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无数次
    贝拉街街道委员会,顾名思义就是贝拉街的街道委员会。

    粗浅些理解的话,我们可以将其当作类似于居委会、街道办之类的东西。

    不过这里可是自由之都,是整个无罪大陆水最深的地方之一,是一个不小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魔都,里面的居委会自然也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很多人都知道, 自由之都名义上的最高行政单位是‘执政官’,也就是一种类似于市长的存在,不过在这种地方,名义上的话事人其实很难掌握到太多实权,要知道这里可是最为混乱的灰色世界,能够坐在桌前分蛋糕的人, 无论气量、实力还是底蕴都要比大多数纯黑色的霸者要强。

    比如说‘黑梵’这个角色即将面对的北部血蛮,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那个只讲究丛林法则的群体要比自由之都显得乱多了,能排得上号的无一例外都是大拳头,小阴谋诡计倒也不是不会搞一点,但归根结底玩的还是强者为王那一套。

    而自由之都则不一样,这里就算是建成之初那几年动荡最多的时候,所崇尚的也不是什么强者为王,而是王者才强。

    当然,这里面所谓的王者从来都不是一个,就算是在局势最平稳的时候,自由之都里的‘王者’数量都从来没有小于过五个,最多时更是出现过十二三足鼎立的盛况,而这些势力之所以能成为制定规则的‘王者’,靠得就是将各种台面下的东西化作力量,将‘灰色地带’这一概念的特质发挥到了极致。

    而‘执政官’的存在,则是王者们彼此妥协的产物,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那些永远站在台面上, 甚至无数次代表整个自由之都参与各种事件的执政官,都是那些王者们手中的傀儡,手中的实权简直少得可怜。

    表面上,执政官的存在可以被置换成议长、市长、州长,而且还是没有上级的那种,看起来很是风光,但事实上,这个头衔唯一的作用,就是以一个相对客观又不那么完全客观的角度,来协调自由之都中各大势力的关系。

    相对客观的原因是,要是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立场偏倾明显,会死。

    不完全客观的原因是,要是执政官的立场太过中立,那么扶植其登上前台的势力就会不爽,还是会死。

    没错,执政官在自由之都中绝对算是除了‘外地人’之外最高风险的职业了,历史上,能够顺利活满三年任期,成功退下的执政官只有一成半,也就是15%左右,剩下的不是死于非命, 就是死于非命。

    很显然, 如此不自然的死亡率,绝对不是因为那些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执政官们一个个都不老实,不搞点什么愚蠢的小动作就不舒服,事实上,能做到这个位置上的人,至少也得是个优秀人才,甚至可以说是个顶个的聪明。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那些人明明都挺聪明的,最后还是会死呢?

    答案是——他们有必要死。

    这并不是一句废话,因为自由之都的情况实在太过复杂,而且拥有一套独属于它自己的体系,所以任何一个过得去的理由都会成为其代言人的‘死因’。

    说得更具体点,我们可以理解为除了这座城市中的王者们,任何中小势力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覆灭,而自由之都的那位行政官,原则上并不会比随便那个中型势力的领袖更有影响力。

    在这个前提下,执政官这个名头却要比那些中小势力的领袖们大上不知道几百倍,在这种前提下,几乎可以说是当事人在坐上那个位置的瞬间,就已经把脑袋挂在腰带上了。

    说得更露骨一点,那些中小势力的领袖好歹是个货真价实的领袖,麾下的势力也是货真价实的势力,而执政官却是因为各种原因绝对不能拥有所谓的势力,心腹也好、武装也罢,都是绝不允许出现的东西。

    那么,既然这个执政官的职位如此危险,为什么还会有人愿意当呢?

    原因大概可以归为以下三点——

    第一,想为自由之都的发展而贡献一份力量,让这座城市变得更好,这种人在历届执政官中占比大概在3%左右,善终者数量始终都是非常稳定的——零。

    第二,想在这个位置上积累三年人脉、资源,在极小程度上为自己缔造出一个安逸的发展环境,准备从执政官这个位置上退下来后自成一派,试图在这滩浑水里分一杯羹的,这种人的数量不少,大概能占到将近四成左右,毕竟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就算当个傀儡、摆设或传声筒,能够得到的隐形资源也不容小觑,而且如果碰到那些大人物大势力都懒得搭理的小事,凭一己之力通过某项议题之类的也并非不可能,当然,这类人群的横死率也是不低,十个里打底得没八个。

    最后,则是目的非常单纯,只想赚点钱的人,毕竟大家也都知道这个位置不好当,所以待遇还是非常不错的,当选者非但可以追进无比豪华奢靡的执政厅,每天享受着极度安逸的生活,每年甚至还能得到自由之都总税收的1%。

    可不要小看这1%,这笔钱都会根据各势力对城市做出的贡献依次分账,还要用来维护整个自由之都各个设施的税务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当然,这只是最终结论而已,至于具体细节就太复杂了,并不值得多费笔墨。

    那么,执政官跟街道委员会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家可以这样理解,执政官是自由之都的代表人物,而自由之都的各个大区,也都有着一批代表人物,这些区委会成员可都是一个比一个猛的实权派,而自由之都的王者们,大多都是这些人里的一员。

    再往下,就是这种类似于街道委员会似的存在了,比如贝拉街街道委员会的成员,就是盘踞在这条街上最强大的几个势力领袖,手中掌握着蓝色圣典这一组织的赫米斯就是其中一员,虽然只是末席,但依然能够证明其能力了。

    顺便一提,与区委会不同,街道委员会的上限和下限差距极大,同样是街道委员会的成员,同在无夜区的白银大道,其含金量就要比贝拉街高上百倍,就算是贝拉街委员会的首席,搁白银大道那边恐怕都不够给里面随便一个理发店老板提鞋的。

    不过对于墨檀来说这反倒是个好消息,毕竟比起那些炙手可热的大街道,贝拉街这种地方反倒比较符合他目前的需求。

    游戏时间am01:09

    自由之都,无夜区,贝拉街16号伊美黛商会三层

    “你好,凯瑟琳女士。”

    完全由各种昂贵华美的陈设堆砌而成,毫无半点艺术、奢华到让人不适的会客室中央,靠在舒适躺椅中的伊美黛女士满脸堆笑着招呼着客人,热情地拍了拍旁边那张粉红色的软垫:“快请坐吧”

    这位名叫伊美黛的老婆婆是伊美黛商会的会长,今年六十九岁,虽然种族应该是人类没错,但看起来特别像一只老奸巨猾的蛤蟆,而且还是那种体态颇为丰满的蛤蟆,极具视觉冲击力。

    而她的客人,也就是那位名叫凯瑟琳的精灵,则是一位体态纤细的干练女士。

    凯瑟琳有着一头清爽的黑色齐肩短发,清秀的相貌虽然不算特别漂亮,但却拥有一种独特的知性美,再配上她那风格简约的白衬衫+高腰a字裙+恨天高的行头,俨然就是一位气质非凡的女强人。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您的休息。”

    凯瑟琳对伊美黛微微行了一礼,并没有坐到后者身边,而是缓步走到对方面前那张圆桌旁的高背椅前入座,用她那颇具磁性的烟嗓柔声说道:“那么,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凯瑟琳吉拉曼恩,目前是凯沃斯家族的高级顾问之一,此次来访的原因是想与您进行一场交易。”

    伊美黛被对方如此简单直接的态度惊了一下,不过却还是第一时间跟上了节奏,慈眉善目地问道:“是那个不久前刚刚吞并了血翼家族的觅血者家族么?如果老太婆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家族的话事人应该是蕾莎凯沃斯?”

    “是蕾莎凯沃斯‘女伯爵’,亲爱的夫人。”

    凯瑟琳温柔地提醒了一句。

    “呵呵,抱歉抱歉,毕竟我并不常跟觅血者打交道,该不太清楚那些血脉啊、爵位啊之类的东西。”

    伊美黛笑了笑,继续问道:“那么,你们那位蕾莎女伯爵想跟老太太我来一场什么交易呢?难道是想弄点血睺、黑冷髓之类特供给觅血者的奢侈品么?”

    很显然,能够随口说出上述两种货品名称的伊美黛并非不常跟觅血者打交道,而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主导这场谈判的节奏而已,毕竟对于一个合格的生意人来说,博弈的开始永远在双方提出条件之前。

    “并不是。”

    画着淡淡烟熏妆的凯瑟琳微微摇头,不疾不徐地说道:“我们这边的条件,是让贵商会在斯卡兰公国、银色同盟南部与安卡集市的相关税务得到两成减免,外加一艘泛侏儒商业圈中型货艇的三年使用权。”

    “嗯?”

    伊美黛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皱眉道:“相关税务指的是”

    “请看这份资料。”

    凯瑟琳立刻将一个薄薄的信封推到伊美黛面前,微笑道:“所有细则都在里面了。”

    伊美黛随手拆开信封,掏出里面的资料扫了两眼,沉默了半晌后才淡淡地说道:“我们商会在斯卡兰公国和安卡集市的生意并不多,银色同盟那边则完全没有基础。”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

    凯瑟琳得体地微笑着,轻声道:“斯卡兰公国和安卡集市暂且不说,我们在银色同盟那边还是有些人脉的。”

    伊美黛身形一震,皱眉道:“还有就是,泛侏儒商业圈的中型货艇并不难租,三年的使用权也不过是几十万金币,而且那条往西南的航道跟我们商会的辐射范围重合太少了。”

    “还是那句话,夫人,现在并不代表以后。”

    凯瑟琳眨了眨眼,平静地对面前的老人笑道:“当然,您也完全可以当这艘货艇的使用权是附赠的,就算您不需要的话,转租给别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听完这话,伊美黛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那么,贵方的条件是什么?”

    “我们的主要条件很简单”

    凯瑟琳轻轻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莞尔道:“明天下午,蕾莎凯沃斯女士将会递交想要加入贝拉街委员会的申请,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伊美黛女士您可以投出赞成票,这样大家以后就是朋友了。”

    伊美黛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嗓音有些干涩地问道:“那么,除了这个主要条件之外呢?”

    “那就只剩下一件小事了。”

    凯瑟琳一边懒洋洋地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们希望能跟伊美黛商会达成合作关系,事实上,我们手中有不少质量颇高的渠道,只不过凯沃斯家族并没有商业领域的专家,而且女伯爵本人对这方面也不甚在意,所以要是有您这样经验丰富的合作伙伴一起运作,绝对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果然来了!

    伊美黛心下一惊,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思考了起来,直到足足五分钟后,她才缓缓坐直了身体,凝重地将面前的信奉推回了凯瑟琳的面前,歉然道:“抱歉,凯瑟琳小姐,虽然你们的条件让老太婆我很是动心,但委员会有委员会的规矩,对新成员的审核必须当场进行,不得提前在非公开场合通气,所以”

    “没关系,伊美黛女士。”

    凯瑟琳敛起笑意,面无表情地收起了信奉,干脆利落地起身告辞:“那么,我就不多叨扰,您早点休息。”

    “请代我向女伯爵问好。”

    “您放心。”

    就这样,凯瑟琳丝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了。

    而伊美黛则足足在躺椅上坐了五分钟,才面色阴狠地攥紧了拳头:“该死的竟然敢打老娘根基的主意!”

    与此同时

    “吓死你,臭八婆。”

    收好了百态,又将那双恨天高扔进行囊里的墨檀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小巷,咧嘴冲不远处仍然灯火通明的伊美黛商会甩了根中指。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