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67章等待的女人
    “‘等’陶艺教室”,牌匾用的是花藤做的,尤其那个“等”字,上面那个点,用的紫色的薰衣草。

    这名字,好特别。陶艺这门艺术,现在会的人已经不多了,就算会很多人也只是业余玩一玩,所以陶艺教室的存在也很少。

    我小的时候,看过一个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就特别喜欢陶艺,而且做的很好。那时候我倒是很感兴趣,嚷嚷着想学,可惜,没机会。

    回头看了眼纳硕和小诺,这两个人玩的正欢,于是跟跟着我们的人说了一声,便朝那个陶艺教室走去。

    已经这个时间了说晚不晚,说早也不早,这陶艺教室虽然开在人流较多的商场,但毕竟不是卖东西的商店,所以,都没有人。

    老板是个女的,正在擦拭一些已经烧制成的陶艺作品,从她的动作来看,不只是娴熟,而且很小心翼翼,看来,她是真的由心热爱陶艺。

    “您好!”察觉到我走进,老板扭头冲我一笑。

    我点点头,“你好!”

    “要买花吗?”老板问。

    我愣了下,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她这里摆放了不少的鲜花,排列的很有层次感,原本没太注意,还以为是为陶艺教室做装饰的,毕竟它的牌匾就是用花藤做的。

    “呃,不买花。”我说:“你这里?”

    “哦,后面是陶艺教室,前面卖些花草,现在毕竟喜欢摆弄陶艺的不多了。”老板笑笑,给我倒了一杯清茶,“给,坐吧。”

    我接过来,坐在一旁的顾客休息椅上,“你这里布置的很雅致。”女人之间,总是能最快的摒除生疏感,何况这个老板人一看就很好,很和善。

    “也没什么雅致不雅致的。”她垂眸一笑,在我旁边坐下,“一个人嘛,反正也没什么事,左右店铺开了,能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平时也就自己倒腾倒腾,当作打发时间了,也挺好的。”

    我看了看她,听她的语气,是单身,但说这话的时候,眉宇之间隐隐的有一些甜蜜的苦涩。

    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站起身,走到她刚刚擦拭的那些陶瓷成品前,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都是你的学生做的吧。”

    “你怎么知道?”老板说:“嗯,正好今天烧出来的,还没来拿。”

    “这些作品,乍一看没什么,可是手法,力道都不同,纹理有粗有细,可以说,都不是成手,所以,一定不是你做的,而是来自不同的学生。”

    “你观察力真强。”老板走到我身边,“怎么样,有兴趣体验一下吗?”

    “好啊。”我正有此意,反正漫漫长夜,回去也睡不着。

    “里面请。”老板指了下里面,就隔着一个屏风,而且也不是全封闭的,方便照看外面的花。

    “这个给你。”她拿了围裙给我,自己转身去准备陶土和水,“你随便坐。”

    我点点头,挑了一个离外面最近的位置坐下。

    “你想做个什么?”老板拿了陶土和水,跟我面对面坐下。

    “你看我能做什么?”我说:“我对这个东西也不懂。”

    她笑笑,将陶土沾了水放在拉坯机上,一边按压一边转动机器,“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教你,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

    我想了下,看了眼外面那些花,“要不,就做个花瓶吧,不用太大。”

    “好。”

    她点点头,抬头看我,“来,把手这样放好,捧着别动,两个拇指慢慢的往下按压。”

    我伸出手,按照她说的,沾了水,将手放在了陶土上。

    “怎么样?”她问。

    “还不错,滑滑的,我一直以为陶土是很粗糙的呢。”

    “稳着点,手别抖。”她双手护住我的,“其实这东西挺陶冶情操的,繁华的都市,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静静的做个自己喜欢的东西,又休闲了,又有成就感。”她说:“我有个顾客,经常来,她家里的花盆啊,花瓶啊,还有一些小摆设,都是自己做的,虽然说品相不尽如意,但是感觉却不一样,看着也舒心啊。”

    “这倒是。”我说:“主要你这里布置的也好,做着陶土,闻着花香,本来女人都喜欢花,自然的香气也能让人精神放松。”

    “来,这样,慢慢的向上拉,别着急,匀速一点。”她又教了我一个手法,我们也进行了第二步,将陶土拉高,待我渐入境况,她才又道:“能让客人放松,我这家店,开的也值得了。”

    我扯了扯唇,没再说什么,一直到整个作品完成,其实没有多久,也不过就是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要上什么颜色?”她问我,让我看了一些色板,又给我拿来了纸巾,让我到一旁洗手。

    “这个吧。”我说:“白色。”

    她看了一眼,“好,这个是白斑点,烧出来特比好看。”

    我笑笑,其实,选择这个颜色,是因为我想起了碧海蓝天下海鸥飞翔的样子,说到底,还是因为伊墨。

    还记得,在海之恋,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穿海军常服,弹钢琴,唱《海军情歌》,然后。一脸邪气的跟我说“哥,一身浪花白”。

    “取个名字吧。”她给我一张单子,让我填写。

    我看了一眼,上面有姓名,联系方式,还有作品颜色和名字以及创作日期。

    我笑笑,几乎都没有想,就在作品名字那栏写了“等你”两个字。然后递给老板,她接过去,冲我笑笑,“你在等心爱的人?!”

    这话是问,但也是肯定。

    “呵,对不起,我是不是唐突了。”她抱歉的说。

    “没有。”我摇摇头,“是,等我老公。”

    其实对于陌生人突然问这样的话,大多数人都会很排斥的,但是这个老板给我的第一感觉就很好,很亲切,我跟她还真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

    “恕我直言,你也是在等人吧。”我说。

    她点点头,“是。”回答的很干脆,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外面,“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牌匾。”我说。

    她转回目光,我们相视一笑,我说:“用等字做陶艺教室的名字,而且,牌匾上用了薰衣草,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 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 微信号ysg162

    “是啊,等待爱情。”她微微叹了口气,“再坐一会儿?”

    我看了眼楼上,纳硕和小诺还没过来,看来是真的玩疯了。

    “好啊。”看来这个老板也挺寂寞的,估计也没什么朋友,虽然开店做生意,但是性格还很文静,不是太健谈。而且,我们俩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吧,都是两个等待的女人。

    “玫瑰茶喝吗?”她问。

    “可以。”

    “加一点蜂蜜,对女人身体好。”泡好了茶,她给我端了一杯,“尝尝看,怎么样。”

    “味道不错。”我喝了一口,真心的是很好喝,不过,让我想起了伊墨准备的黑糖玫瑰,不由自主的,有点失落。

    “怎么了?”老板察觉了我的不对劲,语带关切的问。

    “没事,就是,想起了我老公。”我说:“他,总是给我泡黑糖玫瑰。”

    “你们夫妻,很相爱。”

    “嗯,我老公很疼我。”我笑笑,“只要他在家,什么都不让我干。”

    “真让人羡慕。”她说:“那?”

    “他现在有工作,不在家。”我没有说太多,关于伊墨的工作和身份,我向来在外面都是避而不谈。

    “你呢?在等谁?”我半玩笑的问:“是不是青梅竹马?”

    “我和他,算是青梅竹马吧。”老板喝了一口茶,“我们是初中同学,后来一起上高中,大学,其实心里都有彼此,只是谁也没有说破。他对我很好,帮我买早点,陪我上自习,去图书室,送我回宿舍,这样的日子,我们都很满足,也很快乐。虽然有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几天,但都会给我解释,其实,就算不解释我也不会生气的。

    在同学的眼中,我们是金童玉女,尽管,我们从没说过你是我男朋友或者,你是我女朋友之类的话。可是我们心里都认定了彼此是一辈子要在一起的那个人,本以为,等到大学毕业,找份稳定的工作,那时候我们就会结婚。”说到这,她顿了下,似乎在回忆什么,片刻后,才继续说道:“那一年,大三,他放弃学业,去参了军。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很生气,可是气过之后,也能理解他,因为,他的家乡起了战火。”

    “战火?”我皱了皱眉。

    “是,他的家乡在边界线上的一个小村庄,我家是县里的,他们村子总会受到一些不法分子的干扰,尤其是接壤国家一旦有了什么内战,他们村子就会遭殃。”

    我点点头,这个我知道,一些边界线上的村庄,不光是我国,也包括邻国的,一旦一方国家有了战争,不管是内战还是国与国之间,又或者是被武装恐怖组织袭击,因为土壤相邻,多少都会受到些牵连。

    “他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初中的时候,被我们县重点以全额奖学金破格录取。你知道,我们边陲的地方,教育有些落后,出成绩的学生也少,所以但凡是被看重的苗子,都会被学校照顾。

    其实像这种事也不多,他,是个例子。我们是同班同学,还是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