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75章救救我,你被骗了
    吱——    审讯室的门开了,我回头一看,是伊墨。    这倒不奇怪,他听说有人要对我不利,要是不进来那才有鬼了。    “伊墨!”我低低的叫了声,他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膀,看向蒋勇山。    他并没有说话,但是目光却如一道利剑,直射蒋勇山。    “呵呵!”过了一会儿,蒋勇山笑了,“事到如今,我还有隐瞒的必要吗?”他说:“如果我想要隐瞒,也没必要告诉她。”    伊墨依旧看着他,面无表情,连我,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好半晌,他收回视线,搂着我的腰出了审讯室。    门口,负责守卫的战士和最高检的工作人员都站在那。伊墨的脚步没有停,只是凉凉的说了句,“好好的送这位前军委领导上路。”    “是!”    伊墨唇角几不可见的上挑了下,带着我离开。    作为后辈,他对蒋勇山曾经也是敬畏的,尽管他今天该杀,可就事论事,他的确也曾为国家和百姓做出过贡献,只是可惜了!    “我先送你回家。”上了车,伊墨说。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我和伊墨都没再说话,都各自思考着问题。直到车子在家门口停稳,他给我解开安全带,我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喃喃道:“是谁要害我?”    伊墨的动作僵了下,将手抽出来,反握住我的,“有我在,谁也害不了你。”    “可是……”我咬了咬唇,我不怕,只是从蒋勇山的话里,我听到一种暗示。说是要害我,其实是冲着伊墨来的。    “乖!”伊墨搂住我的头,轻轻的亲吻我的额头,“没事,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谁想要害你,除非踩着我的尸体。”    “别瞎说。”我一个激灵,伸手点住他的唇,皱着眉头看他。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他要离开我。    “傻姑娘。”他抓着我的手放在唇边啃咬,酥酥麻麻的感觉自指尖传来,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就要把手抽回来,奈何他抓的更紧。    “害怕了?”    “不是。”我摇摇头,“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突然空落落的。”    “你就是最近太累了。”伊墨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发丝,“别想太多,天塌下来,有老公顶着。”    我勉强扯出一个微笑,他揉了揉我的发顶,“好了,你在家休息会,我还要开个会,晚上回来陪你吃饭。”    “嗯。”我从他怀里抬起头,“你去忙吧,我没事。”    “对了,上官下个星期日回京,大家约了在海之恋吃饭。”    “知道了。”前段时间上官瑞因为军务回了南疆,还以为要过年才回来呢。    “天气热,回来之前我让李威给你准备了绿豆冰糕,还有茉莉花茶,你吃一点。”伊墨帮我打开车门,扶我下了车,把我送进屋,又嘱咐了一番才走。    我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吃了一块冰豆糕,喝了一杯茶,感觉头有点昏,便上楼打算躺一会儿,没想到却睡着了……    “伊墨,那不是我,我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云霄。豪华的宴会厅里,灯火辉煌,杯盏交错,好不热闹。    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微笑,交谈甚欢,仿佛与这外面的风雨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伊墨穿着一身白色的海军常服,游走在众人之间,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一位。而他的身边,始终站着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笑的那么灿烂。    最让人惊讶的是,她竟然和我长的一模一样,可她不是我。    我站在窗外,浑身狼狈不堪,双手满是鲜血,拼命的拍打着窗子呼喊着,“伊墨,我在这,我在这,救救我,你被骗了……”    可是他根本听不到,甚至都没朝这边看一眼。就在这时候,我的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嘲讽的笑声。    “哈哈,哭吧,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咙他都不会理你的,陆心悠,今天就算你死在这,都不会有人知道,你别白费力气了,把她带走。”    “不,不,放开我,伊墨,伊墨——”我挣扎着,猛的撞进了一个怀抱,睁眼一看,是伊墨。    他正满脸担忧的看着我,“心悠,心悠你怎么了?”    我有一瞬间的愣神,目光四处扫了一眼,才发现是在自己的卧室。窗外,已经是夜幕初降,亮起了路灯。    “我,做噩梦了。”晃了晃脑袋,这才回过神来。    可是,我怎么会做这种梦,而且,那么真实。    “梦见什么了?”伊墨心疼的抱着我,不停的亲吻我的额头,“告诉我,梦到什么了?”    我把头贴在他的胸膛,呼吸着他的气息,心有余悸的说道:“我梦见你不要我了。”    “傻瓜,胡说什么呢。”    “真的。”我仰起头,注视着他的目光,“伊墨!”    “乖,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就算不要全世界也不会不要你。”他轻声哄着,“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你就是我的命,没有了你,就等于没有了命,除非我不想活了才会不要你。”    “可是,如果你不知道那不是我呢?”我咬了咬唇问道。    伊墨看着我,皱了皱眉,“你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知道你已经失去我了呢?”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怕他听不明白,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可能你已经失去我了,但你却不知道,以为别人是我。”这话,我自己都觉得越说越乱。    正想着要怎么才能表述清楚的时候,伊墨突然捏着我的下巴,很郑重的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傻姑娘,你听好,我叶铭澈绝不会认错自己的媳妇儿。”    我看着他,坚定而深邃的目光,宛如一汪深潭,将我紧紧的吸住。这一刻,我慌乱的心,平静下来。    “伊墨~”我轻唤。    “心悠~”他应着,俊逸的脸,在我的视线慢慢放大,唇上温热的触感,瞬间将我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