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23章伊墨,你为什么不说话
    “唔~”    职业的本能反应,有迷药,想要屏住呼吸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努力挣扎着争取最后一秒想要看清楚什么,但已经无济于事,大脑已经休眠,眼睛不听使唤的闭上了。    “嘶!”    光亮有些刺眼,我眼睑动了动,本能的抬手想要遮挡一下,但却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抓住。    “伊墨?”我低唤一声,慢慢的睁开眼睛,模糊中,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是你吗,你回来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眼神似乎闪过一抹忧伤。    但我的心里,全都被见到他的喜悦充斥着,包围着,完全看不清,或者说忽略了这些。    猛地,我弹坐起来,一下子就抱住他,“我想你了,很想你很想你……”我毫不遮掩的诉说着对他的想念,可是,好半天,我才察觉,抱着的人没有出一点声音,没有给我一点回应,而且,他回抱着我的手臂,似乎,有些僵硬,还有,这身上的气息,似乎不大对劲。    “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我有些慌了,“伊墨,你不想我吗,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话,伊墨……”    “想,很想。”他终于开口了,但声音很沙哑,可是能听到他的回应,我很高兴,刚想要再说什么,他突然推开我,抓着我的肩膀,“心悠,你看清楚,我是谁?”    我眨了眨眼,视线还是有点浑浊,“心悠,我是谁?”    他再次问道,抓着我肩膀的手害轻轻的摇晃了下。    “你~你不是伊墨。”我晃了晃脑袋,好疼,感觉脑子里面浑浆浆的,一动就像是要炸裂了一般。    我忍着不适,闭了闭眼,再睁开,努力的看着面前的人,“纳硕?!”这一次,我终于看清楚了,同时,思绪也回转过来,脑子似乎清明了许多。    可是,我却尴尬了。我把纳硕认成伊墨,还抱着人家。    “对不起!”我脱口而出,一滴眼泪滴在了手背上。    “你是太想念他了。”纳硕伸手帮我擦了下眼角,“跟我,永远不用说对不起。”    心中涌上一阵委屈,我吸了吸鼻子,哽咽的道:“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    四下看了一眼,这是个很大的卧室,整个房间的颜色都是黑灰调的,简约,但似乎又太过简单,倒不是说缺什么,而是有点样板房的感觉,没人气。    “我家。”纳硕说。    “你家?”我愣了愣。    “嗯,我在京都的房子。”他说:“我人在京都留下了,总不能去住酒店吧。”    “那倒不是。”我扯了扯唇角,“可是,我怎么会在你家?”    “你都不记得了?”纳硕起身,走到床头的柜子前倒了杯水给我。    我接过来,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脑子还是晕乎乎的疼,“我好像,在医院的,然后……”    “然后,你被人偷袭了,幸好,被我撞到,不然,你这会儿还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我皱了皱眉,“我想起来,我在医院的走廊里,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根本就没等我有反应,就昏了过去。”    “嗯。”纳硕点点头。    “你抓到人了?”我问他,既然我是被他救下来的,那他肯定跟对方交过手了。    “没有。”纳硕摇了摇头。    “没有?”我有点不敢置信,“你的身手那么厉害。”    “呵!”纳硕好笑的看着我,“你这个夸奖用的真有点让我,啧,好不容易被你当回英雄,结果我还让你失望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你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了吗?”    “没看清,太晚了,对方还乔装了,再说,我就一个人,对方好几个人,我只想把你救下来,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抿了抿唇,点点头。    “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抓我。”    纳硕没有说话,坐在我身边,静静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道:“睡觉吧,好在只是中了迷药,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我将水杯放下,抬头看他,“你怎么会出现在医院的?”    “我说我想你了,想去看看你行吗?”纳硕的目光闪了闪,催促道:“赶紧睡吧,都一点多了。”    “鬼才信你。”我说:“不说拉倒,我该回医院了。”说着就要下床,被纳硕一把拦住,“都这么晚了,你现在还头晕,你回去干嘛?”    “我没事了。”这点不舒服一会儿就好了,只是有点丢脸,刚醒来的时候认错了人,也是,的确是太想伊墨了,所以在醒来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心里想的都是伊墨,压根就没想到别人,才闹了这种笑话。    “你跟我还逞什么强。”纳硕说:“我去客房睡,你今晚就在这好好休息,明早再走。” 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   “我得回医院,我……”    “还是你怕什么?怕冷阎王会误会,还是怕他生气?”纳硕直接打断我的话,“他要是连这个都怀疑你,那你就甩了他,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知道他说的是气话,也有点故意将我,但他说伊墨我还是会不太舒服,解释道:“他才不会怀疑我,我是要回医院照顾王元的父母。”    “明早再回去也是一样的。”纳硕说:“你现在回去,人家也都睡觉呢,你回不回有什么作用,听我的,赶紧睡觉,最多我待会早点送你过去。”    顿了下,他又道:“还是说你对你自己不放心,怕自己面对我这么帅的男人会把持不住?”    我瞪了他一眼,这人,你就不能给他好脸色,他绷不住一会儿就犯流氓病。    “滚!”我推开他,翻身重新躺回到床上,被子一拉,背对着他,“帮忙把灯关了,房门关上,谢谢!”    “呵呵。”耳后传来一声轻笑,我翻了翻白眼,闭上眼睛,其实真的头很晕,身上也没什么力气。    也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迷药,怎么副作用这么大。    我是五点多醒的,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心里惦记着医院那边,而且今天上午办完葬礼,就要送二老和王元的骨灰回家乡。    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下,我想时间还早,纳硕应该还在睡。就想着自己先回医院,待会儿给他打个电话说下就行。    想到电话,我这才想起,昨晚到现在,都没看到我手机。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也没有。    纳硕肯定不会拿的,难道,是被昨晚劫持我的人拿走了?还是掉在哪里了?    我的电话里,很简单,几个联系方式,倒是可以找回来。也没什么秘密,唯一重要的,也是让我念着的,就是伊墨给我唱的歌,和他发给我的那些信息。    想着,我就更着急回医院了,我想或许掉在了医院,因为当时被袭击的时候自己正拿着手机听歌。    急忙换了鞋就出了卧室,却在接近大门的时候,被纳硕叫住。    “醒了?过来吃早饭。”    我脚步顿停,转身,见他端着碗筷从一个房门里走出来,那应该是厨房。    我刚才着急,都没看这房子的结构,原来我刚才住的主卧出来,路过一小段回廊,就是客厅,客厅的旁边是餐厅,开放式的,然后挨着的就是厨房,也就是纳硕刚走出来的地方。    而客卧,是和主卧对着的两个方向,在客厅的另一端。整个房子,差不多二百坪的样子,色调和装修都是黑灰为主。    “你什么时候起的?”我问。    “比你早一会儿。”他说:“知道你一定着急回去,所以,早一点起来给你做点吃的,免得你空着胃不舒服。”    我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现在心里很着急,可是他这样一片好心,我又不忍心拒绝。    就在我踌躇的时候,他抬头看我,“过来吃了东西再走,不差这一会儿,我给你同事打了电话,告诉她你一会儿回去,那两位老人现在也还没醒呢。”    “我同事?你怎么会有我同事电话?”田萌萌跟纳硕根本就不认识,他上哪去找她的电话去。    “你的。”纳硕瞟了我一眼,“赶紧过来吃饭,不然磨磨蹭蹭的你回去晚了可别怪我。”    “我的?”我走过去,满脸疑惑的看着他。    他帮我倒了牛奶,“行了,知道你惦记什么,你手机昨晚掉在医院里了,我也是回来以后才发现,试着打了几次,被医院的护士捡到了,我让她拿给你同事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现在可以坐下吃饭了吗?”他问我。    我扯了扯唇角,拉开椅子坐下。    “给。”他又递了面包和鸡蛋给我,“我厨艺不太好,这个勉强能拿得出手,你将就着吃一点吧。”    我笑笑,“谢谢!”    其实我真没想到,他居然还会下厨。而且,他这房子,真心是一点人气都没有,我怀疑他那厨房都只是一个摆设,是不是今天才用。    “这厨房,的确是第一次开火。”似看穿了我的心思,他漫不经心的说。    我拧了拧眉,“看来这事我的荣幸!”心里,确实是有一点感动的。    他看了我一眼,耸了耸肩,“这种荣幸能够一辈子也好,只可惜……”    “纳硕!”我不想听他说这样的话,尽管我们都问心无愧,我也知道他不是故意要怎样。    “呵,算了。”他放下面包,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动作十分优雅,“你先吃,我去换个衣服,一会儿送你。”    “好!”我点点头,低头吃东西。    可是过了好半天发现他并没有动,一抬头,见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