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71章喝汤,媳妇儿喝汤
    我顿了下,继续说道:“我们法医这行,其实就是死者最后的希望,没有人会愿意不明不白的死去,如果我们不能设身处地的站在死者的角度去思考,就不能够把死者的冤屈诉尽,说到底,其实我们就是死者的代言人。    伊墨,死者,是最可怜,最弱势的群体。”    伊墨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亲吻了下我的额头,“走吧,回大宅吃饭。”    我们两个回到大宅,一进门,大娘就迎了出来,拉着我的手,左瞧右看,生怕遗漏了什么似的。    “我这听说你跟着查案子,担心死了,这一颗心在嗓子眼上提着,就怕你出什么事。这铭澈也真是的,这么危险的事情让你去,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大娘。”我心里暖暖的,因为我知道,她对我是真的从心里的关心,不亚于对叶铭泽,微笑着反握住她的手,“大娘你放心吧,哪有什么危险啊,再说,这都是我的工作。”    “大娘也知道。”她微微叹了口气,“咱们家,都是喊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的,干的都是这种工作,我也不是不明白,但就是忍不住担心。你这孩子吃了不少的苦,身体太差,我就怕你吃不消。”    说着话,我们进了屋。小诺正在客厅里画画,大伯在旁边说着什么。听到我们的声音,两个人都抬起头来。    “妈妈,爸爸!”愣了一秒后,小诺站起身朝我们跑过来。    这几天忙倒没什么,这突然看见孩子,那种压在心底的思念立马涌了出来。    “小诺。”蹲下身,一把就把孩子抱进怀里。但也不知道是这孩子力气大了,还是我这几天体力消耗没恢复,反正是惯性使然,我脚下一个不稳,抱着他往后仰去,摔倒在了地上。    “心悠!”伊墨吓了一跳,忙蹲下身扶起我,同时大娘把小诺给抱到了一边,“没事吧?”    “我没事。”小诺摇摇头,转身过来看我,“妈妈!”    我也摇头笑笑,“妈妈没事。”    “还没事呢,一见到孩子你就什么都忘了。”伊墨心疼的责备道:“我看你也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扯了扯唇,“我这不是好几天没见儿子了,一时高兴,又不是故意的。”    “以后小心点。”伊墨的手掌在我脖颈处轻轻的拍了一下。    “行了,好在没摔到,幸亏小诺回家后都铺了地毯,要不然这大夏天的穿这么薄,还真容易摔坏了。”大娘说着牵着小诺的手,招呼我们过去坐,“饭菜马上就好,先坐下歇歇,吃点水果。”    “嗯,你们俩过来瞧瞧,看看小诺的画,这孩子很有天赋嘛。”大伯也朝我们招了招手,目光始终没离开面前桌子上小诺的画。    我和伊墨走过去,同时看向那幅画,这一眼,我们俩都有些震惊。    “大伯,这是小诺自己画的?”我有点不敢相信,这孩子喜欢画画我知道,在学校也有学习特长,但这幅画,怎么也不像是出自这么一个五岁孩子的手。    这是一幅水彩画,差不多半个茶几大的画纸上,描绘的正是化工厂爆炸的场景。大火熊熊燃烧,天空中乌压压的蘑菇云,我和伊墨正在讨论着救援的事情。    虽然有些地方画的不是很完美,但是展现的很真实。也看得出孩子的用心,那确实是我们俩在救援工作的第一天,从仓库里把陈玲救出来后的画面。    “这几天他天天看新闻。”大伯说:“孩子心里明白。”    我和伊墨互视一眼,他矮下身,一手轻抚着孩子的脊背,一手指着画,“小诺,能跟爸爸说说,为什么画这幅画吗?”    小诺看了我们俩一眼,很郑重的说道:“我知道爸爸妈妈在救人,爸爸妈妈是英雄。”说到这,小诺顿了下,咬了咬唇,才又道:“我也知道爸爸妈妈会面临很多危险,像那些冲进火场的叔叔们一样,我害怕,但我知道这是爸爸妈妈的责任。”    “儿子乖!”伊墨摸了摸孩子的后脑,眼神中满是欣慰。    “这孩子,心事重。”大娘这时候从厨房走了出来,“先吃饭吧,都做好了,我给心悠煲了汤,这孩子,才几天没见,又瘦了一圈。”    我笑笑,“谢谢大娘。”    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大娘先把一盅汤端到我面前,“尝尝看,我特意加了点茉莉花,掩盖了药膳的味道。”    我有点不好意思,拿着汤勺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还是伊墨直接抢过汤勺舀了一口喂给我。    这让我脸登时就红了,“我自己来。”    “没事,这是家里,不用不好意思。”    他要不说这句话还好点,这么一说我更不知所措了。暗暗的用手在桌子下掐了他一把,他一咧嘴,又舀了一勺汤,“喝汤,媳妇儿喝汤。”    “奶奶说给妈妈就要多喝汤,好补身体,再给我添个妹妹。”    “噗~咳咳~”    “慢点,慢点!”伊墨一边抽了张纸巾给我擦嘴,一边拍着我的后背,“你说你激动什么啊。”    我白了他一眼:我这是激动吗,我这是被雷的。    伊墨收到我不满的眼神,立马冲小诺道:“你这孩子,就算是想要个妹妹也不能当着你妈妈的面说啊,妈妈会害羞的。”    “伊墨——”我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咬着牙,十分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他嘿嘿一笑,冲着小诺又道:“记住了儿子,咱们是男人,得懂得怜香惜玉。”    我晕,他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哪有他这样跟孩子说话的。可是奈何现在大伯大娘都在,我也不好跟他发作。    更让我晕的是,小诺还很郑重的点头答应道:“是,我知道了,爸爸早就告诉过我,我也是家里的男子汉,爸爸不在家我要保护妈妈,我一直都记着呢。”    “对,来,吃块排骨。”伊墨赞许的夹了块排骨到小诺的碗里。    这父子俩,简直让我无语。    那头,大伯大娘完全不干涉我们的话题,就在一旁看着我们笑,这一顿饭,吃的也算是其乐融融。    饭后,大伯说起小诺改户口的事,询问我的意见。    “心悠,你看,孩子的资料虽然已经添上了铭澈的名字,但是户口始终还没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