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298章连环自杀,有古怪
    “也好!”欧阳涵点点头,神情有些黯然。    我扯了扯唇角,安慰的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急匆匆的跑到街对面,拨开围观的人群,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躺在地上,双腿蜷着,从姿势上判断,应该原本是盘腿坐在地上的,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支撑不住又倒在了地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顺着自己的胸口流淌下来,晕染的身下地面都是。    只是那匕首的周围的皮肉,都有点烂了,明显不是扎了一刀,而是好几刀。    大家都窃窃私语,但是没人敢上前。    我走到男人身前,蹲下身,探了下鼻息和颈脉搏,心里一凉,人已经死了。    这时候,接到报警的管辖派出所已经来了人,见到我还以为我是破坏现场,差点把我带走。还是出示了证件,这才了事。    “原来是陆科长,真是对不起。”带队的警员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歉。    “没事,你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我就是在对面喝下午茶,正好碰到就过来看看。”我说:“什么情况?”刚才看到他们一到就有人询问围观者了。    “自杀。”带队的警员说:“有目击者,说是看到这个男人晃晃悠悠的嘴里还念念有词,估计是喝多了,走到这突然就坐下来,从兜里掏出匕首就往自己心口上扎。”    我一边听一边看着那具尸体,从下刀的方向和位置,也的确是符合自杀的情况。“那就例行检查一下吧……”我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局里打来的。    “陆科长,有案子,局长让我们马上去现场。”电话那头是林睿。    “什么情况?”我说:“位置。”    “江阳艺校,一女生剜心自杀。”    “剜心自杀?!”我皱了皱眉,下意识的看了眼地上躺着的那具男尸,没来由的,脚底升起一股凉意。    “陆科,陆科……”    “哦,我马上到。”    电话那头的林睿叫了我好几声,我这才回过神,挂了电话,跑回黑天鹅,“涵姐,我不能陪你了,我得出现场。”    说着叫来服务员买单,欧阳涵跟我抢着不让,我给拒绝了,“你一会儿……”    “我没事,你赶紧去吧,我带司机出来的,一会儿给他打电话过来接我就行了。”    “那我就先走了。”我说:“回头联系,别多想了,他们都会平安回来的。”    “嗯,你注意安全。”    匆匆离开黑天鹅,我直接去了案发现场的学校。    林睿和田萌萌比我先到一步,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虽然是放暑假了,但是很多学生还都没回家,有些是勤工俭学,就住在学校宿舍,有的是实习。所以现场周围还是有很多人围观,这些学生都是二十来岁,一个个也都吓的不轻。    “陆科!”林睿最先看到我,从警戒线里迎了出来,“现场在三楼,死者叫杨月,大二。”    “杨月?”我嘟囔着重复了一遍,“怎么这么耳熟。”    “哦,她就是最近刚刚出道的那个网剧女演员,最近很火的一部网剧里的女一号。”林睿解释道。    “怪不得,我想起来了。”原来是公众人物,不过我在意的不是这些,“说说吧,你都了解到什么情况了?”    如果是单一的自杀案,局里绝对不会让我们上的,就算是公众人物怕社会影响也轮不到我们,之所以让我们来,就绝对不会是简单的自杀,这里肯定有蹊跷。    想到这,我又想起了刚刚在黑天鹅对面的那个自杀的男人。    “陆科就是陆科。”林睿毫不掩饰的拍马屁,凑近我的耳朵,悄声道:“杨月的经纪公司和校方都觉得她的死不正常,怀疑是谋杀。”    “有证据吗?”我问,冲他伸出手,他很默契的将手套递给我,“还没有,不过据目击者称,杨月死的的确很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我撩起警戒带走进去,一边上楼一边问。    “她吧,住的是四人间,但是已经签约的她大多数不住学校了,虽然照常回来上课,但一般的时候下课就走。    和她同宿舍的一个女生跟我们说,这两天她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搬回宿舍住了,本来还以为是空档期,回学校放松来的,谁知道她回来后就精神恍惚的,还总说些胡话。”    “胡话?都说了什么?”    “就说什么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还有以心换心之类的。”林睿说:“我也没听太多,那女孩正录口供呢。”    我点点头,说着话两个人已经进了三楼的现场。    死者杨月躺在地板上,双腿蜷缩,一把水果刀扎在心口上,周围全是血。    这画面,这死法,更刚刚我在马路上看到的那个男人如出一辙。    我惊了下,暗叫不好,凭我的经验和直觉,这不仅是一起命案,恐怕还是个连环命案。    “陆科!”田萌萌正蹲在地上进行尸表检查,看到我进来打招呼。    “怎么样?”我问,目光在宿舍里转了一圈,这宿舍整洁有序,看得出几个住宿的女孩都很干净利落。    “死亡时间,两小时之内,从尸表情况看,是自杀。”    我蹲下身,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杨月,死者的脸上,带着一种笑容。其他的,看不出什么异样,暂时尸表检查也没有别的。    “叫人把尸体运回去,进行解剖。”    我说,站起身拿出电话,打给了局长,“局长,我有件事需要您的批示。”    “什么事?”那头,局长问道。    我咬了咬唇,“局长,我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回头我再跟您解释,您现在能不能先下令,让黑天鹅那边管辖派出所把刚刚发生的那起自杀的男尸送过来。”    “什么自杀案男尸?”局长被我几句话弄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也来不及解释太多,因为一旦判定自杀,就通知家属认领尸体了,便长话短说:“我刚刚再黑天鹅那边的街道看到一起自杀案,我怀疑跟我们现在查的这个大学生自杀案有关联,具体情况我回去跟你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