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18章秘密,你不能进去!
    我低头笑笑,这样称赞伊墨的话,我不是第一次听,但是每听一次的感觉都不一样。

    他,的确是个传奇!

    国际上,对我们华夏的新一代的军人中,有个说法,一个武神上官,一个神话阎王。说的是上官瑞和伊墨。

    他们两个,都是年幼从军,而且立过赫赫战功的人,军中威望甚高,也都曾多少次的走在生死线上,又是至情至性的人。哪怕有我和宋琬琰的牵绊,却谁都没想过要退居二线。

    他们愿意用命护我们周全,却不会因为我们从此不上战场。

    冯队说的对,但凡是上过战场的人,谁都不想下来,哪怕每个人都害怕那种血腥的场面。不管是有硝烟的,还是没有硝烟的,都少不了牺牲。

    我曾记得伊墨在一次对官兵的讲话时候说:我们就是要代替祖国和人民面对血雨腥风。

    但是,请记住,你不是为了什么百姓的安宁上战场,是因为,在战场之上,才有你的追求,才体现你人生的价值。

    我记得那时候我对他的这些话还有误解,觉得这话说的有点矛盾。后来想想,这句话的解读该是这样的。

    就是把自我价值的体现融入到这份工作,这个身份,因此,先为己后为人。所以,这为自己就是为人民。

    这是比任何的为人民服务都更深入的概念啊,分明是深入骨髓,刻入灵魂。

    冯队没有再追问我开会的时候欲言又止的是什么,只是告诉我,他又派了一组人去查我旧家的盗窃案,当时是方天泽他们特案组的人出的现场,他亲自找方天泽将那些资料要了过来。

    这一晚,我没有回家,而是留在了局里。

    以防同事们有需要我技术支持的地方,也因为心里的那份不安。

    做我们这行,一旦出现这种心绪不宁的时候,大多都是有事要发生。

    为了派遣这种思绪,我尽量让自己忙碌起来,找来了一些专业资料看。

    晚上九点多,一组的人先回来了,我一听到声音,急忙跑了出去,紧跟着进了会议室。

    组长小陈直接进入了主题,“我们按照陆科长画的范围,进行了细致的搜索,在就宿舍楼的二楼,207房间,发现了有人停留过的痕迹,但是,没有提取到完整的脚印,也没有找到凶手的任何其他痕迹,但是,我们发现了这个。”

    小陈打了个手势,一个侦察员将几张照片和一个物证袋拿了出来。

    “这是我们在旧宿舍楼的二楼楼梯口发现的,不知道是什么花,但是,看这新鲜的程度,出现在废弃的宿舍楼里,这很不正常。”小陈说。

    我看了眼那半枯萎的花瓣,并不是全朵,但花瓣很完整,再结合他们拍回来的照片看,应该是掉落的。

    “紫色。”我嘟囔了一句,仔细的拿着那几片花瓣看着。

    “这花还挺好看的。”一个侦查员说:“没准是我们大惊小怪了,那是艺校,女孩子多,养些花花草草的不足为奇。”

    “不对。”我说:“养花正常,但是为什么要拿着花去废弃的宿舍楼?而且,这花瓣,好像?”

    “心悠,你想到什么了吗?”冯队看我问道:“这花有什么问题?”

    我偏头看了他一眼,“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说着朝我的实验室跑去,一进门将花瓣放在显微镜下,这一看,果然!

    我有一瞬间的愣怔,再次返回会议室,冯队他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朝着我投过来。

    我扯了扯唇,“是颠茄!”

    “颠茄?”大家看着我问,眼神中有些不解。

    “对,这朵花虽然残缺不全,但是花瓣后背的方向我就已经怀疑是颠茄了,虽然并没有看到花蕊,但是其中一片花瓣上微微的一点黄,让我几乎确认,但为了保证准确,我刚刚已经用显微镜查看了,确定就是颠茄无疑。”

    “这种花,不是可以药用,有止痛的效果,好像对治疗胃痉挛什么的挺管用。”小陈说。

    “不错,可是,很多植物的药性和毒性都是共存的,要看怎么用了。”我说:“颠茄是西半球最毒的植物之一,别名,美女草,别拉多纳草,喜欢温暖湿润的气候,现在,我国全国各地均有分布,并不是多么罕见,

    目前药用作用于治疗肠胃痉挛症的抑制和缓解,也能够抑制瞳孔的括约肌及眼部一些问题的调节和麻痹,还有抗胆碱等作用。

    但是,颠茄也有致命的毒素,而且花茎越高毒性越强,而且由于花朵的冠状加上果实是甜的,很多地区的人会误食导致死亡。

    颠茄的毒素是可以影向中枢神经系统,麻痹神经末梢,引起人的视力模糊,头痛,思维混乱等。”

    “所以,陆科的意思是,这颠茄是用来害人的?!”小陈说:“杨月是江阳艺校的学生,她的死状也是被人蛊惑了一样,麻木,神情呆滞……这么说都跟颠茄有关。”

    “不错,但,我的意思是,这颠茄的出现并不寻常,我有个大胆的猜测。”顿了下,我看向冯队,“在江阳学校,恐怕还有更多的颠茄存在,或者说,根本隐藏着一个黑暗制药厂。”

    颠茄毒性虽强,现在很多人也都不无知,现在人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尤其是都市里的人,是不会随便吃不明东西的。而且如果是跟杨月和马荣山的死有关的话,那一定是经过提炼和加工的,再加上那晚我夜探凯悦酒吧,以及纳硕给我的信息,我想,或许,他们把药厂建在了江阳学校。

    冯队眯了眯眼,“我去申请搜查令,小陈,通知所有人,休假的全部取消,紧急召回,准备出发。”

    “是!”大家全都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斗志昂扬。

    “冯队。”我叫住他,“配备装备吧,我担心,对方手里有武器,还有,防毒面具。”

    这么一个暗中药厂,又是生产害人的东西,根据经验,一般都藏有武器。而姚庆凯这个人,原本就涉黑,只是国家近两年打击严重,倒是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可那样的人,怎么会真的消停。

    更何况,对于幕后的那条大鱼,权力到底大到什么程度,还不得而知。

    “知道了。”

    大家领命后纷纷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而今天原本休息的人也没用多久全都回来了。林睿和田萌萌两个人是一起进来的,而且,一进门的时候林睿的手还牵着田萌萌的。

    正好被我看见,这俩人还不好意思了,马上就分了开。

    “陆科!”

    两个人异口同声,我扯出一个微笑,“真的谈恋爱了,是好事,用不着藏着掖着,大家都为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陆科,不是你想的那样。”田萌萌有点害羞的咬了咬唇。

    我扯了下唇角,“我想什么了?我没想什么。”说着看向林睿,“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啊,你小子,咱们刑警队就这么一朵花,可千万别让别人给惦记走了,加把劲,争取早日名正言顺。”

    “诶,一定!”林睿高兴的应了声。

    “陆科,你们俩……”

    “行了,这谈情说爱的事我也帮不上忙,也放在工作之余你们俩自己解决去,回头别忘了请大家吃饭就行。现在,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走。”

    看田萌萌又羞又急的样子,我也不打算再逗了,而且,这替他们开心是一回事,主要是这么晚了紧急召回,林睿还好,田萌萌毕竟经验不足,怕她心里紧张,就顺便调侃一下,让她放松下心情。

    重要的是,我觉得,今晚,我们有一场硬仗要打。

    另一方面,王元带领的第二小组也传回了消息,他们从监控录像中找到了那个在现场拍照的人所乘车辆,并且,成功跟踪。还发现了一辆可疑的货车,而根据他们所说的路线,正是驶往江阳艺校。

    这深更半夜的,货车去艺校,更加坚定了我的猜测。

    冯队很快拿到了搜查令,我们趁着夜色,并没有开警笛,直奔江阳艺校。

    幸好,现在还没有开学,有个别留校的学生影响不大。

    江阳艺校的条件还是不错的,教职工都有家属楼,就在学校旁边。我们分为两队,其中一队去找相关的校领导调查情况,一队人进入学校搜查。

    我跟着小陈他们进了废旧的宿舍楼,通过之前他们所说的位置,在一楼的楼梯口侧面的墙壁上,找到了一个暗门。

    “里面似乎有声音。”我将耳朵紧贴在上面,虽然不太清楚,甚至是不屏住呼吸都听不见。

    “陆科长,你躲开。”小陈说,话音未落已经将我拉开,身后两个警员拿着破门装置,麻利的将门破开。

    “警察,警察来了,抄家伙~”

    还没进去,只听乱哄哄的一阵叫喊。接着,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我本能的就要往里冲,被人从后面一把拽了回去。

    我扭头,见是林睿。

    皱了皱眉,不等说话,他先开口道:“陆科,你不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