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87章孤狼……
    “你的意思是……”    “偷信号。”冯队直接用白话说:“既然是民用,而且船只靠岸,那么很有可能对方通过技术手段强行搭载了将要靠岸的船只的卫星信号。”    “有道理。”冯队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这种情况还真有可能。    果然,技术部门给出的答案,就是对方搭载了一家货轮的卫星信号。    而交通部门的监控,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这个人,手法够干净利落。    “看来还是要请方总队长出面。”冯队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可以理解,作为一个资深的刑警队长,要因为侦察跟别人求助,哪怕对方是自己的领导,也是自觉有损面子。    “先不用了。”我说:“冯队,就像我们刚才说的,现在怎么查也都不会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了,而且对方目前没有任何的行动或者表现出对我,或者我们有威胁的事情。    再者,她是冲着我来的,不如就以不动应万变,我们按兵不动,等着对方主动出击,我相信,她只要是有所行动就会露出马脚。”这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完美无瑕,“不能让对方牵着鼻子走,我们在明,人家在暗,而且现在也不合适投入太多警力。不如先让技术人员加强警戒,暗中盯着,其他的随机应变。”    冯队思索了一会儿,“好吧,我去跟局长报告一下。”    “嗯。”这种事,肯定要告诉局里领导,“我跟你一起去。”    毕竟是因我而起的,我就算不想牵扯单位,现在看来也不行。明知道是被对方摆了一道,但也的接受这个现实。    这事,人家既然找到我单位,还对我们的监控做了手脚,压根就没想过要避讳,我想,今天就算我不说,以后也得说。    跟局长做了汇报,当然,我收到的那份快递资料也得让局长过目一下。我们三个人暂时制定的计划是保密。    不过,这事也肯定瞒不过伊墨了,当然,我也没打算瞒着他。    果不其然,局长还真是够敬业,我刚汇报完没一会儿,伊墨的人就到了。    “你还真够快的,队里没事吗?”我一点也不意外,看到他进门,给他倒了杯水。    一身作训服,脸上还有点灰尘,看样子是直接从训练场来的。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他不答反问,语气里满是责备的关心。    “我在局里,又不会出什么事,再说,这是刑警队的重案组,我们不是也查了吗。”    “你别跟我这打哈哈。”伊墨放下水杯,伸手把我扯进怀里,“你心里应该清楚这事情的严重性。”    “我知道啊,所以我第一时间让冯队调查了。”    “你该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皱了皱眉,知道他是关心我,不想跟他纠缠这个问题,而是推开他,将那份资料拿了过来,“伊墨,我是不是真的有个哥哥?”    我父母的事情,他最了解。    伊墨的目光在那资料上扫了一眼,好半晌,淡淡的说道:“有!”    “真的有!”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还是很吃惊。我咬了咬唇,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消化这个信息,而此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双眼睛,一双我特别熟悉的眼睛,尤其是看我的神情。    “孤狼!”我震惊的看向伊墨,上次军警联合演习,我和欧阳涵被莫特困住,临危之时救我们的那个人。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中一遍一遍出现那个人的身影,耳边全是他的声音。    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的身影很熟悉,尤其是那双眼睛,特别的亲切。    现在想来……    爸爸,那双眼睛和我爸爸的眼睛很像,那看我的眼神,完全和我爸看我的眼神重叠。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被救出来后还想着问伊墨,但是考虑军事机密,也就没问。后来又发生了那么多事,这件事也就一直被我压在了心底。    “心悠~”    “真的是他!”    伊墨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从他叫我的语气,从他的神情中,已经印证了。    “是!”伊墨扯了扯唇角,点头,“孤狼就是你的亲生哥哥。”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你们还隐瞒了我什么?”对于这个未知的哥哥,我从震惊到接受,并没有用很多的时间,甚至只是几分钟。    可能是由于天生的血缘,也可能因为他做着和我父母一样伟大的工作,因为他救过我,因为他也穿着军装。    所以,从心里上,就很容易接受,一点也不排斥。相反,在震惊过后,我更多的是欣喜,就好像被什么把心里亲情的那块空缺填满了。    我对亲情是非常渴望的,而且我一直羡慕别人有个哥哥,现在突然告诉我,我也有,那种心情,我想没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慢慢说。”我说:“为什么我爸妈也没告诉我,又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因为孤狼的工作。”伊墨说。    简短的一句话,让我身子一震。是了,因为他的工作特殊,就像我爸爸,我也是一直到他离开这个世界,才知道原来我的亲生父亲是他。    “可是……”我心里还是有很多的话想问,但是到嘴边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伊墨叹了口气,走到我身边,双臂拥我入怀,“当年,爸妈也是为了工作。你和孤狼是双胞胎,但是出生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具体的情况,现在不方便说,你能理解吗?”    我虽然很想马上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伊墨这么说,我自然知道规矩,也知道轻重。点点头,“理解,可是孤狼是知道我的对吧。”不然在莫特那里,他不会用那种眼神看我。    “嗯!”    “他现在好吗,我们什么时候能见面?”其实这种话不该问,但我还是忍不住。    “他现在很好,等任务结束了,我就安排你们兄妹见面。”伊墨说:“本来,也是打算这次任务结束,让你们兄妹相认的,这也是我答应爸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