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神豪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林云的要求
    一阵大发雷霆之后。

    秘书说道:"先生,云耀集团的董事长,不是个善茬啊,竟然敢拒绝您的邀请。"

    特元森坐松开领带,靠在椅子上。

    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华国商人气成这样。

    他从未想过,他竟然会受到一个华国商人的钳制。

    他自认为,他梅国是这方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

    而他,现在却被一个商人牵着鼻子走,他能不气吗?

    特元森愤怒的拍着桌子:"我真的不想跟这个混蛋,有任何交集,我甚至恨不得弄死他,但是为了我的未来,我不得不想方设法跟他谈,他手中的神仙水口服液是王炸,是他最大的资本!"

    "先生,虽然您痛恨他,但目前来看,我们只能表现出诚意。继续邀请他才行。"秘书说道。

    这既是特元森的秘书,也是他的智囊。

    没办法啊,他们国内的财团、上层名流们,都抢着要买神仙水口服液。

    若不能安抚这批人。特元森的麻烦就大了。

    "去吧,再去邀请,跟他谈谈,他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实在不行,我亲自出面,跟他进行电话邀请。"特元森压制住心头怒火。

    "好的先生,我这就安排。"秘书应下。

    ……

    帝都。

    林云坐在家主,一次次的尝试,构造青莲决第二式。

    但是,第二朵蓝莲花,足足由五万多丝线构成。太难了!

    林云到目前为止,最多坚持构造到两万多根,就会出错。

    在错综复杂的构造中,一根出错,就会全盘皆输。

    又是一次失败之后,林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第二式的难度,真是比第一式大得多啊。"林云无奈道。

    第一式一次构造一万根,和第二式一次构造五万根,难度的提升,绝对不止五倍。

    这就好比,让你在1秒钟做一个下蹲,和一秒钟内做五个下蹲,难度的提升,是很多倍的!

    这时候,林云手机响起来。

    是刘波打来的电话。

    "应该又是梅国那边的事情吧。"

    林云一看到刘波的电话,心中基本就明白过来,刘波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事。

    紧接着,林云拿起手机,走到窗边,接通电话。

    电话接通后。

    "云哥。梅国那边又发来邀请了,他们表示,他们的诚意非常足,希望云哥你多多考虑。特元森表示,可以亲自跟你电话沟通,邀请你。"刘波说道。

    林云平静的望着窗外,缓缓说道:

    "沟通就不必了,告诉他们,想让我去,就拿出他们的诚意。若能给我做件小事,我就相信他们的诚意。"

    "若做不到,就说明他们没诚意,邀请见面的事情,就永远别再提。"

    "哦?云哥,什么事?"刘波好奇询问。

    "灭张志远家。若能让他张家覆灭,我就相信他们的诚意,否则,免谈。"林云徐徐说道。

    林云给了张志远一天的机会。可惜他并没有珍惜。

    "好的云哥,我这就转告。"刘波再度应下。

    此时的林云并不知道,这件事的影响,比他想象中还要大的多!

    ……

    梅国,宫殿。

    特元森办公室内。

    秘书匆匆推开大门,走进诺达的办公室。

    "先生,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秘书步履匆匆,很快来到特元森身边。

    "说吧。"特元森看向他。

    "好消息是,云耀集团董事长林云,已经答应我们的邀请。"秘书说道。

    特元森听到这话后,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气。

    他心中明白,如果林云一直坚持不来谈,也不继续在梅国销售神仙水口服液的话,麻烦极大。

    现在,对方终于肯松口了。

    "坏消息是,他们有一个很不有好的要求。"秘书道。

    "什么要求?说。"特元森眉头一皱。

    "他们要求,让们灭掉张家,也就是张子集团,这是我们国内的一个。规模不错的集团。"秘书说道。

    紧接着,秘书将张子集团的资料,放到桌上。

    "先生,这是张子集团的详细资料。和他们老板的资料。"秘书道。

    "砰!"

    "真是可笑的要求!真是可恶至极!"

    特元森砰的一拍桌子,脸色更是铁青。

    他特元森是什么样的存在?不用多说!

    从来都是他特元森收拾别人,从来都是他,要求别人怎么样。

    现在,别人却给他提出,这样过份的要求。

    现在,别人却要牵着他的鼻子走。

    他,怎能不气?怎能不怒?

    "先生。他的要求虽然过份,但……,至少他答应了您的邀请,神仙水口服液的事情。就有解决的余地了。"秘书道。

    "你的意思是,是让我答应他的这一要求?"特元森冷声说道。

    "先生,目前来说,这是唯一的办法。对我们来说,少一个张子集团,带不来什么实质性的损失,但没了神仙水口服液。伤害是致命的!"秘书道。

    特元森,心中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秘书继续道:"先生,根据我手中的详细资料,这张子集团。本身不太干净,我们随便就能找出一堆罪名,将张子集团抹除,这并非难事。"

    "好吧。去安排。"特元森终究点头。

    对他来说,这样的妥协,是对他的一种羞辱,但被事实所迫,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有些事情,必须做取舍!

    ……

    帝都。

    这个冬季,格外的冷,大雪依旧覆盖整座城市。

    林云的豪宅内。

    林云继续修炼着青莲决。

    失败,再来,失败,再来!

    这样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

    林云都记不清,自己已经构造过多少次。

    这时候,林云电话再度响起。

    "秦立?"

    林云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秦诗的父亲,给自己打电话干嘛?

    "喂,秦伯父。"

    林云还是接通电话。

    "林云呐,晚上我想请你,来我家吃个饭,不知道,你有没有空。"电话里传出秦立的声音。

    "秦伯父,请我吃饭,是有什么事吗?"林云直言不讳。

    秦立无缘无故请自己吃饭。

    林云相信,必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