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93章你居家的样子很可爱
    房门时虚掩的,我从缝隙往里看,特别凌乱。心里记挂着我妈留下的,还有小诺的那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都忘了职业原则了,抬脚就要往里冲。伊墨一把拉住我,捂着我的嘴,做了个嘘的动作。“里面有东西。”我焦急的。“你这样冒冒失失的进去太危险,自己还是个警察呢。”他说:“你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诶~”“听话。”他说完松开我,自己推门走了进去。久没住人,这个时候也时夜幕将至,室内有些昏暗。伊墨没有开灯,走了两步,四下看了眼,拿出电话,“天泽,过来心悠的旧家,被盗了。”然后转身出来,走到我面前,“等一会儿,让天泽她们看一眼再说。”我点点头,此刻已经头脑清醒,当然知道保护现场的重要。虽然说这件事未必会怎么样,而且我和伊墨也能够勘察现场,但是也得走这个程序,这是规矩。没过多久,方天泽带着人来了,还没到跟前就冲伊墨打趣道:“太子爷,您真是爷,这个时间了,找我们特案组给你办盗窃案。”“少废话。”伊墨凉凉的说,指了下屋里,“动作快点。”方天泽无奈又认栽的摇摇头,“遵命!”然后就指挥着他带来的人进去勘察现场,不过特案组的人动作就是快,也就是二三十分钟吧,就弄完了。“行了,我带着人先撤了,你和太子妃进去看看,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方天泽逗趣的看了我一眼,这一声太子妃,叫的我真想给他一个大白眼。可是想到人家下班时间带着人过来,也就算了。他们走后,我们俩才进屋。客厅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卧室的门爷开着,里面也是惨不忍睹。我皱着眉,很懊恼的冲了进去。我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放在卧室的柜子里,蹲在地上就一顿翻找。“心悠,别着急。”伊墨在我身边蹲下,脸se铁青,“看看少了什么?”我叹了口气,一边翻找一边说道:“妈妈留给我的东西,小诺从小到大的记忆,都在这。”有些自己买的首饰,我喜欢一些钻饰,太贵的没有,但是j千块的也不少。希望这小偷是个纯盗窃的,把这个拿走了也算还好,只希望他千万别动我妈和小诺的东西。对我来说,那些承载记忆的,才是最珍贵的。伊墨不说话,默默的在一旁收拾,这样才让凌乱的现场能够条理清楚,我才能更准确的知道都少了什么。“这不正常。”好半天,当我盘点了家里的东西后,声音发颤的说。“丢了什么?”伊墨看出我的不对劲,紧张的问道。“小诺的照p,还有一点h金首饰。”可是那j个h金首饰都不太值钱。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个贼,果然是伪造的盗窃现场,真正的目的不是偷窃。“儿子的照p?!”伊墨的脸se变得更难看了,他也意识到了这个所谓的“偷窃”的重要x “嗯,儿子有一本单独的影集,记录了他成长的每一个阶段。”我说着又翻找了一下,希望是我忽略了,可是真的没有。“真的没了。”我说:“那些照p虽然都有底p,但重点是他为什么要拿走孩子的照p,到底什么目的……”我越说情绪越失控,只要是碰到小诺的问题,我就没法淡定。尤其是他经过这次昏迷以后,我特别害怕他再出什么事,我已经受不了了。“心悠,心悠。”伊墨急忙抱住我,“冷静点,没事,没事的,j给我,我来办,一定把这个贼找到。”“伊墨,小诺不能再出事了。”我哽咽着抓着他的胳膊,指尖嵌进他的r里都没察觉,“他太小了,他是无辜的。”我和伊墨,不管是谁的工作引来的麻烦,我都能够接受,也绝不会退缩,但唯独不要牵扯上孩子。他不应该承受这些,不应该……“我明白,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他轻抚着我的后背,安抚着,“相信我,我不会让儿子再出事。”他坚定的语气,让我的情绪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你躺一会儿。”他半抱着我起身,扶着我坐到床上,“我收拾一下,你想吃什么,我叫人送来。”他看了眼一p狼藉的屋里,“收拾完,回去可能要晚点。”“今晚就在这睡吧。”我扯了下他的衣袖,“叫外卖对付吃一点就行,别让勤务兵来回折腾了。”我说:“也没什么胃口。”伊墨挑了下眉,“那你先睡会儿。”“伊墨!”他转身的瞬间,我猛地从身后抱住他,伊墨扭头看我,“怎么了?”“抱抱我。”我说,没来由的脆弱。“好!”他叹了口气,转身,将床铺弄好。扶着我躺上去,自己则半靠在床头上,一只手放在我的头下让我枕着,一只手搭在我的腰间。一下一下,缓慢的轻拍着,“月光,照在,雨后的海港,微风,拂过,年轻的脸庞,一只海鸥,落在甲板上,眺望远方的神情,就像你一样不声不响……”他轻声的唱着歌,这是我没想到的,但不可否认的,这样的歌声,在此时此刻,舒缓了我的神经,让我彻底的放松下来。渐渐的,我睡着了。也许这就是他的力量,若是放在从前,遇到这种事我事无论如何不可能睡着的。可是因为有他,因为在他的怀抱里,听着他的声音,我的不安渐渐消失。我是被一阵饭菜的香气勾的肚子咕咕叫醒的,揉了揉眼睛,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旧家,不是在锦园,也才想起家里被盗的事情。“伊墨!”我起身下床,房间里已经收拾的十分整洁,g净。客厅里不见他,但桌子上,放了三个菜,都是我ai吃的。厨房里传来隐约的声响,我走过去,见他挺拔的背影,正在灶台前忙碌着。一举一动,都那么娴熟。挽着的衬衫袖子,露出一截麦se的小臂,坚实有力。他下厨的样子我不是第一次看,但每一次看,都觉得特别好看,以至于迟迟无法转移视线。g脆,就侧身靠在门槛上。“我有没有说过,你居家的样子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