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37章匕首,血,伊墨!
    越是靠近,我的心就越如冰冻一般,一点一点的往下落。伊墨带我来看环境的时候的画面一如昨天,耳边仿佛还回荡着他说的话,那么真切。    我被带着从安全通道进入,一直上了顶层。    这里的顶层只有两个房间,我被带进了其中一间。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后,隔壁传来了动静。    “伊墨,你对我真好!”是陆子琪,我一怔,却也并不意外,“拥有你真的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你是我的nv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伊墨的声音也毫不意外的传了过来,还带着一种宠ai的笑。    “我当然知道你对我好。”陆子琪娇笑的说,然后,我听见了轻微的脚步声,再然后,没了声音。    我有点失神,因为,我脑子里出现了另一个画面,一个男nv亲热的画面。    我的心里很矛盾,双手都不知道要怎么放。而事实正如我的猜测一般,过了一会儿,那头又传来了声音,但却不是j谈,而是nv人的喘x,和男人的低语。    他们,真的……上chuang了!    我死死的咬着下唇,甚至都咬出了血,血腥的味道充斥着口腔,我却一点都不觉得疼。    因为,我心疼!    这种心情,无法言表,也无法形容,总之就是堵心,但又好像心没有在x腔里,整个x腔里都是空的。    我想哭,没有眼泪。    突然,后颈一阵刺痛,我晕了过去。    再然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我躺在一张床上。有一瞬间的愣神,动了动身子,好沉。    这味道,这气息……伊墨!    我猛地抬起头,见伊墨趴在我身上,心中一阵欣喜,“伊墨,伊墨~”我激动的唤着他的名字,可是唤了半天他也不理我。    本能的,我察觉到了不对劲。我想要伸手去推他,可一抬手,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就像被雷劈了一样。    “匕首,血~”这是怎么回事。我大脑足足有三秒钟的空白,然后,像弹簧一样弹坐起来。而这一刻,我才发现,我和伊墨,都没穿衣f。不,是都只穿了内衣,其他的衣物散落在地上,但nv士的衣f,不是我的。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伊墨的身上,我的身上都是血!    “伊墨,伊墨——”脑子里一p空白,什么都没有。    我扔下匕首,抱着他的身t一边呼喊着他的名字,一边检查他的身上。    x口处,那匕首刺穿的伤口,触目惊心。    “伊墨,伊墨,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是谁伤了他,谁又能伤了他。我已经完全没了理智,更谈不上分析情况,只是抱着他一味的叫着他的名字。    砰——    突然,房门被大力撞开,然后,一群人穿着迷彩的战士涌了进来。我有些恍惚,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张了张嘴,连伊墨的名字都没叫出来,就被人从床上拎了起来。    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好像,不是直属大队的人。    “首长!”为首的一个少校冲过来,看了看伊墨,“首长受伤了。”然后又指着我,“把凶手带走。”    凶手!    我被这一句凶手唤回了理智,急忙摇头,“不,不是我,不是我做的……”这时候的解释都很苍白无力,我知道这样的现场,任谁都会觉得是我伤了伊墨,而那伤口的位置,在心脏处,是冲着要他的命来的。    “陆子琪。”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是陆子琪,不是我,我也是受害者。”我有些语无l次,而事实上这个时候也的确是容不得我详细的解释,谁也不会听,我只能一个劲的否认,“先救伊墨,快救他,再晚就来不及了,快救他啊~”    “首长我们自然会救,但你也要处理。”少校说:“先带去军监关起来。”    “不,你们不能抓我,快去抓真正的凶手,不然来不及了。”    “凶手就是你。”少校不由分说的一扬手,“带走!”    “不~”    “住手?”正在这时,周继航带着一队人从外面冲了进来,我看着两队人,有些茫然。但此可也顾不得其他,忙对周继航道:“周继航,不是我,快叫人去抓凶手,陆子琪,陆子琪没死。”    周继航并没有理会我,j乎是一个跨步就跨到了伊墨的身边,将他抱起来,“老大,老大,快,快叫医生过来。”    “周副队长!”那个少校这时候上前,看着周继航叫了一声,刚要再说话,只听周继航冷冷的道:“这是我们直属大队的事,还轮不到你们来管。”    “这也是我们的职责。”少校说。    周继航扭头,讽刺的看了他一眼,“你们的职责,呵,那这么说,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是不是先要办你一个渎职之罪?”    “周副大队~”    “闭嘴,不用这么着急承担责任,等老大脱离危险了,跑不了你们。”这是第一次,我看见一个不一样的周继航,身上的那种霸气,和伊墨真的很像。    那个少校还想说什么,但医生来了,周继航将伊墨j给医生,“怎么样?”又对那个少校道:“带着你的人,滚!”    医生查看了下伤口,“还来得及,我先止血,但是必须马上送医院手术,要快!”    周继航一听,二话不说,直接用无线通讯器联系了直升飞机,这种时候,从这里到军总医院,当然是天上飞的快,我是法医,我也明白,这是跟死神抢时间。    “嫂子,为什么?”周继航猛然看向我,用一种苛责失望,甚至是愤怒的眼光看着我,“为什么是你?”    “你也认为是我做的?”我摇着头,出口的话都是颤抖的,我不敢相信,周继航也不信我,也觉得是我要杀伊墨。    “事实胜于雄辩。”周继航说:“嫂子,你该明白。”    “我不明白。”我有点急了,不是说跟他生气,而是着急,我从来没觉得这么的有嘴说不清,“他是我老公,我怎么会杀他?”我说:“你们都错了,都被骗了。”    “嫂子,不用解释,老大说了,今天带你来度假,这也是你们选中的婚礼迎亲的地方,可是没想到,你……”说到这,周继航摇了摇头,“为什么就得不到你的真心相待,他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你这个人。你说的对,我们的确是被骗了,全都被你骗了,老大他一世英名,就毁在了你这个nv人的手上。可若不是因为ai,他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毁在你手里?”    周继航的话,我似懂非懂,又有点疑h,可这个时候,也容不得我想太多。    “不,跟伊墨来度假的不是我,是陆子琪。”我说:“你们看到的都不是我,是陆子琪整成了我的模样,这段日子跟伊墨相处的都不是我。”    “嫂子,你也是g警察的,这样的狡辩你觉得有意思吗?”周继航说:“这样的谎言编的也太没水准,你把责任推给一个死人的身上?你当我们直属大队的人都是傻子吗?”    周继航的雨七咄咄b人,他从来就不曾对我有过半点不敬,但是今天,他的态度,让我绝望了。    他的态度,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他不信我。而我,没有他的支持,别人就更不可能会相信我。    我现在才t会到,什么是全身是嘴都说不清的感觉。    “周队周队,直升机准备就绪。”这时候,周继航的无线通讯器响了起来,他不再看我,对着通讯器道:“收到!”    然后对着正在做紧急处理的医生道:“可以走了。”    医生点点头,而同一时间,已经有人抬着担架跑了进来。动作迅速的将伊墨抬上担架。    “周继航,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求你件事,让我跟着他,就算你们都认为是我做的,要杀要刮随你们便,但请让我陪着他,守着他,到他脱离危险。”    周继航扭头看我,我用一种祈求的,卑微的目光看着他,再次开口道:“求求你!”我知道,他有这个能力做决定。    可是,他出口的话,将我的希望打碎,“不必了。”他冷冷的说:“先关起来。”    伸手对着随行而来的直属大队的两个战士说:“不要为难她,毕竟……等老大醒了,亲自处置吧。”    两个战士直接过来从刚刚钳制我的人手中将我接过,“不,你们放开我,我要守着他。”我已经完全没了理智,挣扎着想要甩开押着我的两个战士,“放开我,你们没有权利……”    “从你对老大动杀心的那一刻起,你就没有了任何权利,带走。”    “谁敢?!”    刚把我押到门口,迎面纳硕带着足有三十个人围了过来,那些人的手上,都拿着枪。    “你?”周继航皱了皱眉。    “我无意与你们为敌,也不会与你们为敌。”纳硕说着看了我一眼,“我只要带她走。”    “这不可能。”周继航说:“她现在是待罪之身,你该明白,杀害华夏军官……”    “她不会。”不等周继航的话说完,纳硕直接打断,“这世界上谁都可能杀冷阎王,唯独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