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77章心中有,便是活,心中无,便是死
    上官叔叔的心情,我能理解,也,感同身受。我和伊墨,虽然不曾有过他们那样的分离,但经历也有相似,重要的是相爱又分离的那种心痛,都是一样的。

    这种时候,我作为一个晚辈,唯一能做的,也是最好的安慰,就是倾听。

    “这同心结,她亲手打的。”上官叔叔又说:“我也给她打了一个,让她带着。”

    “叔叔,您和婶婶一定永结同心,不管相隔多远,一定是生生世世的夫妻。”这种话说出来,或许很天真,但此刻,这是我的心里话,也是上官叔叔和君悦婶婶所期盼的,最向往的,更是他们的约定。

    其实每一对相爱的人都希望能够长长久久,但能够做到的,并不多。所以,更加难能可贵。

    上官叔叔看向我,微微一笑,“你和铭澈也会。”他说:“我们老一辈的经历了太多,幸好,你们能够圆满。”

    “只要真心,什么都不是问题。”我说:“叔叔,您现在不是也觉得很幸福吗。”

    “是啊,很幸福。”上官叔叔说:“心中有,便是活,心中无,便是死。”

    我赞同的点点头,上官叔叔的话简单,干脆,直接,也是一语中的。

    又聊了一会儿,天色也不早了,而且秋夜很凉,我说:“叔叔,我送您回去吧,别着凉。”听伊墨和上官瑞都说过,上官叔叔这几年身体不太好了,原本年轻的时候出生入死的就落下不少的病根,后来君悦婶婶走了,他一直心情不可能开怀,以至于心内郁结,身体就越来越差了。容易着凉感冒,上官瑞夜一直担心着,特别小心。

    可是到底都是当兵的,不能总在家,军务缠身一两个月见不到面夜正常。虽说有勤务兵有警卫员,可是上官叔叔这个人又不爱麻烦人,大多也不爱带着他们。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上官叔叔看了眼天上的月亮,大约也是觉得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还是我送您吧。”我说这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我也是您的晚辈,和上官瑞,思宁没什么区别,你别不好意思。”

    上官叔叔的家离我们现在的住所都不远,当然离江边也近。也没有几分钟的路程,我们也不着急,边走边聊着一些家常,说着话就到了。

    叔叔让我上楼坐会,我想着老人此刻一定不愿意被人打扰的,就没答应,借口回去找小诺他们就走了。

    “心悠。”刚走了两步,上官叔叔又叫我。我顿住脚步,回头,“叔叔,还有什么事吗?”

    “明天晚上带着小诺过来吃晚饭。”上官叔叔说:“还有纳硕那孩子,一起。”

    我怔了下,点点头,“好!”

    想来,纳硕父母的事情,上官叔叔肯定知道,那他知道纳硕也不足为奇,同是军人的后代,上官叔叔也是心疼他的。

    一路往回走,老远就听见演出广场那边传来热烈的掌声,看来已经进入了高潮阶段。

    “心悠。”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我。

    我一回头,见是聂真真。

    “真的是你啊,我还怕自己认错人了呢。”聂真真笑着说,我微笑着点点头,看了眼她手里拎着的便当盒子,“你还没吃晚饭?”

    “嗯。”聂真真点了下头。

    “今天过节,你就吃这个?”我说:“营养也不够啊,你看你怪不得这么瘦。”

    “反正就一个人,也没什么胃口。”聂真真说:“还说我,你也比我还瘦。”

    “我这是体质不好,生了孩子的,做了毛病也,你不一样。”我说:“你不行,得为自己以后着想,你要结婚生子的,天天吃这些哪行啊。现在不注意保养身体,以后结婚怀孕的时候很遭罪的。”

    作为一个过来人,也是同为军嫂吧,我的心里已经把她列为军嫂的行列,对她说话也不绕弯子,都是掏心窝子的话。

    聂真真毕竟是没结婚的人,有点脸红,但也知道我是为她好,“这不就是图个省事嘛,你说的我也知道。”说着又问我,“你吃了吗?”

    “早吃过了。”我说:“你不去看演出吗?”

    “不去,没意思。”聂真真摇摇头,看得出,她跟我一样,也是有心事,所以对别的都提不起兴趣。

    “要不去我那坐坐?”她又问。

    我想了下,点了点头,“好啊。”

    “走吧。”她说:“就在前面。”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还真不远,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是江边的另一个商品楼。不过不是小区里的,是个独栋的。

    “等一下。”路过一家二十小时的连锁超市,我对聂真真说了句,就跑了进去。这种店,有饭菜,有小吃,有西点……食物比较齐全。

    我又买了四个菜,一大盒的鲜果果切,还有两块糕点和一盒月饼,外加一点饮料,付了款,聂真真看着我拎着一大包出来,愣了下,然后回过神来,“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一起过个节。”我说。

    “唉~这,应该我来买的,你看你,这多不好啊。”她有点尴尬的说。

    “这有什么,谁买还不都是一样的。”我说:“走吧。”

    “真是的,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笑笑,没回答,说着话到了她家,她拿出钥匙开门。

    “你住一楼啊。”我问。

    “嗯,这个是我最近刚刚租下来的,这一楼比较方便,位置环境都好,我打算把陶艺教室搬过来,这样我也省的麻烦,不用来回跑了。”

    “这倒是真的。”我说,她先进屋开了灯光,我随后跟进去,猛然又想起跟着我的两个保镖,扭头对他们道:“你们回去吧,我在这也没事,实在不放心就晚点过来接我。”我们两个女人说话聊天,他们在也不方便,再说,这人家单身女子的房子,他们大男人进也不合适。

    “没关系的,让他们也进来坐吧。”聂真真笑着说道。

    “不了。”我说:“我们两个还要说悄悄话呢,他们在算什么。”一边说一边冲那两个大男人摆了摆手,他们俩互相看了一眼,退了出去。但是我从窗子的倒影看得见,这俩人没走,而是就站在了外面不远的地方。

    聂真真自然也看到了,“这样不好吧,让他们进来坐呗,我这地方也够大。”

    “没事。”我摇摇头,目光打量了一眼这屋子,格局采光都不错,足有一百四五十平方,外面这间看来是打算继续卖花的,里面有一间写着陶艺教室,还有一间,就是她的卧室了。

    装修已经完成,布置的也差不多了,看来不日就会开业。

    “上次在商场我就发现了,跟着你一起的那些人。”聂真真说:“没想到,你这种千金小姐还挺和善的。”

    “千金小姐?”我怔愣的看着她,有点没明白。

    “不是吗?”聂真真说:“出门有保镖,衣着也都是大牌子,一举一动都透着贵气。”顿了下,她继续道:“不过我在商场里做生意也不是一两天了,见过不少的小姐太太,一个个的脾气都不会大好,都不正眼看人的,你跟她们真的不一样。”

    “呵!”我摇头轻笑,“我可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只不过……算了,这个回头再跟你说。”

    说着话,将买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

    聂真真去厨房拿了筷子和杯子,“对了,你上次做的花瓶烧好了,等下走的时候你记得拿回去。”

    “这么快啊。”我还以为要好久呢。

    “是啊。”她说着从一个柜子上拿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递给我,“你的等你,已经好了。”

    “谢谢。”将这东西拿在手里,心里有一种莫名懂得激动,“多少钱?”

    “什么钱不钱的,送你了。”聂真真说。

    “这不行啊,我得给你钱,一码归一码。”

    “你跟我还这么客气。”聂真真推辞道:“咱们俩虽然才刚刚认识,但是一见如故,我这么问你,我们是朋友吧。”

    “是。”我应道。

    “那不就完了,朋友之间互送礼物很正常。”她认真的说:“就当是我送给你的中秋礼物了,还是你自己做的,我就是帮你上色烧制而已。”

    她这么说,我还真说不出再给钱的话了,只好道了谢,收下。

    两个人开始一边聊天一边吃东西,聂真真跟我讲了好多她和陆远的事情。我听着,心里很羡慕,也不免想起我和伊墨。

    “你有他的照片吗?”我想,或许有了照片给伊墨,找起来更快更方便。

    聂真真摇摇头,有些失落,有些遗憾,“说到这个就恼,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对我也好,但就是不爱拍照,我们从小到大,连班级的集体照,毕业照他都没参加过。”

    “不会吧?”这个我有点惊讶。

    “真的。”聂真真说:“他啊,就是个奇葩,每次拍照他都躲,我要跟他拍照他也总是找借口。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生气了,在马路上……诶,等等,我差点忘记了,有一张。”聂真真突然顿住了,放下筷子小跑着进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