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过荆棘拥抱你 > 第437章该不会
    闻言,他邪邪的够了下唇角,露出一个十分奸诈的笑容,“你可是忘记了,你早就嫁给我了,如今我们只是办婚礼。”

    我一噎,似乎还真忘记了,早就领证了的。

    “那,那我可以……”

    “你可以什么?”他微微眯起双眼,“你敢胡说八道,我让你一个月不下床。”

    “你敢?”我心知自己理亏,但也毫不退让,把肚子往上挺了挺,“你的小情人可在我的肚子里呢,别忘了,法律上有规定,生育权只有女人有。”

    “那又如何呢?”伊墨的语气带着一种威胁,“陆心悠,进了我叶家的大门,你可以无法无天。”

    “啊?”

    “只要有我在,只要你高兴,我可以护着你随便折腾,不违背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你翻天都行。”他说。

    我眨了眨眼,这种情话说的很动听,可是我咋感觉就不是那么回事呢。

    果然,下一秒,他幽幽的说道:“所以,在家里,你那些法律也就都没用了。”

    “叶铭澈,你无赖。”他居然在这等着我呢。

    “不无赖哪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儿。”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道:“不无赖不幸福,所以,男人就得知道耍无赖。”

    “……”真是什么话到他那都变了味。

    不过说归说,他也就是吓唬吓唬我,跟我闹一闹,还是有分寸的,不敢真把我怎么样,吃了点豆腐就抱着我去洗澡。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我是被吵醒的。

    “怎么了?”我揉了揉眼睛,伊墨还躺在身边,手里拿着一本指挥类的书籍看。

    “没事,你继续睡。”他将书放到柜子上,侧身搂我,像哄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

    “我怎么听到有争吵的声音。”孕妇都犯懒,尤其早上不爱起床,总觉得没睡醒,我此时也是迷迷糊糊的咕哝。

    “别管他。”伊墨继续哄着我,“估计是耗子踩猫尾巴了。”

    “嗯?”这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翻个身抱着他的腰打算继续睡。

    可是无奈楼下传来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吵得我根本睡不着,干脆坐了起来。仔细一听,好像是纳硕跟敏荣的声音。

    “你怎么不去劝劝?”伊墨的警觉性,早就该听到了却不管。

    “两个人的事,怎么管。”伊墨撩了下眼皮,事不关已的说。

    “这怎么行。”我翻身下床,拿了件衣服披上,开门就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伊墨叫我的声音,我也没搭理。

    “你脑子有病吧你,我都说了几百遍了,用不着你负责,你是听不懂中国话还是耳朵聋了。”

    声音实从楼下传来的,我愣了下,这方向,也不是敏荣的房间,好像是,纳硕的……

    “你用不用是你的事,我负责不负责是我的事。”

    “你给我起开,离我远点。”敏荣低喝道:“再抓着我不放我就喊非礼了。”

    “你不用叫非礼,已经是事实了。”

    听着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我下了楼。

    纳硕的房门开着,俩人一里一外的站着,纳硕的手抓着敏荣的手不放。这平时都躲瘟疫似的,今天奇怪了。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扫了一下,咳,有点衣衫不整。

    难道说……

    我脑子里出现了许多不可描述的画面。

    “我就不放,你可以告我去。”纳硕说:“敏荣,现场就摆在这,你也用不着跟我说那么多没用的,总之,跟我去扯证。”

    “扯什么证,你有毛病吧你,滚一边去。”敏荣说着跟他拉扯起来,我一见,急忙跑过去,“你们俩这是干什么,怎么了吵成这样。”

    俩人看到我,都不约而同的红了脸,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心悠,你来的正好,赶紧让他把我放开。”

    “心悠,你来地正好,赶紧让她跟我去扯证。”

    “你放开我。”

    “我就不放。”

    ……

    我愣住了,这俩人未免太有默契了吧。

    “你们俩,咳,能不能先跟我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都是他。”

    “都是她。”

    “你……”

    “你……”

    “敏荣,你先说。”这要是让他们俩继续默契的争吵下去,指不定到什么时候呢。我无奈的扶了扶额,指了下敏荣。

    “昨晚喝多了,然后……就那么回事。”敏荣的脸通红,但说话却不扭捏,简简单单一句话说明了一切。

    我眨了眨眼睛,看向纳硕,只见他也不自在的点点头。

    我去,这是爆炸性新闻啊。虽说心里有猜测,但是俩人就这么承认了,还真的让我惊讶的措手不及。

    这进展的太快太突然了!

    “那现在,你们想怎么办?”我看了看他们,总算明白他们争吵什么了,“纳硕的意思是要负责人,敏荣的意思是跟他无关,对吗?”

    “这本来就不干他的事,都是成年人,一个巴掌拍不响,昨晚都喝了酒,他居然说要对我负责,这不是笑话吗?我敏荣缺男人负责吗?”

    “你不要我负责我还要你负责呢。”纳硕气冲冲的说。

    “哎呦喂,纳硕,你说这种话你要不要脸。”敏荣嘲讽的看了他一眼,“一个大男人要我负责,别跟我说你是处男。”

    纳硕让她这一句话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半晌,抬头嚷道:“我是怎么了,犯法吗?你不也是……”

    “找打。”纳硕话没说完,就被敏荣挥拳打了过去,他急急躲过,敏荣脚下一招狠的,直接抬腿向上顶去。

    我吓了一跳,这一下要是顶到某处了,这辈子就毁了。

    虽说有点惊险,但纳硕都能险种躲避开,俩人旁若无人的就这么打了起来。

    “这种热闹还是别看,也不怕伤了自己。”突然,脚下腾空,我被抱了起来,向后连退数步。

    “不是,他们俩这样,你赶紧拉开啊。”

    “自己的家务事自己处理去。”伊墨说:“没工夫管他们。”

    “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啊。”

    “打累了就好了。”伊墨说,将我放到沙发上。

    这时候,聂真真也听见声音出来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招了招手,跟她把情况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说着说着,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想法,猛地回头看向敏荣,该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