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55章 尽力了!
    这场爆炸的惨烈,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也让人痛彻心扉,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    “爸爸,爸爸~”    突然,我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喊,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女孩,被两个消防官兵一左一右的拉着。    我忙走过去,“怎么回事?”其实我更想说的是,怎么会让孩子进来,这里多危险。    但,到嘴边的责备又咽了回去,这些战士们都连着奋战三天了,我怎么忍心再说重话。    一个战士向我敬了个礼,回答道:“这是我们二中队尚指导员的女儿。”    “二中队尚指导员?”    “他,牺牲了。”战士突然声音变得有些哽咽,“爆炸刚刚发生,他和二中队长带着整个中队的战士冲了进去,结果,都没出来。”    我立刻明白了,就是最先冲进去的两个中队的其中一个,二那两个中队七十多人无一生还。    “爸爸,让我进去看一眼,就看一眼,呜呜~”女孩依旧不停的哭着,“爸爸答应我今天一定回家过生日的,我都买了蛋糕了,你们让我进去,我能找到他。”    女孩的话音刚落,那个战士又解释道:“尚指导员今天生日。”    我眼眶一热,仰了仰头,急忙将女孩拉过来抱住,“孩子,别哭,听阿姨说,你不能进去。”    且不说先前冲进去的战士们是否遇到爆炸,就算是留下尸骨,那也都被烧的面目全非,只剩黑漆漆的骸骨了。    这孩子这么小的年纪,最好是不要让他看到,以免造成心里阴影。    可是我没想到这孩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哭着道:“阿姨,我不怕,我知道爸爸也回不来了,我只想找回爸爸的尸骨,跟妈妈合葬。”    “跟妈妈合葬?”我有些不解的看着这孩子,不等她回答,只听身后一个战士说道:“我们尚指导员的妻子是一名军医,几年前他们夫妻俩都参加了w市那场大地震的救援,结果,为了救一个老乡,嫂子她被余震震下来的房梁砸在下面,没能回来。这几年,尚指导员一个人带着尚洁,谁想到,这孩子才十三岁,尚指导员又走了,留下她……”    战士一边说一边叹息着,似乎还夹杂着呜咽声。    我喉咙一热,没想到这孩子的命这么苦。    吸了吸鼻子,我紧紧的抱着她,“尚洁,听阿姨说,你的心思阿姨知道了,但是你不能进去,你要相信这些兵哥哥,他们都是你爸爸的战友,他们会尽力帮你把爸爸带回家,好吗?”    “呜呜~”尚洁只哭不说话,惹得我也眼眶发红,差一点跟着哭出来。    这边还没安抚完尚洁,只听另一边又传来老人的哭声,这回不用我问,一个战士直接回答了我。    “是王辉的母亲,王辉是我们大队的优秀士兵,今年才不满二十一岁,也,牺牲了!”    我咬了咬唇,拉着尚洁一道走过去,我怕一松手,这孩子再往里冲。    “大娘。”走到老人跟前,我弯下腰,一手扶住她。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啊——”老人看了我一眼,放声大哭起来,“他才二十岁啊,什么都没经历,就这么没了,我的心啊~”    “大娘,您,节哀!”纵然有千言万语都是徒劳,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错的,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更何况,这王辉还是正当青春,想必连女朋友都没交过呢。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他怎么就这么走了。”老人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另一侧扶着她的应该是她的老伴,王辉的父亲。虽然不像大娘这么激动,可也是默默的流泪。    我们都知道,作为父亲,儿女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他流泪。可见,他也是伤心到极致,为这个独子的离世。    只是他还要照顾王辉的妈妈,他不能放肆的去伤心。    “大娘,王辉走的其所,您别太伤心了,若是哭坏了身子,王辉在天之灵也会不安的。”    “老伴,别哭了。”王辉的父亲在一边也劝说道:“孩子是为了救人死的,他这个兵,没白当,没给咱王家丢人。”    “可是我心疼啊!”大娘几乎是肝肠寸断,“他从小救没让我操过心,参了军也是报喜不报忧,从来不说苦,前几天刚通过电话,还好好的,这一转眼,人就没了。”    我叹了口气,真是犹如一块大石头堵在了心口,上不去,下不来。    王辉,尚指导员,都只是这次牺牲战士中的一员。尚洁,王辉的父母,都只是这众多失去父母,失去儿子的一个。    不管是无辜的百姓,还是冲锋陷阵的武警官兵,消防战士,解放军部队,又或者是我们公安民警……    这一场爆炸,毁了多少幸福的家庭!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查出幕后元凶,一定要将主使绳之以法。    虽然我知道,这场爆炸牵扯的不简单,目的很复杂,主使者的身份也不非同一般。但我更知道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不管是谁只要是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就该接受审判。    这礼牵扯到的人恐怕不少,所以我明白伊墨为什么要将调查工作交给特案组,技术支持交给我。    其实这个爆炸案的调查需要军警两方面双管齐下,各有各的优势。伊墨要抓大鱼,也需要我们先抓小鱼,而他把警方的工作交给我和方天泽,最放心。    一来,不怕我们会被收买;二来,也表明了他的决心,也是叶荣邦代表的整个班组成员的决心。    伊墨他们都还没出来,让这些家属在这也不合适,让大家走大家也不会走。我跟几个战士商量了一下,把牺牲者的家属们先安顿到了不远处的空地,那里有几个军用帐篷。让田萌萌还有几个女民警留下,负责暂时的安抚工作。    半夜九点多,伊墨他们回来了,而战士们,都抬着被烧焦的尸体。我眼眶一人,没控制住哭了出来。    “伊墨~”    伊墨扯了扯干涸的唇,“大家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