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35章你不嫁,我不娶
    这公公和儿媳的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个样子,恐怕普天之下也没有了吧。

    欧阳涵是懂事的人,再怎么样,这会儿也不会不顾礼仪。手肘撑着上半身就要做起来,我盲区扶,却被周部长抢先一步按下。

    “躺着吧,别起来。”

    欧阳涵怔了下,也没再客气。见此,我往后退了一步。

    “我说几句话就走。”周部长说:“咱们本不应该这样见面,说来也惭愧。”他语气略带无奈,“你跟继航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也知道,之前我太太对你做了些过分的事情,在这先跟你道个歉。”

    堂堂一个部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一个晚辈低头,这并不容易,但也说明,他是个是非分明的人。

    之前就伊墨说他人不错,现在看来是真的,只不过没娶个好老婆。

    “道歉就不必了,已经过去了。”欧阳涵说,对于这个道歉,她并不在意,因为她其实现在整个人对生活都没什么要求了。

    周部长讪讪的笑了下,“是没什么用,我也知道伤害已经造成了,说多少都是徒劳,但是我有一句话,你跟继航的事情,我是赞同的,虽然我知道的晚了点。”

    “我……”欧阳涵愣了下,刚要说什么,被周部长安抚的打断,“丫头,你听我说完。我能理解你心里想什么,最近我儿子的情况我多少也了解一些,其实我不是一个好父亲,对他的事情挺粗心的,但我知道我儿子的性格,他认定的事轻易不会回头,而我也相信,他认定的事情不会错。

    我同意你们的事,不是因为你为他受了伤,而是因为你这个孩子的人品,因为我儿子喜欢你。对于我这个做父亲的来说,希望看到的是他能够幸福。

    我这样的家庭,从小给他无形中的压力太大了,他从小就没真正的快乐过。可是你能让他快乐,在他的心里,你比我们都重要。

    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想清楚,你们都是孩子,我也年轻过,不要让自己后悔。人生中,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

    只要你愿意,我们周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周部长语重心长的拍了下欧阳涵的肩膀,“好孩子,我们周家欠你的,和你要不要跟继航在一起,是两码事。”

    我没想到周部长居然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更没想到他能够这样放低身段跟欧阳涵说这么多。

    欧阳涵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周部长又看向欧阳涵的妈妈,有些歉疚的说道:“让您受惊了,也给您添了不少的麻烦,是我管家不严,在这跟您赔个不是。”

    欧阳涵的妈妈也不是不通情理的,见人家都这么说了,回了一个微笑,“这话也严重了,不过,以后别再发生就好。”

    两边都比较客气,丁彩妍的妈妈见此,大约是觉得已经没有希望了,不声不响的爬起来,自己走了。

    这样最好,免得一会儿更难堪。

    又客套了几句,周部长以还有事为由,先走了,临走前叮嘱了欧阳涵好好养病,又将周继航叫了出去。

    屋子里剩下我,伊墨,欧阳涵和她妈妈四个人。

    “阿姨,你刚才摔那一下感觉怎么样,叫医生过来看看吧。”我说。

    “应该没事。”老人摇摇头,“不用看了。”

    “这不行,我看你刚才脸都白了,还是让医生看下比较稳妥。”老人年纪大了,骨质也没那么坚韧了,可别大意留下什么毛病。

    欧阳涵也附和道:“妈,看看吧,没事也放心。”

    经不住我们俩的劝说,老人点了头,我让伊墨去找了医生,带着老人做了检查,还好,都没什么事。

    检查完了,部队上来了电话,伊墨得先赶回去,我便扶着老人往回走。

    “阿姨,虽然说没伤到骨头,但是毕竟也摔了一下,这几天还是要注意点,走路别太急。”骨头不疼肉也疼啊。

    “没事,幸亏今早你叔叔没在,不然,还不定闹成什么样呢,只怕摔倒的是她了。”这个她自然说的是丁彩妍的妈妈。

    “你叔叔那个脾气,他最护涵涵了,唉,这都是什么事啊。”

    言语中,我听得出,她还是怪周继航的。这时候我也不好说太多,只能祈祷,周继航自求多福了。

    我们回到病房,周继航已经回来了,站在病床边,拉着欧阳涵的手在道歉。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

    “跟我说对不起没用。”欧阳涵凉凉的说:“我也说过很多次了,不需要你的保护,如果非要这么说,你不来招惹我,就是对我最大的保护了。”

    “欧阳~”

    “什么都不要再说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们已经说的够多的了,你不嫌烦,我也嫌累了,何必再苦苦纠缠,都放下吧,就算是成全我。”欧阳涵的目光转向窗外,悠悠的说道:“人这一辈子,不一定非要凡事都寻求个结果,走过的路很多,不管是感情还是什么。我们相爱过,就够了。”

    我就知道,不管周部长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她心里的决定。

    “如果一开始你就对我这样说,我不会相信,但是现在,我信了,你心意已决。”周继航苦涩的笑了笑,“你只知道你的执拗,但你不知道,我也一样。我门既然都心意已决,那就各自守着自己的心,你要怎么样,都随你,结不结婚嫁不嫁我无所谓,我爱你不在乎那一纸证书。

    你可以选择不搭理我,那是你的权力,但我照样会做我自己的事。你说我犯贱爷也好,不要脸也好,我就这样了。你记住,这辈子,你不嫁我不娶,我周继航说到做到。”

    “周继航,你这又是何必。”欧阳涵说。

    “这话,要问问你自己。”周继航说:“你是否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答案。”

    合理的答案,爱情这种事,本来就没有是非对错,哪来的合理答案。

    周继航看着她,好半天,“我还是守在外面,有事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