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83章你配吗?
    “我,我……”    林雨被上官瑞的眼神吓到了,也是因为担心思宁,好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想说你是她妈妈?你配吗?”上官瑞质问道:“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来打扰她,既然当初你选择了抛弃她,不管是什么原因,她的人生从此都跟你没关系。    今天要不是你,她能发病,能躺在那里面吗?”上官瑞丝毫不给林雨留一点面子,指着抢救室的门低吼道:“思宁没事就算了,要是有哥三长两短,别管我不顾肖叔叔的情面。”    “我只是想看看她,我也想她。”林雨哽咽着说:“我知道你恨我抛弃思宁,我也恨我自己,但是我没办法,这么多年我天天都能梦见她。”    “你不用在我这里要同情,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你抛弃她是事实。”上官瑞说:“我早就知道你来了京都,我并没有阻止你暗中看她,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出现在她面前,你想跟她相认,你凭什么?”    顿了下,上官瑞又说:“我妈当年辛辛苦苦的照顾思宁,费了多少心血才把她身体调养好,你今天来跟我说你想她,你爱她?    她小时候生病的时候你在哪?她因为心脏病发高烧不退,成天成宿的不睡觉哭闹的时候你又在哪?    是我妈,没日没夜的守着,好不容易让她不用手术调养好了身体,近二十年了,她跟正常孩子没有区别你明白吗?”    上官瑞的情绪不寻常的激动,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如此。    但他的话我能明白,思宁的心脏病除了上官父子俩,没人知道。连最亲近的方天泽和宋琬琰都不知道,可见这么多年,思宁的情况已经完全趋于正常。    他们一家人是煞费苦心的希望思宁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长大,让她拥有快乐的一生,不用被病痛纠缠。    可是今天林雨这么一出,恐怕思宁要承受手术的风险了,也有可能需要终身服药,甚至是影响生育。    先天性心脏问题,能够治疗到思宁这种程度实属不易,但都怕复发,一旦复发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不怪上官瑞这么气。    他是担心,是心疼,也是怕照顾不好思宁对不起过世的母亲。    林雨早已泪如雨下,面对上官瑞的指责,她哑口无言,无从反驳。    我能理解上官瑞的心情,但从某些角度来说,我也觉得林雨挺可怜的。    拉了拉伊墨的袖子,“你去劝劝上官瑞,不管怎么说,林阿姨都是思宁的生母,弄成这样,她也不想的。”    伊墨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悄声说道:“这个谁都别劝,你应该知道,君悦婶婶当年掉了两个孩子,在上官之后还有一个,当时她的身体根本就不适宜生育了,所有人都让她拿掉孩子,不然她有生命危险,但是她却不肯,她宁可拿自己的命换都要试一下,希望能保住腹中的孩子,只可惜,后来还是事与愿违。而且,思宁在上官家这么多年,备受宠爱,当年刚出生就被君悦婶婶抱回家抚养,那可是倾注了不少的心血,比对上官还疼,临终的时候,特意交代上官,要好好照顾思宁。”伊墨说:“所以,在上官的心里,林雨抛弃思宁的做法,他是怎么都不能够理解也不会原谅的,更何况,思宁还是军烈的遗腹子。无论从哪方面说,上官对林雨的态度,都不会转变。”    我咬了咬唇,又点点头。的确,说的轻松,要是换成是我,我恐怕也没法原谅林雨。    林雨靠在墙壁上,好一会儿,大约是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悔恨和愧疚。    慢慢的,神情落寞的离开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还是没忍住,跟伊墨道:“我送她一趟吧,别再出什么事,一会儿就回来。”    毕竟有欧阳涵的情分在,她对欧阳涵特别好,现在我才明白,那其中也寄托了对思宁的爱吧。    伊墨皱了皱眉,“我陪你一起吧,大晚上的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也行吧。”    看了眼那边三个人,也没打招呼,反正一会儿也还回来。    “林阿姨,我送你。”我追上去,扶住她。    她偏头看我,泪光闪烁着一丝感激。这种事我也没法劝,就给欧阳涵发了信息,欧阳涵一听说,让我把人给她送过去。    伊墨开车,我陪她坐在后座上,一路上她一直都在哭。手里,还拿着一张照片。我看了一眼,是一男一女的证件照。    女的就是林雨年轻的时候,男的,应该就是那个为国家献身的烈士肖宁,思宁的亲生父亲。    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我知道我对不起肖宁,我也知道我对不起思宁。”    看着她这样子,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这件事我不能评判谁对谁错,但我知道,林雨是很爱肖宁的,她的事情我也挺欧阳涵跟我说过。    也是因为她,欧阳涵的家庭才不接受军人,不过这事情就这么戏剧化,最终,她还是嫁了个军人。    把林雨交给欧阳涵,我和伊墨又赶紧返回医院。    正巧,在医院门口遇见了急匆匆赶来的上官叔叔。    “怎么回事,好好的思宁怎么会突然发病的?”不等我们的打招呼,上官叔叔已经焦急的先询问道。    “叔,这事回头再说。”伊墨说:“不过您别担心,思宁没有大碍。”    上官叔叔毕竟是老人,再怎么样都比我们稳重。虽然满眼的担忧,但外表上看起来还是很淡定的。    我们三个人回到抢救室门口,正好思宁被推出来往病房送。    “思宁~”老人一见思宁,这表面的淡定就崩塌了,三步并作两步的扑过去,一把抓住思宁的手。    思宁输着液,脸色缓和了不少,但还昏睡着。    老人心疼得不行,一路抓着她的手进的病房。    上官瑞赶紧搬了椅子给他放在思宁的床边,让他坐下。    “爸,你怎么来了?”    “别问我怎么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思宁好好的怎么会发病?”上官叔叔问,语气中不难听出带着对上官瑞的责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