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86章先查了再说
    门卫狐疑的挠着后脑勺,“不应该啊,这,陆科,我再找找。”    我点点头,想着兴许是刚才没注意到。    可是又反复看了两遍,还是没有。    “不可能啊,这摄像头都好好的,也没有停电。”门卫有点急了,说着还去检查门口的几个摄像头。    而我,已然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转身出了门卫,跑到刑警队。    “陆科,你这怎么了,这么急。”    “冯队呢?”一进门差点撞到要往出走的侦察员身上,我急忙抓着他问。    “在里面。”侦察员往里面指了指。    “谢谢!”我松开他,朝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冯队!”顾不上失态不失态了,反正都是老熟人老搭档,“我有事找你。”    “怎么了这是,瞧你这急匆匆的样子,跑进来的吧,先喝口水。”冯队倒了杯水递给我,他比我大很多,警队的老人,我俩工作搭档了四五年,可以说从进警局实习那会儿他就带着我出现场,到现在,他常常把我当孩子似的。    “出去说。”我看了眼正在工作的同事们,这种事我不想声张,而且现在什么还都没确定,要是让大家知道了,警局出现这种情况,还不炸了锅。    “今天怎么了?”冯队挑了下眉,疑惑的看着我,但还是跟我走了出去。    一直到走廊的尽头处,没有人,我才说道:“冯队,长话短说,帮我调下咱们局今早七点半到八点的监控录像。”    “你要调取监控录像?出什么事了?”    “我收到一份快递,具体内容现在不方便说,但是我刚才去门卫调取监控,发现那一段的监控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什么意思?”冯队不是听不懂,是不太理解我的意思,严格来说,是他不敢相信。    任谁都不会相信,公安局的监控会出问题。    “就是那一段毫无痕迹的消失了。”我说:“看不出任何的漏洞,十分正常,没有卡断,没有黑幕。”    “这怎么可能?”冯队说着提步先朝着局里的监控中心走去,我急忙跟上。    冯队的行动效率一向出了名的,我俩虽然是一前一后进去的,但等我进门,见他已经指挥着监控人员调取录像了。    而就在这时候,局里的一名技术人员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冯队,陆科,我知道你们在查监控,查不到了,我们局监控系统刚刚被黑客入侵,消掉了两分钟的监控影像。”    “黑客入侵?!”我是有想到这个的,但是没到最后我不想承认,这要是传出去丢脸丢大发了,堂堂公安局的监控被黑客入侵,毫无声息的消掉了两分钟的影像,恐怕全局的人都想找地缝钻了。    但同时也说明,对方的实力不弱,而且很有把握,当然,也够嚣张。    “是的,而且对方很快,已经抹去了所有的痕迹,我们来不及追踪。”技术人员答。    要知道,我们局的这些技术人员都是顶尖的黑客高手,他们都来不及……    “冯队,能够跟我们技术人员一较高下的人不多吧,是不是可以查下计算机黑客的名册?”    事情到现在,已经不是我的私人问题了。    我收到快递是小,公然销毁我们的监控,这是赤裸裸的向警方挑衅。    “查。”冯队当机立断,想了下,又道:“这方面,恐怕要请方总队长,他的技术是最好的。”    这个我也知道,就但是方天泽现在不在啊,思宁那里,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冯队,我们的人先查一下再说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实在不行再通知方总队。”    我虽然没有明说,但这一番话下来,精明如冯队,自然明白了我的意思。    “行吧,你们先查了再说。”    “冯队,还有个事。”我说:“让他们查一下,八点零七分,我办公室的电话时从哪里打进来的。”    冯队看着我怔了下,马上又下了命令。他又把门卫叫了进来,按照门卫的描述联系了交通部门,查找交通监控录像。    “心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出了监控中心,冯队这才问我,“你是不是收到恐吓信了?”    干我们这行,收到恐吓信实属正常。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荒唐,以为哪个人敢给警察写恐吓信。实则不然,我们也会面临很多这种情况,尤其是法医,干的不仅仅是尸检的工作,还有一些伤情鉴定。    这种活就是费力不讨好,不管你多秉公执法,都会有一方骂你不是人,甚至双方都不满意,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    所以就会有些人很可笑的威胁我们,甚至做些过激的行为。    我刚入行那会儿,还被当事人打过,也曾受到过威胁。    “没有。”我摇摇头,“不是恐吓,只是一封信,严格来说,是一份我的家庭成员资料,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顿了下,不等冯队问我,我又说道:“电话也并没有任何恐吓成分,说的也都是资料上的内容。”    “可是你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是吧。”冯队说:“你的直觉一向很准,而且,这个人鬼鬼祟祟,动了我的监控,这很显然,她是有目的的,而且来者不善。她一定还会再联系你。”    “这个我也有感觉。”我说:“不如以逸待劳。”    二十分钟后,技术部门的人来报告,监控影像恢复了,但是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脸,她站的角度,都可以避开了摄像头。    “这个人有反侦查的意识。”我说。    “嗯,还有,打进陆科办公室的电话,是卫星终端,我们追踪到的位置,是渤海湾。”    “在海上?”我惊住了,卫星终端目前只用于两种,一是军用,二是一些探险者,或者是海务之类的产业,比如登珠峰,航海等用。    但是也是有区别的,军用和民用是完全不同的。    “从现在的位置来看,应该是已经靠岸了。”技术人员说:“我现在正在寻找配备船只,从卫星信号来看,是民用。”    冯队皱了皱眉,“估计找到信号源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