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农家小子闯红尘 > 第1473章 连锁反应
    本想着利用薛灵芸,给朱立诚来一个美人计,以此来将这个阻挡在他们面前的最大难题给解决。

    可谁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尤其是姜广源,本想着借此机会好好的表现一番,却不曾想搬起了石头砸自己脚。

    “吕厅,薛灵芸的电话迟迟联系不上,我怀疑这女人早就已经将我们的计划告诉了朱立诚。”

    “你是不是傻,电话打不通,难道就不会派人去找吗?难道你认为这件事还需要我去擦屁股?”吕仲秋此刻也很恼火。

    板上钉钉的事情,最后却变成了这样,这无疑是在打脸。

    尽管这件事的暴露,或许不会和天价挂号费的事情牵扯上,却足以让朱立诚找到对付他们的借口。

    对方这一次如此轻松的便化解了危机,也让吕仲秋这个卫生系统的老资格觉察到,之前他们确实有些小看了朱立诚。

    “赶紧想办法找到薛灵芸,另外何厅.长这边安排人盯紧点,我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交代完这一切,吕仲秋便离开了疗养院。

    这一夜,对于吕仲秋而言,的确算得上是惊心动魄。

    尤其是在进入房间,自己眼睛所看到的那一幕,可能是他想破脑袋也无法预料到的画面。

    在救护车将何启亮与薛文凯拉走之后,宋悦也没有继续留在酒店。

    今晚的事情对于她而言,那是极大的耻辱,一旦传出去,她也没有必要脸面继续待在安皖。

    没有这件事,宋悦在肥城可谓是呼风唤雨,前有高昌汉,后有薛文凯,中间还夹着一个何启亮。

    可现在这样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明白,今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约会地点是薛文凯的手机发来的,当时她也是因为过于激动,所以并没有电话核实短信的真假。

    况且根据短信的时间,薛文凯倒也真真实实的出现了,这就让她更加没有往深处去想。

    况且之前那么多次都没有出事,谁又会想到偏偏今晚就是个例外,否则就算借给宋悦十个胆,她也不会出现。

    翌日一早,朱立诚带着自己的秘书,提着一个果篮,直接来到了疗养院。

    “朱厅.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一夜未眠的姜广源,此刻从下面人那里得知朱立诚过来的消息,连忙从办公室走出来迎了上去。

    “我这不是听说何厅.长昨晚出了点意外,在您这养伤,特意过来看看。”朱立诚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昨晚的事情,所有知道的人,姜广源都已经要求他们封口,而且也给了一笔不菲的封口费,他可不相信对方刚才所谓的听说。

    当然,这个时候的姜广源自然不会去狡辩,道:“只是一点点小意外,并无大碍。”

    “那就请姜院长前面带路,我们一起去看看何厅.长。”

    姜广源无奈之下,只能在前面带路,同时也暗中给吕仲秋发了消息,将这边的情况告诉了对方。

    经过一夜的休息,何启亮的状态稍许的好了一些,只是脸上肿得有点像大熊猫。

    “何厅.长,听说你昨晚出了意外,我特意过来看看。”走进病房,朱立诚笑着说道。

    见来人是朱立诚,何启亮的脸色更加难看,只是因为伤的原因,基本也看不出他表情的变化。

    “没什么,酒喝多了,从楼梯上摔了一跤,让朱厅.长费心了。”何启亮可没脸说自己是因为打架才这样的。

    让秘书将手中的果篮放下,朱立诚上前仔细的查看了对方脸上的伤,道:“何厅.长,你是不是遭人暗算了啊,我看这伤也不像是摔倒造成的。”

    “朱厅.长多心了,这一点姜院长知道,昨晚我们就是在他这里喝的酒。”何启亮现在说话都有点费劲。

    “哦,原来是这样,那何厅.长以后喝酒可要注意了。”朱立诚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躺在病床上的何启亮,此时恨得直咬牙。

    原本此刻站在那里说话的应该是他自己,可现在却反过来,这让他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而且朱立诚能够到这里来,就说明对方已经知道了昨晚的事情,这就让他更加的恼火。

    “朱厅.长,一会就要查房了,咱们退一步说话,也让何厅.长好好休息。”已经闻到一些火药味的姜广源,适时的上前说道。

    知道这是在下逐客令,朱立诚倒也没有想着继续留下去。

    伸手在何启亮的肩膀上拍了拍,朱立诚语重心长的说道:“何厅.长,有些事情你也不要往心里去,好好养伤,厅里的工作我会安排其他人先接替你一段时间。”

    何启亮心里那叫一个难受,什么叫有些事情别往心里去。

    头上的这顶帽子估计这辈子都别想摘掉,即便是等自己出院办理离婚,那也于事无补。

    “那就有劳朱厅.长费心。”虽然心里很不爽,但脸上却还得露出感谢的表情。

    从病房内走出来,朱立诚也就直接离开了疗养院。

    “朱厅.长,你刚才没看到何启亮脸上的表情,就差点把你给吃了。”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贺勇,在病房内观察着几人的表情。

    大笑了两声,朱立诚这才说道:“何启亮这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是啊,这种事情估计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况且何启亮还是常务副厅.长。”

    “他们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如果今晚他们的计划得以实施,这会被人看笑话的可能就是我。”

    如果不是薛灵芸及时的良心发现,或许他还就真的着了对方的道,毕竟薛灵芸对于男人的诱惑还是非常的大。

    “朱厅你福大命大,一切阴谋诡计在正义面前,都是纸老虎。”贺勇笑着说道。

    “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薛文凯在整个安皖卫生系统也算是混到头了,别说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我估摸何启亮不会给他留有任何的生路。”

    “那是肯定的,何启亮这种有仇必报的人,怎么可能容许一个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男人,成天在眼皮子地下晃悠。”

    “薛文凯可以算得上是何启亮的左右手,两人的关系也是最为的亲近,可偏偏出了这事,而且何启亮下面的每一个决定,都将影响着自己队伍里的每一个人。”

    一旦办公室主任的位置空下来,朱立诚自然是要在第一时间安排自己信得过的人来接手。

    只不过目前这个人选他还没有敲定,况且何启亮到底如何做决定还不得而知。

    朱立诚离开没多久,吕仲秋便赶到了疗养院。

    “朱立诚怎么知道何厅.长在你这?”一进门,吕仲秋便开口问道。

    摇了摇头,姜广源低声说道:“我怎么知道,这一大早赶过来,如果不是下面人告诉我,就连朱立诚过来,我都不见得会知道。”

    “薛灵芸找得怎么样了?”吕仲秋冷声问道。

    “还是联系不上。”

    “朱立诚过来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自己是听到有人说何厅受伤了,而且就在疗养院这边,所以便过来了。”

    “鬼话连篇,他这个时候过来明显就是看笑话,昨晚那件事很明显就是朱立诚一手策划的。”

    昨晚回去之后,吕仲秋想了一夜,整件事最清醒的可能就是他。

    薛灵芸的反水已经是板上钉钉,而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便是朱立诚将计就计,导演了昨晚的那一幕。

    “何厅,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没有?”走进病房内,吕仲秋一脸关心的问道。

    此时的何启亮根本不想见任何人,昨晚的事情让他颜面尽失,哪还有脸面去见人。

    见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兴致,吕仲秋很识趣的坐在了一旁。

    房间内的气氛有些尴尬,而另外一间病房内,此时的薛文凯也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只是身上传来的疼痛,让他依然无法忘记昨晚的事情。

    与宋悦之间的关系,他最担心的就是被何启亮发现,毕竟对方的身份在那摆着。

    此时的薛文凯必须得为自己想好后路,否则他在整个安皖卫生系统将永无立足之地。

    两个房间内的气氛都是显得有些怪异。

    就在姜广源试图打破这种沉默的时候,病房的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

    “姜广源,根据上级的指示,对你在疗养院之前改造过程中收取开发商的好处,现对你进行隔离审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其实在见到来人之后,房间内的三个都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在听到陈国培的这番话之后,姜广源信誓旦旦的说道:“陈书记,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如果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你觉得我们会出现在这里吗?”陈国培毫不客气的说道。

    “何厅,吕厅,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冤枉我,你们要为我做主啊。”

    “陈书记,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吕仲秋当先站出来说话,毕竟美人计的事情,可是由他和对方一起商量的。

    似乎意识到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将人带走,陈国培笑着说道:“吕厅.长,我们纪委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纪委办事的严谨我们无需怀疑,更相信陈书记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人,但姜院长这件事上,我希望你们还是能够弄清楚。”

    “是啊,陈书记,姜院长的为人我们还是很清楚的,这些年他在疗养院也算是兢兢业业,成绩咱们也是有目共睹。”

    一直没有说话的何启亮,此时也是弱弱的说道。

    见两位大佬站出来帮自己说话,姜广源直了直腰,道:“陈书记,你们肯定是弄错了,一定是有人想要冤枉我。”

    “哦?姜院长说的这个情况,我们的确需要好好的核实核实,造谣诽谤同样需要接受处理。”

    姜广源一时间有些不太理解话里的意思,难不成对方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话,也觉得自己是被污蔑的。

    可是刚刚自己也是一时兴起才这么说,真要指出到底是谁想冤枉自己,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

    疗养院这些人经营状况一直都很不错,的确有很多人眼馋,但姜广源一直都维系得很好,保持着某种平衡。

    “姜院长,这是当年开发商给你的转账记录,以及你们对话录音,要不要我放出来给大家听一听?”陈国培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以及u盘。

    姜广源信誓旦旦的说道:“陈书记,想要拿这些东西来忽悠我,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当年的事情,姜广源自认为已经将尾巴全部处理干净,而且这些年他和开发商之间一直都没有联系。

    见对方不死心,陈国培倒也没有多话,直接取出档案袋里面的转账记录,随即又将u盘插入了电脑内。

    “姜院长,确定要听一下你们的谈话内容吗?”

    刚刚还信心十足的姜广源,在看到那份转账记录之后,心便已经凉了半截。

    刚刚还试图阻拦的吕仲秋,更是难以置信的说道:“姜院长,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转账记录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至于录音放不放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

    姜广源最后的那一股气也彻底泄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知道此刻已经不会再有人站出来替他说话。

    先不说他没有将薛灵芸这件事办好,就算是美人计得逞,估计这两人也不见得就能够站在他这一边。

    都是老江湖,何吕二人非常清楚,这个时候再去试图保全姜广源,无疑是在引火烧身。

    况且假疫苗和天价挂号费的事情,可是目前厅里关.注的重点。

    余健和薛丽那边没有打开突破口,可不能因为姜广源,而让整件事陷入被动。

    “姜院长,你先配合纪委部门的调查,我相信陈书记他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吕仲秋面色平静的说道。

    这话一出,无疑是将自己给踢了出去,姜广源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

    姜广源被纪委带走的消息犹如病毒一般,在整个疗养院肆意的蔓延着,而这个消息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得知陈国培这边已经顺利的拿下,朱立诚便交代道:“姜广源和吕仲秋等人走得很近,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挖掘出有用的信息。”