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88章你们都出去
    爸爸临终前,只有他在身边,最后一个见的人也是他。我想,一定也留了很多叮嘱给他。    我现在并不纠结突然多出来个哥哥,也不纠结什么时候能见面相认,因为,没有那个时间给我做小女儿家的多愁善感。我意识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哥哥的事情连我都不知道,可见保密工作做的多好,能够知道的人也一定少之又少,这应该是核心机密。    可是,这个秘密,怎么就流了出来。    想着,我抓着伊墨的手有点紧张的问道:“他会不会有危险?”毕竟太突然了,让我叫哥哥,我还叫不出口。    伊墨明白我的意思,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吧,我不会让爸爸的事情再重演。”    听他这么胸有成竹的一说,我稍稍放了点心,他应该是做了防备。伊墨这个人,从来不说空话,他要是没把握,不会这么说。    可是,到底这件事悬在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还是有些担忧。人就是这样,不知道就算了,一旦知道,哪怕这个人你从未谋面,也会本能的将他纳入自己的世界。    伊墨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亲了亲我的额头,“心悠,相信我!”    我怔了下,点点头。    “伊墨~”我低唤一声,“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再也受不了那种亲人离世的痛苦。    我太渴望亲情了,可是,当我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时候,却是和父亲阴阳两隔,他都没有来得及听我叫一声“爸爸”,所以,对于这个哥哥,我不想再有任何的遗憾。    “我知道。”伊墨轻抚我的后背,“别担心,交给我。还有,如果那个人再找你,一定要告诉我,知不知道。”    说着他稍微推开我一点,让我和他正视。    我点点头,“好!”    “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冲动,也别擅自行动。”伊墨不放心的又叮嘱道:“你只要记住一点,天塌下来,有你老公我顶着呢。”    这样的叮嘱,无疑是最让人无法抗拒的温柔。    其实再强的女人,都无法抹去天生的脆弱,尤其是当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当他给你依靠的肩膀,告诉你凡事有他。那种安全感,依赖感,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也是最让人安心的。    我看着他,伸出双手缠上他的脖子,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的印下了一个吻。    原本也只是想蜻蜓点水,却没想到,刚要退开,后腰就被他的大手扣住,紧紧的贴向他,双唇也贴的更紧。    “伊墨!”此时的我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这是在玩火。    “别动!”他的唇一张一合,瞬间,一股酥麻从我的唇上传遍全身。    “我……”    “不想让你不想的事情发生,就安静点。”他威胁性十足的轻声说道:“让我抱一会儿。”    我咬了下唇,听话的偎在他的怀抱,真的一动都不敢动。    “心悠!”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我,“我会在婚礼前夕,结束这一切。”    “嗯?”我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虽然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但是婚礼只有一次,我想,你会愿意让孤狼送嫁,代替父母,郑重的把你交给我。”    我张了张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但确实曾经遗憾没有娘家人可以送嫁。没想到,伊墨心这么细,会为我考虑的如此周到。    说不感动是假的,我鼻子一酸,眼中含泪,掩饰的捶了下他的胸膛。    他勾唇一笑,大手将我的拳头包裹住,“我说过的,会尽我我能,给你所有想要的。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我怎么能让你留遗憾。”    “讨厌!”我眼含热泪的笑了。    “我叶铭澈,一生就只娶这一次老婆,怎么能将就。”    “哦,听你这意思,是觉得委屈吗?”我故意矫情道:“难道你还想娶第二次?”    “不敢。”他抓着我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余生有你,足矣!”    我抿唇一笑,将头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就像从云霄之外传来的鼓声,透过耳膜,震动着我的心弦。    “姑娘,你嫁给我是你的劫数,是我的福气。”    “我愿意。”我没有跟他争是劫数还是福气,因为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都愿意一辈子跟他在一起。    未来的日子,我们会有很多的风风雨雨,但我已经做好陪他风雨同舟的准备,哪怕,万劫不复。    因为这个快递风波,伊墨又跟我们局长密谈了一会儿,我没有去问他们说了什么或者有什么对策。只知道,我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从今以后,我会被军警双方暗中保护起来。    这算是享受了当事人的待遇吗,我自嘲的笑笑。作为一个警察,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被以当事人的身份保护起来。    脑海中,不断想起蒋勇山跟我说的话,或许,这个人,就是他说的那个要害我的人。    不过,我心里并不觉得怎么样,我不害怕,反而很淡然。    晚上,伊墨按照约定,带着我去试了婚服。    我知道,伊墨定制的婚服不会差,可是当我看到两个店员一左一右扯着婚服的衣袖,还有一个店员在后面,双手捧着拖尾,将婚服立体平铺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惊呆了。    大红色的传统的嫁衣,滑腻的丝绸,飘逸的轻纱,精致的苏绣,绣着象征着吉祥的,金色的凤舞九天。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穿着这样的嫁衣出嫁。    “喜欢吗?”伊墨从背后圈住我的腰,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轻声问。    我点点头,“喜欢。”    “去试试。”他说,牵起我的手朝着更衣室走去。    身后,三个店员小心翼翼的捧着嫁衣跟了进来。其中一个过来就要帮我脱衣服,手还没碰到我的扣子,只听伊墨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出去!”    三个店员,包括我在内都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只见他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