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02章莫名其妙的纸条
    梁川拧了下眉,走过来看了眼我手中的数据,也不解的沉思起来。

    “到底是什么原因,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没察觉到的。”

    我抿了抿唇,虽然我们坚信这是案件,可是眼下的这些证据都不是直接证据,不能证明这两起案子就是案件。

    “或许,我们应该跟冯队他们交流下。”梁川知道我的心思,“看看他们都调查到什么线索。”

    “不行。”我咬了咬牙,“我再从头顺一下。”说着拿起尸检报告,一份一份挨个看起来。

    梁川见我这样执拗,也帮忙看了起来。

    报告单和尸体相比对,一处一处,都没什么问题,但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梁川也在一边劝我,我的心情十分沮丧,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血液检查报告的那一句话,不,具体说应该是两个字,吸引了我的目光。

    “疑似海洛因,为什么是疑似?”我仿佛看到了一抹曙光,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由,就是一种直觉,这会是一个突破点。

    “田萌萌。”我朝着外面一边走一边喊,“检验科的人还在吗?”

    “在的。”田萌萌一脸蒙圈的从办公室那边跑过来,“怎么了陆科。”

    “没事,我自己过去一趟。”我拍了下她的肩膀,跑向检验科,值班的人还在,我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了,直接就问,“这个疑似海洛因是什么意思?”

    检验员看了一眼,“哦,是这样陆科,你们送来的血液样本里,最初的化验的确以为是海洛因,可是又发现有可能不是,而是一种跟毒品海洛因很相似的药物,当然,也可能是市场上现在进入了新型的毒品,可是这成分多了一样东西,你不来,我也正要过去找你呢,时间紧,刚才的报告只是初检,我又做了更深层的检测,发现,血液里含有一种致幻的药物,可以麻痹神经……”

    “我知道了。”拿着检验员给的报告,我回到解剖室,“这下可以判定是他杀了。”

    梁川朝我投来询问的目光,我说:“第一,我们之发现了两名死者后脖颈的针眼,还不是普通的针眼,可以确定所谓毒品是从那里进入体内。第二,检验科给出的最新报告,血液里所含药物并非是毒品海洛因,至少是参杂了一种致幻的药物。而且两个死者的血液检验报告完全一致。”

    梁川点点头,看了眼墙上的挂表,“还有不到四个小时,你睡一会儿吧。”

    “你也是,累了一晚上,辛苦了。”我说,还有不到四个小时,局里就到了上班时间,我也要跟局长汇报,还要跟冯队他们讨论案情。

    换了衣服,收拾了一下,田萌萌已经趴在座位上睡着了,一旁,林睿拿了衣服正在往她身上盖。

    这一幕,好温馨,也看得我好生羡慕。

    不由得想起以往伊墨在得时候,他也会在我睡着的时候给我披上衣服或者盖上被子,在我加班的时候,他会跑过来拉着我去吃饭……

    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怎么样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瘫坐在沙发里,真的有点累了,可是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忙着的时候,没感觉,闲下来,脑子里全都是伊墨的身影,根本不受控制。

    没办法,我找出耳机,手机里,一直都保存着他当初给我唱的歌。

    “还好,有你的歌声,陪着我。”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这时候的我,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悄悄降临,更没有想到,这个案子,会让我痛不欲生,甚至差一点死掉。

    也没有想过,会让我和伊墨……

    专案组的会议室里,局长一早就在等了,冯队和侦察员们也将一晚上所获得的信息整理好。

    经过他们的调查,两名死者的工作交际圈无交集,但是都曾去过两个地方,一个是位于酒吧一条街的叫凯悦的酒吧,还有一个地方是一家洗浴中心,和凯悦是一个公司的。而且这两个人都没有吸毒史,也没有自杀的动机。

    种种的迹象表明,系他杀无疑,可是到底是怎么样的手法,让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还能做成自杀的样子。

    紧张的调查开始了,而同一时间,也不知道哪里走漏了消息,网上已经疯传开两名死者不是自杀的消息,而且众说纷纭,猜测的五花八门。甚至有说是什么冤魂索命,什么替死鬼之类的迷信谣言。更甚至,有人说是某些药品参杂了害人的成分,导致一些药厂也跟着受牵连,弄得是人心惶惶。

    上级大发雷霆,局长也被好一顿训斥,可这件事,我们的确无辜,知道的人就这么几个,谁也没有向外透露半分。

    那些记者也跟着凑热闹,局门口都被堵得水泄不通,搞得我们出入都成了困难。

    局长没办法,跟上级跟群众立了军令状,一定会破案给大家一个交代,当然,我们也都跟着立了这个军令状,而且是限期半个月。

    我们心里都清楚,这个案子到现在,不只是两条人命这么简单了,必然要牵扯出一个黑暗的勾当,就是那个注射在死者体内的不知名的药物。

    我让检验科深入化验过,这种药物目前市场上并没有,也绝对不会允许生产的,其成分十分特殊。

    我自嘲的笑了,好像这一年我接触的案子,不少都跟药物有关。当初和伊墨的相识,也是因为陆氏在研制害人的药物。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所关联?

    而我,又想起了多日前,思宁在我家提起的那个学生自杀的事情,也是江阳艺校的,现在想来,也是疑点重重,会不会,跟这两起自杀案也有关系?

    尸检已经结束,其他的侦察取证冯队他们来做,我正好,给思宁打了个电话,约她吃午饭,让她叫上她那个室友了解一下情况。

    餐厅就约在了学校附近,听思宁说,她那个室友在假期实习,单位就在学校不远。

    我比他们俩早到了一会儿,先点了东西,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张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