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毒妃嫁到 > 第1148章 一概不管
    此时,华邑正站在附近一处屋檐上。

    texiaotu.com

    他冷笑了一声,“就知道苏沉碧这个蠢货玩不过顾青辞,差一点连巫族的人都被搭进去了。”

    一旁的手下惊疑地问道:“护法大人,您怎么知道今天有埋伏?”

    华邑沉声道:“苏沉碧只怕还不知道,她那群手下都被下了药,苏家的那群手下一定混进了顾青辞的人。”

    手下诧异,“怎么会这样?分明是苏大小姐派人混进了景王府,这才逼得景王妃逃走,怎么又成了这样?”

    华邑皱眉,“至于顾青辞是怎么做到的,我现在也看不明白,但顾青辞这样的人很难算计,稍有不慎就会被她反算一回。”

    “那大人为何不提醒苏大小姐,那样的话他们也不会全军覆没。”

    华邑提醒手下看过去,“顾青辞联合了官府的人,又有无名阁和鬼市的帮助,如果苏沉碧不被抓,他们一定会刨根问底,到时候难免波及巫族。”

    手下感慨,“护法大人真是英明,只可惜还没有得到顾青辞手里的东西。”

    华邑脸色冷凝,“本以为趁着景王不在可以得手,没想到……”

    说着他挥袖道:“罢了,先撤。”

    此时,那一处院子里,顾青辞正站在绊住苏沉碧的那个坑前面,她冷冷地看着苏沉碧,“苏大小姐,你的这出大戏还真是精彩纷呈,只可惜,到现在也该结束了。”

    苏沉碧咬牙切齿地看着顾青辞,“你!”

    顾青辞冷声道:“苏大小姐也不必用这幅表情看着我,想不通之处我可以解释给你听,反正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

    “你想必会奇怪你带来的这些高手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放倒,的确,这不是他们本身的问题,只不过他们都被下了药。”

    “至于这里为什么不是你想看到的样子,苏大小姐心里应该想明白了吧。”

    说着,顾青辞走到那群被抓的苏家手下面前,解开了其中一人的绳子。

    苏沉碧厉声道:“你够卑鄙!”

    顾青辞凌厉的视线扫过苏沉碧,“看来苏大小姐的脑子真是被门挤了,怎么,只许你乱杀人,栽赃嫁祸,就不许别人还击。”

    苏沉碧咬牙,“不必啰嗦!”

    顾青辞冷声道:“你以为你杀了那么多人,只一句不必啰嗦就能了事了?你要给多少人交代,你自己心里有数,被你杀的都是无辜百姓,你死有余辜,但他们的家人却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苏沉碧讽刺地说道:“对,我是杀了那些人,不过都是一些无知百姓而已,人命本就贱如蝼蚁,我杀了他们,是帮他们从这条贱命里解脱罢了。”

    顾青辞看了苏沉碧好一会儿,最后冷笑道:“苏沉碧,你够不要脸的。”

    说着,顾青辞开口道:“不管怎么样,该给的交代你跑不了,你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正说着,门口传来怀清的声音,“青辞,不用担心,那些之前追着你的人我全都绑来了,他们都被捆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应该也知道该找谁报仇了。”

    顾青辞倒没想到怀清把这些人都绑来了,她诧异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怀清走进来,开口说道:“青辞,我来了!常大人也带来围过来!这帮人别想溜走!”

    苏沉碧恼火地看着她们,可她想爬上来又做不到,只能干瞪眼。

    顾青辞问道:“附近有没有搜到其他人?”

    她原本是想抓住苏沉碧和巫族的人,但现在看来只有苏家的人被抓住,压根没有巫族的人。

    怀清摇摇头,“附近都搜遍了,没有其他人了。”

    顾青辞不甘心地说道:“居然让他们跑了。”

    苏沉碧脸上浮起一丝不相信,分明华邑说好了跟她过来,做她的援手,就在刚刚她还幻想着巫族的人会不会来救她走。

    可没想到巫族居然将关系撇的这么干净!

    此时,怀清让自己的手下将那些失去亲人的百姓带了进来。

    这些人大多面露羞愧之色,一个个冲顾青辞跪下了。

    顾青辞没有追究什么,只是开口道:“我知道失去亲人是很痛苦的事情,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

    随后这些百姓全都愤怒地看着苏沉碧和那些苏家的人。

    怀清开口道:“一会儿这些被抓住的人就会关去大理寺,在大理寺的人来之前,我们一概不管。”

    对于这一点,顾青辞也默许了,她后退了好几步,“你们随意,但只一点,这里不能杀人,他们会被判什么罪,由律法来定。”

    由于顾青辞的威信在这里,这些百姓纷纷听命,随后他们冲上去狠狠暴打了苏沉碧以及被困住的苏家人。

    顾青辞则走到怀清面前,“今天的事,多亏了有你在。”

    怀清感慨万千地拉住顾青辞,“幸好你没事,我们都担心死了。”

    说着怀清又说道:“常贵也是,这两天基本没合眼,刚刚他好像已经去新粮村接良姜了。”

    顾青辞点点头,“良姜没什么大碍,只是现在还有点虚弱,黄家人在照顾她。”

    说着,顾青辞脱口道:“还好当初和华子秋合作的时候留下来新粮村这条路子,不然……”

    说到这里,顾青辞突然发现自己提及了华子秋,这可是怀清心里的伤疤,于是顾青辞立刻停下了话题。

    倒是怀清坦荡地笑道:“是啊,也多亏了华家,不然新粮村也不会变成这样。”

    说着,怀清自然而然地带过了话题。

    看着成熟很多的怀清,顾青辞心里有些释然,又有一点不是滋味。

    谁都是从肆意妄为变成进退有度的,每一个理智的人或许都有张扬放肆的过去。

    只希望这些能够成为美好的回忆,而不是阻碍前行的深渊。

    很快,常远带着人来了。

    这时候苏沉碧和一群手下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尤其是苏沉碧,她根本没有躲得地方,被砸了不少烂泥和灰土。

    有人要碰苏沉碧,顾青辞及时阻拦了,“这女人毒的很,全身都可能藏毒,最好还是别碰。”

    这话却让那些百姓更气愤了,纷纷用木棍挥过去,等常远喊停的时候,苏沉碧虽然带着面纱,可脸很明显变肿了。

    看着面纱下苏沉碧的轮廓,顾青辞突然想到上一次碰面时,她最后揪住了苏沉碧的面纱,在看到苏沉碧的容貌时,她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