的照片,会有亲切感。”

    我皱了皱眉,走过去,拿起照片仔细的看了看,“这照片似乎不大对劲,怎么这么别扭。”

    那是一张单人照,背景是在海边,从光线来看应该是阳光正好的时候。艾莉穿着长裤,长衬衫,带着遮阳帽,还有墨镜。

    “怎么了陆科?”田萌萌见我盯着照片看了半天不说话,又问。

    我抬头,看着她问:“如果你去海边玩,正午阳光的时候,你会选择穿什么?”

    “比基尼啊,去海边要下水的,难道还穿棉袄不成。”田萌萌略带调侃,笑嘻嘻的说。

    说到比基尼的时候,我看到林睿朝她看了一眼,这两个人,真是好事多磨,看来还没什么太大的进展。

    “对。”我点点头,“那你不觉得艾莉穿的有点多吗?”

    “好像是多了点。”田萌萌伸过脑袋来,“一般像她这种女人都属于闷骚的,出去玩其实穿着会很大胆,主要是剩女啊,都想着钓金龟婿呢。你看她,锁骨纹身。”说着又嘟囔一句,“忘记了,她不是闷骚,她是玩的太大胆,啧!”作势抱着双臂摩挲了一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为什么穿成这样,如果是为了防晒,那可以是防晒服啊。”

    “个人爱好呗。”田萌萌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

    我扯了下唇角,不置可否,将相框放下。目光在她露出的那一截脖子上看了一眼,田萌萌要是不说,我还没注意到,的确有个纹身,但是什么看不清。因为衬衫的领子遮挡着,只是不经意露出那么一点点,黑色的,像是树枝,又像是火焰。

    林睿在艾莉的休息间的床头柜子里找到了没用完的安定药粉,和在陈祥办公室暗室发现的,以及陈祥体内的作为同一认证。

    就此,犯罪嫌疑人目标锁定,恒能源的总裁特助艾莉。同一时间,我们请求局里发出逮捕令,其中一组人根据简历上的地址去了艾莉的家,不幸的是人去楼空。至此,艾莉的嫌疑人身份虽然确定,但行踪却成了迷。

    大家收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因为恒能源总裁室八点多的飞机,侦察组的同事还要跟他了解一些情况,干脆就去了机场。

    林睿和田萌萌还有两个侦察员跟我一道,伊墨提前给我打了电话,一直在楼下等我。反正都没吃饭,他就带着大家先就近吃了东西,然后把大家送回局里,才载着我回家。

    “累坏了吧。”一进门,他帮我换了鞋,捏着我的后颈道。

    我懒散的晃了晃身子,一边走一边道:“这案子越来越疑点重重,我总觉得不太对,你说,一个女人扛着一个男人走那么长的路,又是上坡,就算她是大力士吧,我就纳闷了,那条暗道怎么修的?这公然在公司里修了一条暗道,你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

    “你又不是第一天当警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伊墨说:“这种事,侦察员会调查清楚的,现在不是已经确定案发现场,也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等着把人抓回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