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神医狂女 > 第743章 药谷长老的千金
    “与我何干?”朱茵淡淡道,转身跟着朱家人冲向了朱父。“爹!!你刚刚真是英名神武!”

    “你这丫头,喊什么呢!”朱父高兴道,抚了抚朱茵的头发,然后看到了朱茵身边的叶涵月,向叶涵月重重地点了点头。

    “嘿嘿!以后再也不用看到这些恶心的人了!”朱茵高兴道,她爹给她报了仇!刘家人全都要滚出朱雀城。

    “爹给你报仇了!”朱父笑道,拍了拍朱升几兄弟,“走!回家!让你娘做好吃的!我们好好庆祝庆祝!”

    “好!”朱升等人高兴道。

    围观的人看到了刘家失败,都纷纷散去了,赶紧回去上报给家主,马上朱家就要崛起了,一跃成为了中等家族。

    叶涵月感觉到了朱家的喜悦,与林诗思相视一眼,为他们高兴。回家朱家,朱母早已经收到了消息,准备了一大桌好吃的,众人都吃得高兴,不停的敬叶涵月酒,朱父喝多了还差点拉着叶涵月要结拜,朱升几兄弟哭笑不得的

    将父亲给抬回了房间。

    饭后,叶涵月与林诗思相视一眼,对着清醒的朱母和朱茵道。“伯母,茵茵,明日我就要启程了。”

    “姐姐你要走了吗?”朱茵一怔,双眸瞬间染上了泪水。

    “茵茵,你知道的,我要去参加炼药师大会,应答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叶涵月抚了抚朱茵的头发,轻笑道,她答应过朱茵要住两天,她已经完成了约定。

    可是朱茵不舍得。

    “姐姐……”朱茵想要留下叶涵月,可是她知道她留不下,而且叶涵月有自己的事要做,她帮了朱家这么多,她不能这么自私强留着叶涵月。

    “你还会回来吗?”朱茵最终哽咽问道。

    “有缘会再见的!”叶涵月抱了抱朱茵,她真的要走了!

    “我想跟着你走!”朱茵看着叶涵月,哭道。“我不舍得你。”“你已经在成长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比你哥哥们都出色的!这里有你的家人,你忘记了,你之前说的吗?回家之后你一定会好好守着家人不会再让他们伤心的!”

    叶涵月劝道。

    “……我知道。”朱茵还是落了泪,点了点头,她没有忘记自己说的话。“姐姐,我真的舍不得你。”

    叶涵月轻笑,林诗思也上前抱抱朱茵。“我会想你的。”

    “诗思……呜。”朱茵见林诗思也要跟着季小媪离开,哭得更伤心了。“叶……月儿,伯母知道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朱雀城留不住你,但是希望你收下这个,无论有什么事,只要需要我们,尽管开口!”朱母环着朱茵,对着叶涵月

    认真道,从怀里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通信玉。

    “谢谢伯母!”叶涵月收下了通信玉,朱茵扑到了母亲的怀里,哭得好不伤心。

    今天明明是一个高兴的日子,可是叶涵月要走,这一下子就变成了离别饭。

    叶涵月与林诗思为了安抚朱茵,两人陪着朱茵一起睡觉,半夜,叶涵月摇醒了正在熟睡的林诗思,两人悄然的离开了朱家。

    没有告别任何人。

    待翌日朱茵醒来的时候,叶涵月和林诗思早已经坐上了前往药谷的飞行器。

    当李曜知道叶涵月居然直接离开没有向他告别的时候,整个人都阴暗了……

    管家看着李曜这么受打击的样子,轻叹叶涵月离开时也不给主子留下信息,可怜主子一颗心。

    林诗思与叶涵月站在飞行器上,林诗思第一次坐这样的飞行器,兴奋的四处张望,十分高兴。她这样的状态却被周边人看不起,不少人都用着睥睨的眼神不屑地扫了她一眼,以为林诗思会在意他们的目光而安静下来,结果林诗思根本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把整个飞行器看了个遍,心满意足了这才停下的。

    叶涵月看着林诗思这么高兴的样子,笑问。“这么有兴趣?”

    “姐姐,这就是那些人说的高级灵器吧?”林诗思重重地点点头。

    “没错。”叶涵月点头,因为走的急,她并没有选择大型飞行器,这只是一台可以带着二十人的小型飞行器。

    “这飞行馆也真是的,什么犄角旮旯的人都放上来,跟个乡巴佬似的,丢人现眼。”一个尖酸的女声突然扬声道,任谁听了都明白是讲给林诗思和叶涵月听的。

    “就是,人模狗样的就别放上来嘛!在那乱吠,万一咬人怎么办?”叶涵月附和道,听到叶涵月的话,不少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女子眼见自己被叶涵月给嘲讽,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你个贱民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次?”

    “我说你了吗?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耳朵有什么问题啊?我不认识你呀?”叶涵月淡淡道。

    “你个贱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那女子怒道。

    “……完了,脑子还不太好!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下还有救吗?”叶涵月一愣,头疼道。“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有人知道她是谁吗?”

    “她是药谷大长老的千金!你这贱民还不拜见小姐?”女子身旁的男子瞪了叶涵月一眼,警告道。

    “她是炼药师?”叶涵月挑眉。

    女子和侍从一愣,女子并不是炼药师。

    “不是。”虽然很想承认,但是这种事不能随便承认,女子沉下脸,瞪了叶涵月一眼。

    “既然不是,你从哪里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叶涵月直接怼道,不少人脸上都觉得过瘾,他们都认识女子,但是得罪不起。

    平时她嚣张的态度,早就不得人心,如今叶涵月几句话,她就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爹可是药谷长老!”女子咬牙道。

    “拼爹吗?他炼药的实力能借你用吗?”叶涵月不屑的笑道,“不就是靠着爹为虎作伥嘛!要是没了你爹,你还能是个什么?”

    “你敢骂我爹?”女子没想到叶涵月居然这么大胆。“不是你爹是怎么了?不能说?我可没骂喔!我只是说你靠着你爹,而已!”叶涵月淡淡道,丝毫不惧女子不善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