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418章唯独这件事
    “怎么了?”他问。

    “孔明灯是好看,但是这东西污染环境,尤其是这个季节。对空气不好。”不是我唱高调。而是真的就这么想。现在空气质量越来越不好,北方地区多雾霾。

    “我倒没什么能耐改变环境,但是我可以尽力去做不污染环境的那个人。”

    “傻姑娘。”伊墨宠溺的把我又往怀里搂了搂。

    “其实。原就是一个念想。”我仰头望着天上那些孔明灯,“只是人的一缕无形的执念。寄托于有形的物件罢了。”将视线收回来。看着他,“我一生所求。都实现了,也正拥有着,何必还去放什么孔明灯。”

    “心悠。”伊墨看着我。“真的都实现了吗?”

    我点点头。“如今,惟愿一家人平安喜乐。”

    那些过去的,失去的。该放的放,该忘的忘。我不会再纠结什么。上官叔叔说的对,人生短暂。我们该把有限的时间留给最爱的人,有情相守。才是真。

    回到京都后,我们先去大宅见了大伯和大娘。一别数月,铭哲也回来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就像是普通百姓家一样,大伯大娘知道我又怀了孕,都高兴的不得了。

    “这头一胎咱们没照顾到,心悠吃了不少苦,这一胎可不能马虎了,一定要注意。”大娘说:“明天我就让医生过来给她做个检查,这段时间这么折腾,可千万别出什么问题。”

    “大娘,您放心吧,我没事,在冰城的时候,都定期到医院检查的,医生说了,孩子很好。”

    大娘握住我的手,心疼的道:“我不是担心孩子,我主要事担心你,你这身体太弱,生小诺的时候落下病根还没调理好,这又坏了第二胎,我实在不放心。”大娘说:“得找个医生好好看护,这样,你就住在家里吧,我还能照应着。”

    听了大娘的话,我真的十分感动。一般婆家都在意孩子这无可厚非,尤其是这样的家庭,可我没想到,大娘居然最先想到的是我。

    不过,住在大宅就算了吧,毕竟有代沟,也不方便。可是我也没法拒绝,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伊墨。

    伊墨倒是了解我,接收到我的目光,马上笑呵呵的道:“大娘,您跟大伯最近也有很多事要忙,心悠也过了三个月的保胎期了,我们回锦园住就行。离得也不远,再说,我们小别胜新婚,大娘你懂得哈。”

    “咳~”我这一口水还没咽下去就猛的咳了起来,大娘和伊墨一左一右,一面帮我顺背一面拿纸巾给我。

    “你慢点。”伊墨说。

    我斜眼瞪他:这都怪谁啊,还不是怪你,找什么借口不好,这种话也说的出口。大伯大娘都是长辈,他也不知羞的。

    “妈,我哥说的对,人家现在年轻夫妻,跟你们老人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啊。”这时候,铭哲说:“知道你心疼我嫂子,大不了多过去看看。”

    这丫头,她要不说话我还好点,这么一说我更不好意思了。

    “行了行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咱们就不参与了。”大伯适时的解围,“小诺就留在家里,我们照顾,省的回家去心悠身子也不方便。”

    大伯顿了顿,又说道:“心悠,过几天让你哥哥来家里一起吃顿饭,他的终身大事,铭澈也跟我说了,就按照你的意思一起办。

    你大娘会安排好的,你父母都不在了,我和你大娘就是你们的亲人长辈,这些事就做主了。”

    “谢谢大伯,大娘。”我点头微笑。

    饭后,我们又坐了一会儿,这才回到锦园。

    “还是家里好。”一进门我就扑进了大床里,这么长时间了,一回家感觉特别的亲切,空气中都是熟悉的味道。

    “小心点,别压到肚子。”伊墨紧张的把我扶起来,给我拿了枕头,帮我躺好,又给我脱了鞋子,“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今晚好好睡一觉。”

    “诶。”我抓住他的手,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等一会儿再去。”

    “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陪我躺会儿。”我说,像只小猫似的把脸埋进他的掌心,轻轻的磨蹭着。

    他微微一笑,在我身侧躺下,一手揽住我的腰,“你这样,我会想要的。”

    我脸颊一红,“那你也忍着吧。”

    “行,忍着,等你生完孩子咱们一起算。”他叹了口气,亲了亲我的额头,“到时候你得好好补给我。”

    “成天就想着这种事。”我没好气的捶了下他得胸膛。

    “谁让你这么勾人呢。”他说:“你知道我对你总是无法抗拒的,一见到你,它就激动,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德行。”我睨了他一眼,抓着他的衣领,试探的问道:“伊墨,你看咱们也马上要举行婚礼了,是不是,该去拜祭下双方父母。”我们俩虽然领了证,但按照传统习俗,没有办婚礼,就不算成婚。

    而婚礼前夕,祭拜双方已故的长辈,这也是规矩。

    伊墨轻轻的抚着我的头发,丰晌, ” 心悠,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对我爸妈的事有疑惑,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从来没跟你提起过,不是不想告诉你,实在是我不想提起。”他说:“爸妈的死,一直在我心里是一个坎,这些年,我不愿意去回想,也不愿意回大宅。我这一生,汉什么不敢面对的,唯独这件事。”

    他明白我的意思,我提出拜祭父母,主要是想拜祭下公婆。

    “不回去,就不用面对那空荡荡的屋子,就好像,爸妈还在。”

    我扯了扯唇,双手抱住他的腰,“老公,我会一直都在,还有孩子”

    “我知道。”他亲了下我的发顶,“也是该让你知道了。”他说:“当年我父母和你的父母,纳硕的父亲一样,都参与了那个科研,因为事情的机密和重要性,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寥寥几个人。

    我父母负责安保和所有的应用供给,也是唯一能够进出科研基地的人。”

    我点点头,这种时候不适合任何言语,只要静静的倾听就好。

    他继续道:“谁也没想到,会出了内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