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378章你看……
    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从款式和封面的磨损程度来看,这笔记本起码有四五年以上了。

    “你看。”聂真真翻开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张照片,“你今天不问,我都要把这张照片给忘记了。”

    说着将照片拿出来,“这个是唯一一张我拥有的他的照片吧。”语气不无伤感“那天我们俩走在大街上,我跟他说想要一起拍张照片他不同意,我就跟他生气了。这时候有个老奶奶脚崴了摔倒在地上,他就上前帮忙,当时我也吓坏了,急忙跟着一起急救,联系老奶奶的家人。还好,老奶奶的家就住附近,很快家里人到了,说要感谢我们请我们吃饭,我们谢绝了。问我们是哪里的,我们也没说,老奶奶的女儿就要拍照留个纪念,陆远还是不肯,正好,一转身,拍了个背影。”

    聂真真嘟了嘟嘴巴,“也不知道,拍个照片能要他命是怎么着。”

    我接过来一看,照片,聂真真和一个男孩子一左一右分别站在老奶奶得两侧,聂真真和老奶奶都在笑,只有男孩子得头扭向了一边,不用说,这就是陆远了。

    这角度,勉强能看到他一侧得耳朵,脸庞的轮廓都看不清。

    “男人都一样,都不喜欢拍照的。”我也只能用这种话来安慰她。

    “这还是他参军走后,我找到那个老奶奶的女儿,要了这张照片,洗出来的。”聂真真扯了下唇角,小心翼翼的将照片重新夹在笔记本里,又有点爱不释手的摸了摸,“其实,我挺傻的,也许陆远的心里都没有我,连一个影像都不肯给我留着,我却在这里傻等,说不定,他已经有了心上人,或者,结婚生子了呢。”

    “不会的。”我握住他的手,“你别胡思乱想,男人嘛,都差不多,我老公也不喜欢照相,我跟他孩子都有了,也没有一张他的照片啊。”这话倒不是说假的,伊墨还真的没有拍过照,除了那一次我搞怪,拿着手机给两个人自拍的之外。

    我说:“他的心里一定有你,你看啊,按照你的说法,他也不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谁都不爱搭理,可是他偏偏跟你玩,对你好,参了军以后,也给你联系过,还送你薰衣草,让你等他。

    你要相信他,也要对自己有信息。军人对待感情,不说谎的,他既然给了你这样的承诺,就一定不会食言,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才不能跟你联系。”

    “可是,有什么样的情况,让他四五年都音讯皆无,难道连一个信息都不能有吗?他究竟知不知道,我就守着他这么一句话,等的多辛苦。”

    “军人有军人的无奈,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扯出一个微笑,其实现在我们又何尝不是同病相怜呢,“你不知道,在部队里,真的有一些兵种,一旦接受某些任务,是不能与家人联系的,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可是他们的心,是不变的,他们也时时刻刻牵挂着那个放在心里的人。”

    “陆远是吗?”聂真真偏头问我,“五年过去了,我都快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怎么过来的。”

    “也许是吧。”我说:“也许他就是肩负特殊使命的军人。”这话,既是安慰,也是我的猜测。

    “其实,我也不是不相信他,只是,有时候也会有委屈。”聂真真说,声音有些哽咽,“我父母已经不在了,在这个世界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的依靠。哪怕他不在身边,哪怕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只有他,其实我也不求他一定娶我,如果他真的有了喜欢的人,也没事,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我,我可以接受。

    只要他平安就好,只要我们还能在一起。”聂真真苦笑一声:“也许我这么说,你会瞧不起我,觉得我思想有问题。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是爱他,但是不是非得要嫁给他,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如果他不爱我,我就当一个朋友,只要能看见他,难过的时候,还能像从前那样跟他诉说,我不会越矩。”

    “我明白你的意思,爱到深处,不求一定拥有,但求能够成全。”我说:“在你的心里,他既是你的爱人,也是你的亲人。”

    “嗯。”聂真真重重的点了下头,“他是无可取代的。”

    “我懂。”我说:“我跟我老公也是这样,爱到深处,就像是这个人已经刻入骨髓,至亲至爱。”

    “你和你老公一定很好。”聂真真冲我微微一笑,“每次你提到他,眼睛里都是满满的幸福。”

    “不用羡慕我,你以后也会的。”我说:“别放弃,一定要等他回来。”我有一种预感,这个陆远,一定也念着聂真真。

    虽然我没见过人,只是照片上一个不知道算是侧影还是背影,可是这个人就是给人一种很强的阳刚之气,非常正义。我有一种预感,他们俩一定能在一起。

    “借你吉言。”聂真真举了下饮料杯,我也举杯,两个人把饮料当酒,不约而同的笑了。

    我们俩说着话,吃着月饼,赏着明月,两个同是思念爱人的女人,这个中秋聚在了一起。一直聊到十一点多了,要不是纳硕来寻,我恐怕都要通宵了,谁都没注意时间。

    “那,改天再聊。”聂真真送我出门,我点头,“你这边什么时候开业,跟我说一声,有需要帮忙的,随时叫我。”说着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报了出来,聂真真也忙拿手机记下来,给我打了过来,“这是我的。”

    “好,那随时联系。”我冲她拜拜手,转身,一件风衣落在了我的肩上。

    我偏头,对上纳硕关怀的双眼,“都已经深秋了,夜里冷,不比咱们在京都。”

    “谢谢。”我笑笑,“小诺呢?”

    “早就带回去,睡着了,我叫人看着,才来接你。”纳硕说:“你跟她好像很投缘。”

    “都是军嫂。”我看了他一眼,“也是个可怜的人,等了这么多年了,到现在也没个结果呢。”

    “这是什么?”纳硕这时候注意到我手上拎着的盒子,问。

    “哦,是我上次做的陶土,烧好了。”

    “送我吧。”他笑嘻嘻的指了下那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