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51章大火中赴死的战士
    人声鼎沸的救援现场,我听到有人喊道。    顺着声音看过去,是消防大队的一位领导,他拿着对讲机在和另一边说着什么。    “好好,我知道。”    我走过去,但见他收了对讲,手臂一挥,“二中队,上!”    只有四个字,但这个命令,这个手势,这个气势,让我瞬间在心里产生了一种悲怆的感觉。    看这样子,消防车根本靠不近太前方,而能够接近的虽然一直用水枪,但火势依然没有办法压制,期间还不时的听到一些“乒乒乓乓”的爆炸声。    这是化工厂,里面易燃易爆的物品想都不用想,肯定不少。    眼看着一个中队的消防战士,像一条绿色长龙,风一般的冲进了大火之中。而那大火,就像张开嘴的猛兽,将他们瞬间吞噬。    我心脏一沉,这等于是送死。    这样的火势再加上里面不确定的危险因素,还有持续的爆炸,以及有害物质的侵害,这些战士,恐怕无法生还。    而他们,却如此的义无反顾。    我知道,这种事必须有人来做,要进入到里面去找到爆炸源以及一些还会引起爆炸的物质,尽可能的去解除。    其实这种情况,第一个冲在前线的一定是消防战士,他们要先控制火情,其他救援单位才能顺利排除危险和实施救援。    就像伊墨他们,虽然个个伸手了得,上天入地可以说无所不能,但他们也只是第一时间到达控制外围的一些情况,给消防官兵打开通道。另外,一些政府及相关部门的领导肯定要赶到现场,伊墨他们也要承担保护的工作。    毕竟,这种爆炸案,就像伊墨说的,恐怕不是意外。    重重的吸了口气,我转身,朝着疏散人群的方向跑去。有很多的伤员需要帮助撤离。    此时的我,心中忐忑不安。    我担心伊墨,担心直属大队的战士们,担心所有的救援官兵,可是,现在都只能放在心里。    这样的爆炸,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所见之处除了火光就是被炸得乱七八糟的一些不明物体的废片,再就是鲜血。    虽然穿着防护服,但是那种热度烤的我依然有一种蒸笼的感觉,呼吸也不是很顺畅。    如果不是戴着氧气,我想,这会儿恐怕要晕了。    “妈妈……妈妈……”    耳听一个小女孩的哭喊声,我循声看过去,见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孩子站在距离我大概一百米处的地方四处张望着。似乎看到了什么一样,朝着火光处就跑。    我吓了一跳,脚下一动,加快速度,几乎是窜过去的,伸手一拦,将人抱住在地上打了个滚。    “嗯~”穿着这种防护服,摔在地上,那种对冲力震的我胸腔一疼,忍不住闷哼出声。    “我要妈妈,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    不等我们从地上起来,小女孩抓着我哭着道。    “你妈妈在哪儿?”我问。    “在里面。”小女孩指着我们前面,那里应该是一个仓库,距离爆炸中心距离较远,但是周围也起了火,“妈妈在那里面,呜呜~”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妈妈会困在仓库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了会带着孩子,先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将孩子抱起来,快速的跑出一段距离,将她放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嘱咐道:“听阿姨说,站在这里不要动,一会儿有解放军叔叔过来你就跟他们走,我去救你妈妈。”    “阿姨~”小女孩有些纠结的叫了我一声,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既相信又害怕。    安抚道:“相信我,这里危险,跟着解放军叔叔走,阿姨去救你妈妈,你要让妈妈放心对不对?”    小女孩点点头,我摸了摸她的脸,“乖!”    然后,转身朝着那个仓库跑去。    这仓库的门很重,而且走到近处我才发现,居然是从外面上了锁的。    人还在里面,居然是从外面上锁,这怎么回事?    会不会是孩子记错了妈妈在的地方,可是七八岁的孩子,这周围也不只是这一个,她别的不指,偏偏指的这个。    想着,我用力的拍了拍门板,大声吼道:“有人吗?里面有人吗?”    没人应,我皱了皱眉,干脆拿下了头罩,把耳朵贴近,使劲的拍打门板,铁质的门发出“铿铿”的响声,我怕万一有人又听不到,干脆连脚也用上了。    又拍又踢,好半天,还是不见回应。    我四处张望,想着是不是能够找到一个什么透气口之类的往里看看,突然,手腕被一只手抓住,往后一扯。    我踉跄着后退,直接撞入一个人的怀里。    “伊墨!”一抬头,对上一双凌厉的眼睛。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哆嗦。    “你在这干什么?”他重重的看了我一眼,很是无奈的瞟了一眼那扇门,他也知道,现在多说无用,我已经来了。    “这里,好像有人。”我说:“一个小女孩说她妈妈被困在里面,但是,这个门是从外面上锁的。”    伊墨一听,皱了皱眉,招手叫了两个人,“把门打开!”    “是!”两个战士冲了上来。    而伊墨将我往后一拉,把我摘下来的头罩再次扣上,“不想活了?想救人的前提是要先保护好自己,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你还逞什么英雄。”    我暗自吐了吐舌头,没敢吱声。    那两个战士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反正是我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就听见“哐啷~”一声,仓库的门应声打开。    “老大,这里有个女人!”    一个战士冲进去说,已经将那个人从地上背了起来,从她晕倒的位置来看,她是挣扎着想要往门口爬,但是体力不支,而且头上还有伤。    我暗吸一口凉气,职业的本能,这个爆炸案绝对不是意外,就凭一个大活人被锁在里面,就一定有问题。    “马上送上救护车,送到军总医院,派人严密保护,告诉医院方面,这个女人,务必活着。”    我想到的问题,伊墨自然也想到了,很干脆的下命令道。    “还有那个孩子。”我说:“那孩子也许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