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四章 保胎
    福姐儿怀孕是大喜事,李婶正想给二夫人二爷打电话报告喜讯,猛不丁地听福姐儿说到吃过感冒药的事,也慌了神儿。

    萧少也差点被一盆冷水给泼了个透心凉, 终于又想起小可爱,急惶惶地望向对面:“小团子,阿福她有没被药物影响?”

    晁二姑娘也想起自家小团子,可怜巴巴地问:“小团子,宝宝他有没事儿?”

    乐韵气得翻白眼:“现在知道慌了啊,讳疾忌医的时候哪去了?那么小的小蝌蚪刚着床就遭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打击, 你们自己想想还能没事吗?”

    萧少晁二姑娘面色一点点的惨白了下去, 虽然他们没有盼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孩子,但第一个孩子的到来却是意外之喜。

    这意外之喜却即将变成意外之痛。

    李婶自责地快哭:“都怪我粗心大意, 明知道姐儿不太舒服也陪她去医院,也没告诉二爷二夫人,我要是上点心,也就不会这样了。”

    “李婶,这跟你没关系,”乐韵赶紧劝慰自责不已的李婶:“我二姐这货是什么脾气,我还能不清楚,晁家的八个大家长也常常拿她没办法,她哪会听你的,你就是把拉到了医院门口她照样会找借口逃走。”

    晁二姑娘垂下了头,手覆上了小腹,满心愧疚,肚子里有了条小生命,可因为她的固执,小宝宝可能连看看世界的机会都没有。

    孩子极可能保不住, 萧少心里难过,还得强打起精神:“小团子,现在怎么办?”

    他只希望如果真的没办法必须要流掉孩子,能尽量能用温和的方式,让阿福和那个小生命少受点罪。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保胎了。”乐韵气呼呼地瞪眼:“咋的,你难道是怕小蝌蚪受了药物影响发育不良,想来个长痛不如短痛?”

    “还还能保住?”萧少惊喜得跳了起来。

    晁二姑娘的心也狂跳不止,激动得眼睛发光:“小团子,我还能保住这个宝宝?”

    “你们该庆幸宝宝生命力顽强,还没掉,要是再等一二天,就算把我找来我也无能为力。”

    乐韵虎着小脸,杏眼圆瞪:“福姐姐,我一直满心欢喜地坐等你和萧哥给我生个小外甥,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等到小外甥来了的消息。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很想抄家伙揍你!

    三两天内反复低烧,你可以硬撑着,可你看看你拖了多少天?如果这次不是怀孕,而是其他疾病呢?

    这样拖着,万一拖成了某种重病, 又怎么办?”

    “我我以前感冒都是差不多这样子的,这次哪里会想到是怀了宝宝”被小团子黑着脸的样子怪吓人的,晁宇福垂着脑袋,怂成了一只小鹌鹑。

    “你闭嘴吧你!我现在不想听你的任何狡辩,你现在立刻马上爬回房间躺着等我给你做针灸,你也好好的反省反省。”

    乐韵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上手让福姐姐知道花儿为啥那样红,讳疾忌医就是讳疾忌医,其他的理由都是狡辩。

    “好好好,我马就去躺着,马上就去啊!”晁二姑娘哪还敢跟小团子犟嘴,老老实实爬起来朝主卧跑。

    知道宝宝还能保住,萧少整个人喜不自禁,哪里会跟小团子对着干,什么都听小团子的,小团子让阿福回房间躺着,他也一声不吭地跟上媳妇儿的步伐。

    “萧哥你跑什么跑?我是让你媳妇儿去躺着,又没叫你去躺着。”乐韵看到某个时刻相当福姐姐小尾巴的萧哥,气就不打一处来。

    萧少虎躯一震,老实地站住,侧过身,冲着还虎着小脸的小萝莉小可爱露出讨好的笑容:“小团子,我没想偷懒,我就在这里,你有啥事尽管吩咐我。”

    “你给胡叔打个电话,请方妈妈她们帮福姐姐收拾一下房间,等我做完针灸,送福姐姐回二伯家那边住段日子。”

    “小团子,阿福不能在这里养胎吗?”

    “福姐姐经了这一遭,晁家长辈们和周家外公家那边,还有萧家这边,必定会有人来探望。

    这里房间有限,场地不宽,人来人往,声音喧哗,不利于人安胎,万一有长辈想来陪福姐姐说说话,住宿和吃饭也是个问题。

    二伯家别墅楼宽敞,就算天天人来人往也影响不大,福姐姐的知己或长辈们去看望她,不用考虑食宿问题,就是留人住个十天半个月也不成问题。

    晁奶奶退体了,她老人家有时间,福姐姐回去了,由晁奶奶过去陪同照看福姐姐一段时间,也有利于福姐姐安胎。

    再有,那边下了楼就是草地花园,想户外活动也方便,安全性也远比这边高,那边人手也多,大家一起监督着福姐姐,别得她什么时耐不住又瞎折腾。

    福姐姐肚子里的宝宝比较虚弱,前两个月是保胎的关健时期,我得隔三差五的帮检查,福姐姐跟着二伯住,我来往也方便些。”

    有了小团子的解释,萧少才明白原因,他差点以为小团子不信任他了,当下连连点头:“小团子说得对,都听小团子的!”

    福姐儿要回晁家那边,李婶和李叔自然要跟回去的,李婶赶紧先去收拾自己和老伴的行李。

    李叔下午外出办事儿了,是以没在家。

    小萝莉提着药箱进了主卧,将门关上了,听声响好像还上了内锁,萧少一脸懵逼,小团子是怕他关心则乱跑进房间打扰她针灸,还是怕他跑去会造成尴尬场面?

    他也没空思考太多,给胡叔方妈妈打电话请他们帮收拾房间,先没说阿福怀孕的事,只说阿福想念父母了,他和阿福回去住几天。

    胡叔方妈妈知悉二姑娘和姑爷要回来住几天,特别开心,方妈带了人,麻利的上门收拾二姑娘出闺家的房间,准备铺盖用品。

    晁二姑娘跑回卧室,非常自觉地扒光多余的衣服,只披了一件大浴袍,钻进被子里捂着。

    乖乖地躺了一会儿,见小团子拎着药箱进来,爬坐起来,软软地认错:“小团子,姐姐错啦。”

    “我还在生气呢,不要跟我说话。”乐韵虎着脸走到床榻旁,拖过梳妆台的椅子放药箱。

    小团子生气,后果很严重,晁二姑娘真心实意的承认错误:“小团子,不要生气了嘛,有了这次教训,姐姐以后再也不敢讳疾忌医了。”

    “哼。”乐韵从鼻子里哼哼一声,表明不相信。

    手也闲着,快速打开药箱,取出了针套皮革搭手臂上,又拣出一只瓷瓶,拔掉木塞子倒出一颗药丸子。

    橙色的药丸子,药香清淡。

    小萝莉倒出一颗药,又另取瓶倒药丸。

    “小团子,姐姐真的知错了,你就原谅二姐这一回嘛。”晁宇福噘着嘴卖萌,只希望小可爱能心软别再凶她。

    乐韵睨了某只终于老实了的福姐姐一眼,没说话,又从一只瓶子里倒出一颗药丸子,凑成了三颗。

    一橙一绿一黄,三颗药丸子珠圆玉润,发出珍珠一样的光泽。

    小萝莉绷着一张肌肤吹弹可破的嫩脸,将药丸子递过去:“少废话,吃了药,扔掉睡袍躺好!你有那么多的力气废话连篇,不如好好养神。”

    “哎!”小团子虽然还虎着脸,好歹语气软了些,晁宇福的脸也拔云见日,笑嘻嘻地接过药丸子塞时嘴里。

    小团子是自家妹妹,在自己人面前没啥好害羞的,晁二姑娘吃了药丸子,扔掉睡衣,往下一躺,躺成了一条白白嫩嫩的蚕姑娘。

    福姐姐性子跳脱,有时不太靠谱,好在知错就改,认错态度良好,且挺上道,乐小同学的心情总算舒坦了些。

    福姐姐要是还乱来,不管有没怀孕,先揍一顿再讲道理。

    脸色缓和下来的乐韵,取针,扎针。

    她出手快如闪电,不到三分钟就将一条人形蚕虫给扎成了一根人形仙人棒,各式各样的针太多,密密麻麻的,像极刺猬竖起了一身的披针。

    那些针随着人的呼吸一颤一颤地动,若有密集恐惧怔的人在旁看了必定要吓出失心疯。

    排好了针阵,开启大衍太阳针阵温脉。

    针阵开启,晁二姑娘的小腹上排成一个圈的九根针开始上下沉浮,那一圈针启动三分钟后,以第一圈针阵为中心的的第二圈针中有九根针也依次启动。

    然后是第三圈的针,第四圈

    一共有九圈针在浮动,以太阳放射线形排列。

    针阵温脉半个钟,小萝莉再戳了戳人的几个穴道,原本浮动的针静止,转而每个针圈中的特殊型针孔喷火。

    豆大的火焰燃烧了不到二分钟就熄了,之后再温脉一次。

    温脉后拨针,让人再吃了三颗药丸子,改仰躺为趴躺,后背也来个相同的针灸套餐。

    两次针灸套餐下来,花了一个半钟。

    做完针灸,乐韵检视了福姐姐的身躯,嗯,效果不错!

    药物残留物和人体组织的杂质全被清除掉,因得到了来自外部的大量营养补充,无论是细胞还是肌肉组织都是生机勃勃的。

    最重要的是那颗被药物摧残得奄奄一息的小蝌蚪也恢复了健康。

    小蝌蚪安全了,也代表着保胎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