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16章啊……疼
    “对,盗窃的和连环自杀案的幕后凶手是一伙的,至少是有关联的。”我说:“现在我不知道你们查凯悦查的怎么样了,但是从盗窃案入手也未尝不是一条路。”    “你说的我明白了。”冯队点点头,“多一条线索是好事,可以双管齐下,总会有漏出破绽的地方。”他说:“你和孩子,要注意,这等于是威胁。”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说。    “先把这三张照片拿去检验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冯队说着将照片又递还给我。    “好,我知道。”这三张照片在家走的时候我用物证袋装上了,昨晚去凯悦酒吧的时候,带了几个物证袋,以防发现什么。没想到昨晚没用,今天倒是用上了。    经过检验,照片上并没有留下指纹或者是什么有价值的痕迹,这点让我很沮丧。    靠坐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这三张照片,头绪有点乱乱的。    怎么可能就一点痕迹都没有,对方的反侦查意识居然这么强。这个案子,先不说背后牵扯的阴谋,就单单说表面上这两个死者,社会上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各种猜测不断。    如果再找不到有利的线索,这么拖下去,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吃点东西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冯队拿了两盒盒饭过来,将其中一盒递给我。    “谢谢!”我接过盒饭,打开了,却只是用筷子杵着没有动。    片刻后,冯队终于无奈的放下筷子,抬头看我,“心悠,破案也不是急的事,你应该知道,越急越乱越找不到头绪,我看你这几天事破案心切,导致思维都不灵光了。    不如出去逛逛,散散心,安静下来,思路也许就清晰了。”    冯队对我从来都是这样和蔼,以前也一样,遇到难题了他也会开导我。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不通。”我说:“我不是在跟自己较劲,你说,这幕后的凶手到底是什么目的,至今为止,我们看似查到了些线索,可其实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心悠,你最担忧的恐怕是以为凶手是冲着你来的吧。”冯队一语中的,不错,这才是我心里最怕的。    如果凶手是冲着我来的,那么这些死者都是因为我而受连累,无辜的人为我而死,叫我怎么能心安。    “你的想法我明白,可你要知道,别说这幕后的凶手未必是冲着你来的,就算是冲着你来的,为什么冲着你来,跟你较量?”冯队说:“单纯你个人而言,有什么值得让凶手,这么大费周章的搞出这么多条人命跟你较量?我们打个比方,就算他赢了,他能得到什么?    再者,经过调查,你也知道,这案子不单单只是人命这么简单,背后牵扯的阴谋是要为害国家和百姓的利益,你还觉得是因为你吗?”    “冯队,我……”    “心悠,你如果纠结这个就正好是中了凶手的计了。或许凶手是有针对你意思,但那是因为你坐在今天这个位置上,查办此案。如果今天你不坐在这个位置上,我敢说,凶手绝不会针对你做任何事情。    换了其他人,他也会针对。”顿了下,冯队的语气变得缓和些,“你知道犯罪心理学,任何凶手的针对目标都是对他来说有利的,现在这样混淆你的视听,扰乱你的思路,焉知不是在为他们自己争取时间。    不只是你,我们所有人,都不能上了对手的当,该怎么查就怎么查,绝对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冯队的一番话,让我幡然醒悟,我好像的确是走错了路,差一点就中了对手的计了。    抿了下唇,“冯队,我知道了,谢谢你!”    “嗯。”冯队笑笑,再次郑重的提醒道:“你一向聪明,记住,不是因为你是陆心悠凶手才针对你,而是因为你陆心悠挡了他的路,他才针对你。”    “放心吧。”我微微一笑。    “行了,快吃饭吧。”冯队重又拿起筷子,比划了一下。    这一番谈话,让我的思绪也豁然开朗。冯队说的不错,我是太过紧张了,也是因为看到了对方寄来的小诺的照片,这些都造成了我的理智不清。    饭后,我没有继续窝在办公室,而是打车去了附近的河边。戴着耳机,听着伊墨唱的歌,坐在河边的长椅上。    记不清有多久没这样放松过了,天气虽然热,但这处有树木遮挡,背着荫凉,加上轻风吹过来的水汽,还算不错。    不禁有些怅然,这样的午后,若有伊墨在身边,该多好。想着,忍不住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身侧,空空如也。    不禁自嘲的摇摇头,“陆心悠啊陆心悠,你是真的没救了。”    起身,沿着河边慢慢的散步,眺望着远处的青山,最近总是盯着尸体,也该缓解下眼疲劳,看些美好的事物。    这条河,曾经在古代的帝王时期,是通往宫廷内院的,河里还种植了荷花。岸边有些酒吧,咖啡馆和餐厅。    是很多人悠闲散步,情侣约会的好地方。其实夜晚河边的灯火通明才最漂亮,但这样的午后,人也不少。    “哎呀~呜呜~”    突然,前方的不远处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我循声看过去,见已经有好几个人朝着那方跑去。    原来是一个孩子摔倒了。    “你这孩子,告诉你不让你跑,让你慢点,就是不听话,摔跤了吧。”其中,一个中年女人一边心疼的责备,一边将跌坐在地上大哭的孩子扶起来。不用猜,应该是孩子的妈妈。    “啊,疼!”    本就哭的不成样子的孩子,突然大喊了一声,这一声让孩子的妈妈吓了一跳。    我也朝那边走过去,还没到跟前就见有路人惊呼道:“血,孩子可能脚踝摔坏了。”    这话一出口,好几个人都上前帮忙。    我也加快了脚步,拨开人群这一看,孩子的小腿一条口子,正在流血,脚踝处也红肿的老高。    “应该是摔倒的时候正好碰到灯柱上了。”有人指了下孩子身旁的那个路灯柱子。    我看了一眼,还真是,转而看着孩子的妈妈,“让我看一下孩子的伤。”    那孩子的妈妈急得不行,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听我这么一说,有点忐忑得把孩子抱在怀里,用手托着他受伤的那条腿给我。    我按了下脚踝,又查看了下伤口,“送医院吧,应该是骨裂。”    “骨裂?”孩子的妈妈瞪大眼睛看着我,我忙安抚道:“没事,不严重,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好养养。小孩子磕碰难免,而且很容易愈合,别担心。”这孩子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这种骨裂其实大人看住了,养养就完全没问题了。    我说这已经拿出电话帮忙叫了车,直接送去附近的医院。    “谢谢,谢谢。”孩子的妈妈连连道谢,我帮着抱起孩子,送进车里。又告诉她一会下车该怎么抱合适,才能避免碰到孩子,让孩子舒服些。    目送他们离开,我重又往前方慢慢走去。身后,只听有人小声道:“发个朋友圈,河边偶遇,好人好事,上图一张……”    不禁摇头,现在的人啊,看见什么都喜欢发个朋友圈,这……等等,我猛地转身,看着身后正举着手机对我拍照的女生。    那女生应该是附近的大学生,本来兴致高昂的,看见我忽然转身也愣住了。    我们俩互相对视了足足有三秒钟,那女生结结巴巴的说:“那个,姐姐,我,你这助人为乐,我就是想拍张照片宣扬一下,没别的意思,这也是传播正能量嘛,你要是不愿意,我马上就删掉。”    说着就按动手机,我一个箭步窜过去,抓着她的手,“你刚才说,发朋友圈,拍照片?”    “是,是啊。”女生看着我的眼神有点慌乱。    我皱了皱眉,“我有那么可怕吗?”    “不,可怕。”女生摇头,扯出一个微笑,可那笑比哭还难看。    我咬了咬唇,或许是刚才真的太激动了,把这女生给吓到了。    放开她,别扭的说了句,“对不起。”转身朝着路边跑去,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局里。    “冯队。”一进门我就跑去找冯队,他正在跟几个侦察员说案情,看见我,愣了下,“不是让你出去散心吗,怎么这么快就跑回来了。”    “我想到了。”我说,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我是从大门口一路跑上来的。    “你坐下喘口气再说。”冯队指了下一旁的椅子,“这么风风火火的。”    我听话的坐下,喘了一会儿,说道:“冯队,那三张照片,那三张照片能找到线索。”    刚刚那个女生的话,提醒了我。对方寄了三张照片,先把小诺的放在一边不说,杨月和马荣山的可都是自杀现场。    冯队和几个侦察员看着我,有点不明所以。    我拧了拧眉,转身又跑去把两个死者的照片拿了过来,放在讨论案情的白板上。    指着照片说道:“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